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3日
搜索:
如何保证“不涉密信息一律公开”
潘洪其
【该文章阅读量:1787次】

        湖南省近日召开会议,要求凡属不违背保密规定的政府决策活动、工作结果等政府信息一律公开,让全社会共享政府信息资源,保障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和参与权,共同监督政府工作。(见8月13日《长沙晚报》)

  《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行政机关在公开政府信息前,应当依照《保密法》以及其他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对拟公开的政府信息进行审查,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的政府信息不得公开。对照这个规定,可知湖南省要求“不违背保密规定的政府信息一律公开”,虽然听起来似乎很“激进”,但并未突破《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限制,更没有超出《保密法》的要求,实在是“保守”得很。

  如何判断某个政府信息是否真的涉及国家秘密?如何判断其一旦公开是否真的违背保密规定?按照现行《保密法》,除国家和地方各级保密工作部门外,各级国家机关、单位(包括一些事业单位)都有权将自己的有关事项设定为国家秘密,并确定其密级。这就意味着,当公民向行政机关提出某项信息公开申请时,后者如果要予以拒绝,“保密”将是一个最冠冕堂皇的理由。公民如果要求行政机关为此举证,后者可以很轻巧地辩称,由于该项信息属于国家秘密,透露具体内容将违背保密规定……

  行政机关一口咬定某项政府信息属于国家秘密,事实上也就推卸了自己的举证责任,或者说将举证责任转移到了申请人身上。然而这实在是一个天大的悖论——公民要证明某项政府信息不属于国家秘密,政府不得拒绝公开,就必须知道该项信息的具体内容,而在该项信息正式公开之前,公民要知道其具体内容又是不可能的。这种逻辑很像美国作家约瑟夫·海勒笔下的那个著名的“第二十二条军规”——军人只有成了疯子,才能由本人提出申请获准停止飞行;但是,军人如果能意识到飞行危险而提出停止飞行,则说明其头脑清醒,必须继续执行飞行任务。

  笔者认为,应当通过修订《保密法》,建立严格规范的定密责任人制度,削减各级国家机关、单位设定国家秘密的权力,克服现行保密制度中定密主体过多、定密标准过于随意、定密范围过于宽泛的弊端,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行政机关以“保密”为由拒绝政府信息公开,保证“不违背保密规定的信息一律公开”不至于流为一句正确的废话。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来源日期:2009年08月14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8月14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