2018年06月25日
搜索:
破题新媒体监督,权力运行终需回到程序和法治
南都社论
【该文章阅读量:211次】

日前,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在京召开。会议提出,政法系统工作人员要养成在新媒体监督下执法办案的习惯,“不再满足于借助新媒体进行宣传,更注重沟通和引导”,主动接受公众的监督。

新媒体发展已然无法回避,此番政法工作会议对执法、司法机关提出适应新媒体监督的新要求,特别提出不再满足于“借助新媒体进行宣传”的传统工作思路,可视为在已经无可避免的新媒体大潮中,社会公共治理从被动迎合、机械运用开始向全身投入转变。

“既要提升运用法律政策的能力,提高分析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又要养成在新媒体监督下执法办案的习惯,增强利用新媒体做好工作的意识和能力,建设良好的公共关系”,政法工作首先是国家机关执法和司法权柄的具体落地,但这个落地过程是否符合现代程序要求和法治精神,则考验一个国家建设政治文明和推动法治进程的决心。“养成……习惯”的句式表达,首先重申和强调了权力必须接受监督的现代政治伦理,而习惯的养成更多是一项被动约束的过程,违背公众对于新媒体状态下权力应有的期待,必然要遭遇包括但不限于信任危机的多元惩罚,代价可能会很沉重,此前也有沉痛教训。

对于新媒体生活状态的适应,公众可能事实上已经走在了有关部门的前面,社会成员在新媒体时代的生活状态,更强的权利意识必然要求公共权力的行使有更好的分寸感和规则性。更何况符合法定程序要求的任何一项执法活动,并不应该畏惧太阳光的直射,权力运行的新媒体习惯更是一种坦然接受监督的习惯,这本身并非新媒体时代提出的额外要求。此次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对传统称呼中的“公检法”提出一体的规范化约束,契合正在进行的公安执法规范化建设,也对法检部门在具体工作中需要处理的常态纷争、需要摆正的司法观念提出了最基本要求。舆论监督从来都不是负能量,对新媒体环境中的公民权利诉求更不能再有敌视和抗拒的对待,这当然不仅是解决所谓“门难进、脸难看”等枝节态度问题,更应当下决心彻底走出权力行使的某种“舒适区”——— 监督可能会让权力不舒服,但也让权力更持久、更有威严。

新媒体监督与此前常常提到的媒体监督可能有质的差别,但权力应当接受监督的实质并未变化,媒体监督在互联网时代初期可能只是媒体机构代社会成员行使约束公权力的使命,而新媒体的出现则让公众对于权力的真实运行状态提出更直接、更有触感的普遍化要求。政法权力的运行与社会成员的一般生活无法分割,包括线下的任何一场普通诉讼、任何一次警民接触在内,新媒体的表达无处不在,权利救济和伸张亦无处不在。新媒体状态下的政法工作,事实上已经超出了微博互动、庭审直播和公众号推广的模式范畴,而在不经意间就进入到公民权利觉醒的技术赋能时代。

全身投入和开始习惯在新媒体监督下执法,首先需要回到权力的传统生存模式下,监督本来和应有的模样。比如刑事诉讼中侦控审的关系,它应该是制度化的对抗而非兄弟单位的妥协,比如行政执法过程中强制力启动所需要的程序和强度该是什么样。让制度化监督从文本落到现实,正是新媒体状态中权力所应有的生存和适应之道。新媒体不仅是一项崭新的传播方式、平台和思路,更是一项全民都无法置身事外的生活方式变革,政法系统从执法到司法,其与民众的生活密切相关,无论是社会公共服务的提供还是公共治理的迭代升级,对新媒体状态下权力运行的方式和姿态都需要做更加全面彻底的调整。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8年01月24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