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3日
搜索:
人大主任被盗巨款,来源咋成了“国家机密”?
徐林林
【该文章阅读量:1191次】

        目前,仍然担任云南德宏州盈江县人大常委会主任的排正忠称,半年前家中失窃的80万元,大部分是亲戚做生意的货款和周转资金。州纪委相关人士则表示,正依法依纪调查此事,但调查内容属于机密,暂时不会有任何回应。(都市时报 5月3日)

        去年11月3日,3名“梁上君子”光顾了排正忠家。抓捕归案的犯罪嫌疑人称,共盗得现金80余万元,并向警方供认了分赃过程。这起早已破获的盗窃案,因受害人特殊身份,涉案现金数额巨大,一直在盈江坊间传得沸沸扬扬,直到今年3月初才被媒体披露。其时,州纪委的对媒体的回应是“尚未接到群众举报,也未对此立案调查”。(中国新闻网3月9日:《云南盈江人大主任家中失窃 80万现金被盗》)在人赃俱获、盗窃案发生4个月之后,州纪委竟然如此麻木,实在匪夷所思。

现在,州纪委又说调查被盗巨款来源“属于机密”,这就更让人为之错愕了。既然排正忠说失窃的80万元,大部分为亲戚做生意的货款和周转资金,那么,公众就有权知道或有权追问:一、排大主任到底有几个亲戚在做生意?二、做生意的亲戚是否得到过他的悉心“关照”?三、这笔巨款是在什么情况下存放到排家的?如此等等,保密法哪条哪款说过都属于“国家机密 ”?

当然,纪委办案有个过程,公众能够理解。但从时间上看,排正忠说出被盗巨款的来源,当在“盈江奇案”见诸报端、网络之后。一晃又是两个月,调查工作为何进展如此缓慢?估计存在两种可能:一是排正忠所言基本属实,但纪委深恐稍有闪失不好下台,于是对外“无可奉告”;二是排正忠没讲真话,巨款来源存在诸多疑问,但由于种种原因,调查工作陷入某种僵局。如属前者,纪检部门应该及时公布调查结果,正面回应公众的广泛质疑;若为后者,则当依照相关法纪,对当亊人采取相应的控制措施,以防此案节外生枝。

总之,县人大主任被盗巨款的来源,已经成了一个关注度较高的公共事件。即使通过调查所掌握的情况,暂时不便对外透露,纪检部门也应该在允许的范围内,对办案进度有个大体的交代,以充分尊重公众的知情权、表达权与监督权。倘若,动辄用“调查内容属于机密”来遮掩办案效率低下,喝退前来采访的媒体记者,并以此敷衍、搪塞社会舆论,那反而可能引发公众更多的猜测与揣度:为何案发之初,排正忠及其妻子不向有关部门说明被盗巨款的来源?数月之后的自说自话,是否存在与三亲六戚攻守同盟的“机密”?

来源:南方报网      来源日期:2009年05月04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5月04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