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3日
搜索:
政府部门哪来那么多的秘密
三点水
【该文章阅读量:1169次】

        “保密,理解,退场。”这是网友对一场环保工作媒体见面会的小品化概括。4月21日《新京报》消息说,近日,黑龙江省召开2009年全省环境执法暨应急管理工作会议,邀请10余家媒体参会,而对那些企业仍在违法排污等情况一概“保密”。部分记者难以理解退场。

  之所以闹出此般不愉快的结果,是因为开会的人与记者对这场会议的认识上出现了价值偏差:记者以为这是一场公开曝光的会议,能拎回一堆黑名单以飨读者,看看究竟是哪些企业在放毒;而召集会议的官员显然不把它当做一场曝光会,而是弘扬政绩的契机,告诉媒体与公众环保部门没闲着,工作上很累很辛苦,成果上很好很强大。

  这就好比商家搞的“跳楼大甩卖”,无论你什么时候跑过去一看,“跳楼价”的商品永远早已售完,人家只不过是鼓励你进来选购其他“不跳楼”的东西。往深处想想,在新闻事件中,环保部门与记者之间的价值偏差,本质是对行政执法认识的偏差。换句话说,媒体记者认为既然开环保执法会,你执法工作本身就没啥可表功的,这是职能责任,所谓“在其位谋其政”,就像工人做工农民种地一样,真正有新闻价值的是成果;而环保部门显然不这么想,既然成果保密,还敢邀请记者,人家显然认为执法和应急管理本身值得大书特书,为职能工作吹吹小喇叭是应该的,何况,只要你不退场,回去搞一篇“会议隆重、鼓掌热烈、领导重视、进展顺利、讲话重要”的稿子自然不成问题。

  据说记者在现场用相机拍到了一部分内容标题:“违法环评‘三同时’企业家数”、“存在环境隐患企业家数”、“超标企业家数”等等。遗憾的是,黑龙江省环保厅一位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说,这些材料是内部保密资料,不能让记者知道。开会请记者的目的,无非是树立一个公开透明的牌坊,但在“贞洁度”等关键问题上又云里雾里,瞻仰的人显然不爽。有人说,这是信息公开的问题。2008年5月1日,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正式施行。按照“公开是原则,不公开是例外” 的规则,凡是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的政府信息,在不涉密的前提下,都应如实公开。谁都不能否认,污染企业关涉公众利益,但曝光究竟是否“涉密”,衡量的尺子又不在我们手里——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记者的采访权,公民的知情权,在“涉密”的尚方宝剑之下,只有低头妥协的份儿。可是,政府部门哪来那么多的“秘密”?有多少“秘密”是职能部门私自“加密”处理?这些问题一直纠结着社会的法治进程。有一个道理我们很清楚:一个“秘密”越多的地方,一个“秘密”横行的年代,寻租越多,贪腐越多,自由越少,权益越稀薄。

  新闻事件中的会议本想立一个“公开”的牌坊,却因拒绝曝光反而被媒体曝了自己的光。主办者肯定于心耿耿地总结:早知道,请还不如不请。“秘密” 让大家都很不高兴,那么,我们为什么还不能清楚地界定出哪些需要“保密”,哪些不能“保密”的边界呢?为什么不能让那些将不该“保密”的内容保密处理的官员为之埋单呢?“涉密”的自由裁量越大,真假秘密自然越是漫天飞。

来源:东北新闻网      来源日期:2009年04月21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4月2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