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3日
搜索:
展江:不能打着国家利益的旗号掩盖真相
【该文章阅读量:2786次】

最近维基解密披露了25万份美国机密外交文件,引起巨大震撼,并由此引发关于国家利益与新闻自由尺度的争论。12月6日,凤凰网就此连线知名传播学学者展江教授。首先,展江肯定维基解密毫无疑问是一家媒体,一家新媒体。关于一些人争论的言论自由尺度问题,展江认为在西方唯一的尺度就是法律,而维基解密在传播方面并没有违法的行为,反而是进一步促进了公众的知情权。展江同时认为,维基解密与西方民主社会的基本诉求是一致的,在西方,国家利益不能侵犯公众的知情权。打着国家利益和民族主义的旗号掩盖真相和正义,是西方社会所不允许的。

对话主持:晨芳

凤凰网:有一种观点认为,“维基解密是一个不计后果,在不恰当的环境随意传播信息的非法团体,它根本不能算是个新闻媒体。”首先,您认为维基解密是不是媒体?

展江:这个有什么标准?它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媒体,但它是一个新媒体、新媒体的传播机构,这为什么不是媒体呢?它无非就是可能没有记者证,但现在有公民记者,对不对?而且西方的媒体又不需要政府批准。所以,为什么说它不是媒体呢?中国有三类媒体,其中一类就是网络媒体。所以我觉得它是一个媒体。

尺度就是法律

凤凰网:维基解密事件背后也引起一些关于言论自由尺度的讨论,您认为维基解密是否突破了媒体的报道尺度?言论自由本身有没有一个尺度?

展江:尺度就是法律。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看到维基解密在传播方面有什么违法的行为;他(维基百科创建者阿桑奇)个人私生活(被瑞典指控涉嫌强奸)是另外一个领域,一个是公领域,一个是私领域,不应该混淆。

公领域的行为我觉得是很正当的,揭露各国政府掩盖丑行的各种行为,让公众知道政府内部的一些信息。这个今天我们不是放在新闻自由的范畴,是放在政府信息公开和信息自由的角度来看的,所以它促进了各国的信息公开。只是今天这个世界比较混乱,涉及战争以及一些非常时期等,而在这些时期的信息往往是受到政府一定程度、各种形式控制的,所以它这么做是很好的。

凤凰网:就是更大程度上促进了公众的知情权?

展江:是,就是促进了我们常讲的社会和公众的知情权。当然今天不同的就是,它是在一个全球背景下,而不是一个主权国家范畴之内,所以我觉得它主要促进的还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新闻自由,是信息自由。因为它披露的绝大部分内容不属于新闻的内容,但是政府不愿意向社会公开的那部分信息。

凤凰网:怎么看《纽约时报》、《卫报》等传统媒体,在第一时间将维基泄密信息公布出来?他们有没有侵害国家利益?

展江:法律没有禁止的都可以报道,况且他们所公开的信息其实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公开的。美国政府其实是无计可施。

国家利益不能侵犯公众知情权

凤凰网:1971年的纽约时报“泄密案”对现在有何启示?

展江:1971年,当时美国司法部颁布了一个禁止令,以“发生在战争期间,可能危及士兵的生命”为由对纽约时报下达了禁止令。今天的阿桑奇是一个国际人,各主权国家很难对其采取有效措施。

关于他的私人行为面临指控,并不是西方国家要迫害,就其泄密进行打击报复。私人领域和公领域要分开,不能混淆。

西方绝大多数民众是支持维基的,因为他们的做法和西方民主社会的基本诉求是一致的,总之这样做(维基解密)是利大于弊。

凤凰网:新媒体,尤其是网络时代信息的公开,也将会对政府所谓的国家利益和媒体报道尺度产生巨大的冲击?

展江:这是典型的中国人的思维。在西方,国家利益不能侵犯公众的知情权和事实真相,打着国家利益和民族主义的旗号掩盖真相和正义,是西方社会所不允许的。NATIONALISM是“国民利益”,在我们的翻译中就成了“国家利益”。

来源:凤凰网专稿      来源日期:2010年12月07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0年12月07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