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2日
搜索:
政府信息公开是帮忙非添乱 官员拿保密搪塞
【该文章阅读量:1026次】

         中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实施一周年,公众评论褒贬不一。政府信息公开有助于打造阳光政府,防止政府暗箱行政。北京大学王锡锌教授认为,保密法的范围,定义的程序都比较宽泛,导致了有些官员很容易把主观上不愿意公开的想法,变成现实。

  央视《新闻1+1》报道,《政府信息公开条例》2008年5月1日正式实施,当时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舆论一致认为,这是中国政府的一次重大制度创新,也是民主发展的重要里程碑,而条例在实施不久也接连遇到了一系列重大考验。

  现在,在百度上输入“政府信息公开”,可以找到相关网页388万篇,绝大部分都是各地政府所发布的信息,而信息内容也是五花八门,政治、经济、社会生活,无不涉及,可以说在这一年中,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都在努力实现着公开信息的义务。

  同时,随着政府公开信息的进程发展,人们参与其中的意识也不断加强,就在去年底,国家公布四万亿的刺激经济计划后,有关部门当即表态,公众可随时登录相关网站,查询公开信息。然而随后有公众提出,网站虽然对四万亿流向哪些领域做了说明,但并没有具体项目和预算明细。

  而上海一位律师更是于今年初提交申请,要求对四万亿的最新使用情况进行公布,虽然这位律师最终没有得到详细答案,但显然,如何更好的公开信息,满足民众需求,是各级政府不得不认真面对的问题,而中国政府的信息公开也许仍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王锡锌认为,信息公开应该是帮忙,而且是帮大忙,因为特别是在重大的事项发布的时候,所谓重大事项通常来说是民众非常关注的事项,第二,重大事项又由于它本身是非常复杂的,重大必然和复杂联系在一起,因此,对于一个事件,民众有很强的关注度,而这一事件本身又很复杂,如果没有及时的、权威的、充分的信息的披露,必然会出现所谓的谣言或流言,因此在这些事项发生之后,信息公开其实就是避免谣言和流言最好的办法,这就是在帮忙,因为谣言、流言来了之后,大家会产生不必要的恐慌,我们应对事件就会失去,乱了方寸,所以这是看到从常理上来说,这就是在帮忙,而且是在帮大忙。

  王锡锌说,四万亿这样一种刺激投资的方案,一方面的确有很多真金白银要花出去,当然大家必须要关心,第二,这样一些真金白银花出去的过程中,老百姓当然要关心会不会出现花钱不到位,甚至是被浪费的情形,所以民众对信息的关注其实不仅仅是他们知情权的要求,也体现了参与和监督权。这种信息的披露应该说需要落实多少,公开多少,这就是及时和充分的问题,我们在四万亿投资的早期,的确在这些方面做了一些工作,但是并没有和民众的需求形成一个时间上和空间上完全对应的匹配关系。

  王锡锌认为,政府主动公开为什么做得好呢,或者说看起来做得好,是因为政府是在自己定菜谱,自己出菜。如果单个公民、法人或者组织来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这时候打个比方来说,就是老百姓来点菜,点菜可能就是按照各个人所关心的,有的是关心他自己的事,也有些是关心公众的事,但不管怎么样,它的复杂性、它的多样性可能都会给我们政府信息公开提出各种各样新的挑战,我觉得政府在面对被动公开或者是因申请公开的时候,其实更应该主动,所谓的主动就是要满足各种各样的申请的需求,要及时地有耐心的去回复他们,这就是我在这里讲的,官员必须要用心。

  应该说《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实施一年以来,还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蒋洪对31个省市自治区进行调查,有9个省级单位对发函未予理睬,没做任何回复,这显然是一个态度问题。面向全国31个省的财政厅发的信息申请函,有12个单位也没有回复。拒绝的主要的理由是这些信息不属于公开范围,也就是说属于保密范围。

  对于很多政府,或者是地方政府不愿意公开一些信息,王锡锌认为,有三个方面的原因:第一是在主观上,尽管主观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讲了很多年,观念、意识上对这样一些法律制度或者政府信息公开、阳光政府这问理念不够。第二个,在法律制度上,我们到底是不是留下了很多的漏洞,让那些官员可以将主观上不愿意公开的想法变成现实呢?一方面在保密制度上面,保密的范围,定义的程序都是比较宽泛的,这导致了有些官员很容易把它主观上不愿意公开的想法,变成现实,另外,监督的制度依然存在比较大的漏洞,现在尽管有一些法律上规定的监督,但是这些监督操作起来效率比较低,在这个过程中许多信息公开比较成功的个案,其实很多时候都是在媒体的监督下才能够顺利地推进的。

  王锡锌说,保密法所确定的这样一个秘密的范围还是过宽,再加上定秘的程序相对来说比较随意,因此定秘很容易,而减秘很难,另外一方面,我们对于信息公开的基本原则并没有确立好,因此,官员有的时候完全随心所欲的用秘密。

  王锡锌最后说,政府信息公开的问题可能还是集中在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可能是观念的变革问题,观念的变革说起来很容易,做起来可能很难,论语泰《国第八》,老夫子讲过一句话,叫做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换一个解读,如果老百姓觉得应该做的。应该让他们去做。

来源:星岛环球网      来源日期:2009年05月05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5月05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