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3日
搜索:
越是民主透明,国家秘密越少
方立新
【该文章阅读量:1241次】

        保密,事关国家安全和利益。随着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和广泛使用,国家秘密存在的形态和运行方式发生了变化,保密工作也必须与时俱进。22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实施了20年的保守国家秘密法进行修改。新华社“关注立法”栏目就此播发了一组报道,指出“中国修改保密法以应对‘新情况新问题’”。

到底是什么“新情况和新问题”促使中国最高立法机关修改保密法?除了现代通信和计算机网络条件下需要补充完善保密制度外,新华社报道中还特别指出,全国人大在立法调研中发现,定密随意,解密不及时,国家秘密范围过宽,也已经成了一个突出问题。比如,美国每年产生秘密文件10万件,我国则多达数百万件。在一些地方,保密文件泛滥,甚至向先进人物学习的文件也要“加密”。

在一定意义上,民主政治水平与“国家秘密”范围的大小是成反比的。越是民主、开放、透明,秘密范围越小。不该定为秘密的被“加密”,实际上是损害了人民群众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

保障公民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前提是充分的信息公开。公民遭遇“信息饥渴”,就无法行使民主权利。正因为如此,近年来中国政府大力推进信息公开,新中国成立以来部分外交档案的开放,因自然灾害导致的死亡人员总数及相关资料不再作为国家秘密事项,都体现了政务解密的大趋势。特别是2008年5月起,《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正式实施,明确规定以公开为原则,不公开为例外,信息公开成为推进透明政府的助力器。

不过,虽然《条例》的实施让公众对政府信息透明热切期待,但一些地方和一些行政机关的应对和反应,却有负公众的期望,有悖中央政府信息公开的决心和初衷。“国家秘密”,常常成了一些人搪塞公民的冠冕堂皇的借口。国家保密局法规室近日在《人民日报》撰文指出,“定密权属于国家事权,必须经法定授权的人才能够行使,其他未经法定程序授权的人不能定密。”然而,现实生活中,“秘密”与否,却往往被一些部门“自由裁量”,“国家秘密”成了他们抗拒公民申请信息公开的挡箭牌,多少信息不公开假借“国家秘密”的名义而行!

全国人大常委会针对“新情况和新问题”适时修改保密法,不仅从法律层面上严格控制国家秘密范围,避免“拍脑袋”定密,加强定密监督,防止定密权被滥用,而且健全定密工作程序,强化定密责任,推进解密审查,都意味着“秘密”与否将不再由一些部门“自由裁量”。因此,这次修法,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切实贯彻实施进一步提供了法律保障。

真正的透明政府,公共信息无“隐私”。以“国家秘密”为借口,无论用谎言遮盖事实,还是用“信息混沌”应付公众,都与公民民主权不断扩大的时代潮流背道而驰。无私,就不惧信息公开,躲避、逃避公开,往往是私心作祟。但愿保密法修改之后,政府信息公开不再遭遇“国家秘密”瓶颈。(方立新)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来源日期:2009年06月24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6月24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