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6日
搜索:
《保密法》并不是政府透明度提升的障碍
梁萍
【该文章阅读量:1234次】

    “我国政府信息公开程度透明度不高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信息公开的范围受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以及根据其所制定的各种条例的制约。要提高政府透明度就必须修改这些法规。”全国政协委员蒋洪在向政协第十一届二次会议提交的提案中提出。(《人民网》两会专题报道)

    笔者非常感谢蒋委员的这个提案。但是,这并不表示或意味着其的意见,与笔者不谋而合,或者暖到了笔者的心窝里。而之所以感激,是因为受这个提案的所驱所使,于是笔者去反复学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及相关的法律法规。说句老实话,如果没有蒋委员的这个提案,笔者不知道自己何日才会去主动拜读这些法律法规?长了知识而受益匪浅,所以感谢蒋委员。 
     
    正因为学习了这些法律法规,所以笔者知道了政府应该公开哪些方面的信息。结果,其是非常多而广的,我们可以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公开的范围”章节里清楚明确得看到这些。同时,这些信息的公开也是很有必要和很有作用的,因为其能保障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依法获取政府信息,提高政府工作的透明度,促进依法行政,充分发挥政府信息对人民群众生产、生活和经济社会活动的服务作用。同时,如果政府都能照本条例,将这些规定范围内信息如实公开,看来也是基本上能让民众感觉得足之够也的。

    但是,为了保守国家秘密,维护国家的安全和利益,保障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顺利进行,所以信息的公开还得有个最起码的“度”。于是,依法限制一些信息也是非常有必要的。然而,哪些信息该限制于特定的公开的范围而列为保密级别呢?我们也可从《保密法》的“国家秘密的范围和密级”章节里清楚明确的看到。权衡利弊或得失,《保密法》中所限制规定范围里的每款每条也都是不能少和放松放宽的。这一点,我们都可以去将其试着逐条审阅。其实,之所以要保密,其目的就是为了保护信息,当然更为重要的是,那些列为保密的信息,即使民众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实质的意义和作用,但是,如果因此而泄漏了,则后果就严重,甚至不可收拾,或者造成的一切损失就更大了。 
     
    回过头来,从信息所规定的公开和限制之范围来看,我们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所规定公开的条款比限制的要多很多,几乎达到了四倍。这说明中央政府在信息上的极力严格主张还是“以公开为原则,不公开为例外”,而并非是蒋委员所说的“以保密为原则,公开为例外”的。这是其一。同时,更为关键或重要的,那就是所要求公开的范围内容也并不与所要求保密的范围内容,两相矛盾或抵触。如果不信,谁都可以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的“公开范围”里之内容去逐条拿出,然后放与《保密法》中的“国家秘密的范围和密级”里去逐条推敲。看能有一条,一边是在说可以公开,而另一边又是在说应保密而限制公开吗?所以,两项法规在某种程度或意义上是“相辅相成”的,而即使《保密法》制约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这也是完全应该或必要的。

    当然,与其它法律法规一样,这两个法规或许也有待完善或健全的地方。不过,从目前的实际形势或状况等来看,《保密法》所限制范围的内容,仍然还不能有任何的“轻举妄动”。但是,《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公开范围”内容却可以修改。比如,将其在依照《保密法》的规定下而更细更明确化。如此而来,就可在信息的公开方面更容易操作。同时,也因更容易操作而省去一些如商讨或审核等的时间,于是让信息的公开更快速及时。 
     
    亦当然,于事实上,在信息公开的执行方面,或许一些地方政府有出现“以保密为原则,公开为例外”的现象。但是,这都不是真正基于《保密法》所种种限制的原因所造成。其实,这些动不动就随意以《保密法》来不公开信息的做法,大多完全是一种借口,而且是一种以“欺骗”为性质的借口。当然,这种借口也是愚昧的,更是一种心虚的死扛。如果,只要公众一依法“较真”,其捂掩的纸布无论有多厚多宽长,也会很快变得薄如蝉翼,并在最终破化而让信息广为人知。比如,想要知道一些如《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所规定范围的信息,那就大胆地提出,如果政府因这样或那样的实际“难言苦忠”而以《保密法》来回避或拒绝的话,我们就可以《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和《保密法》等相关规定条款来依法质疑或力争。这样一来,一切就“迎刃而解”了。不过,这得需要我们知法懂法。过去,或许我们被一些地方政府所“欺骗”或“忽悠”,就是因为自己不知法的原因。于是,他们说是因为保密法,我们就信以为真而无可奈何了或无言以对了。 
     
    不过,随着信息渠道的越来越密而多,并越来越畅通。同时,也随着全民综合素质的逐步提升,这也包括知法懂法等。加之,民众的监督意识越来越高,以及其力度越来越大而深。于是,如果政府在信息方面予以遮掩,甚至无任何正面或正确的作为而表现出透明度不高的话,这将会是徒劳无用或适得其反的。所以,政府应该积极主动地依法公开信息。如此而来,才会正确引导民众,并能让民众在信息的知晓下为政府而献计献策,甚至分忧共患。事实上,近些年来,这些积极的作用我们也是有目共睹的。当然,我们也看到了因掩盖信息的失败或教训之若干例子。 
     
    因此,《保密法》并不是政府透明度提升的真正障碍。这关键得看一些地方政府是否在真正依照《《保密法》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相关规定,在切实执行。当然,这首先在于地方政府的思想是否解放,心态是否端正,作风是否实事求是,行为是否敢做敢当,以及更为重要的是政府是否把自己真正摆在了是人民公仆的位置上?于是,蒋委员的所谓为了提高政府透明度,则要修改《保密法》而广为为《信息公开条例》“让路”之提案需得谨慎而论,否则会是得不偿失。

来源:山东新闻网      来源日期:2009年03月09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6月09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