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7日
搜索:
搅局的“伪秘密”
刘海明
【该文章阅读量:1819次】

        同一个申请人,在同一天,向广州和上海两个城市分别递交部门预算公开申请,在8天后,递给上海的申请被界定属于“国家秘密”而被拒绝,递给广州的申请则被接受,有关预算信息通过网上公开。这是推动广州市财政局开全国先河“解密”政府“账本”始作俑者李德涛的“奇遇”。(《羊城晚报》10月25日)

  地方政府的部门预算究竟是国家秘密还是可以或者必须公开的政府信息,李德涛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然而,他的“零的突破”给我们带来新的困惑:为什么社会版的“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现象再度发生?同样是政府部门预算,如果属于《保密法》保护的内容,那么,都应该属于国家秘密受到法律的保护。上海市财政局搬出国家秘密这张“盾牌”将李德涛的申请挡了回去,广州市财政局将高调表态这属于可以公开的普通政府信息。按照逻辑定律,对一命题的不同判断不能同真,显然,上海市财政局和广州市财政局给李德涛的答复,必然有一个虚假的答复。这两家财政机构,不管哪家撒了谎,都将面临承担泄露国家秘密的罪名受到追究。除非广州市财政局对保密法一无所知,否则他们一旦泄密,无疑将给地方政府乃至国家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反过来说,假如是上海市财政局撒谎,他们似乎不用承担什么法律责任,谁会因此起诉他们恪守“国家秘密”的不是呢?也就是说,不该保密的东西当作秘密来保守,充其量受到来自舆论的抨击,不用负担什么法律责任。而真正的泄密,则需要付出应有的代价。广州市财政局不但满足李德涛的欲望,而且准备在网上允许公民下载这些预算,他们的胆量,是上海财政局所望尘莫及的。

  只要不能否认国家利益的客观存在,就必须承认国家有相应的秘密需要保守。但需要申明的是,国家秘密有明确的界限,也有保密的时效性,超出了这两个界限,国家秘密也就变成了国家档案,可以公开向世人开放了。国家秘密要有权威性,讲究权威性的国家秘密其数量不能泛滥。那种动辄拿国家秘密当作盾牌,拒绝向公众透露的普通政府信息,是对国家秘密的莫大亵渎,这种盾牌性质的“国家秘密”的本质叫做“伪国家秘密”,我们不妨简称为“伪秘密”。战争年代,“伪秘密”存在的价值在于可以混淆敌人的视线,掩护真正的秘密。和平年代,“伪秘密”如果成了一个筐,什么东西都往里面塞,必然导致国家秘密的泛滥,最终让国家秘密失去民众的支持,这是对国家秘密构成的最大威胁。

  伪秘密泛滥,与某些公权力部门心虚的表现。分明是普通的政府信息,不管纳税人是否来索要检查,政府部门都有公开这些信息的义务。如果别人来索要也拒不公开,公众怀疑这些秘密里面有猫腻,就不是别人心胸狭窄,而是刻意制造伪秘密者自身有问题。“花着纳税人的钱,却告诉纳税人是国家秘密,这是啥逻辑呢?”“政府就这么多不可告人的东西?”“有利益关系就不能和国际接轨。”网友的质疑,表达是舆论对伪秘密的不满。

  伪秘密搅了真秘密的局,搅了国家信誉的局,也给政府面上抹了黑。不要推卸责任说是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表述不清晰,其实,只要知道国家秘密的定义,就知道哪些东西该保守,哪些该公开了。伪秘密泛滥,往往是对不起纳税人后的托词而已!
来源:荆楚网      来源日期:2009年10月28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10月28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