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5日
搜索:
官员知法犯法、隐瞒有关信息,意欲何为?
铁锐
【该文章阅读量:1146次】

        说到滥定国家秘密,最令人气愤的例子之一就是四川省某地方政府官员,居然将汶川大地震中本应精确并公开的死难人数特别是学生死难人数,视为国家秘密。说什么有关地震的情况属于国家秘密,不允许公开。不错,自然灾害死亡人数曾经属于国家机密,但早在2005年国家保密局、民政部已宣布,自当年起对全国范围内因自然灾害导致死亡的人员总数及相关资料解密。官员知法犯法、隐瞒有关信息,意欲何为?

        这说明,公布并实行将近一年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效果并不能令人满意。

  当前,滥定国家秘密已成为一种信息特权现象。许多有价值、与公民切身利益相关的信息,都被人为地过滤掉,导致公开信息严重匮乏。在强调政府信息公开的当下,此种现象不仅剥夺了公众的知情权,而且堵死了舆论监督上层权力黑箱操作的渠道,令全社会无法形成真正的舆论监督氛围。但要实现社会稳定,必须化解诸多的社会矛盾,尤其在涉及生命责任的问题上,怎能无视公众知情权的存在?须知,国家秘密的定义决不能取决于政治氛围甚至来自某些政府官员的主观臆断。

  舆论监督的缺位,原因比较复杂:为掩盖问题恶意阻挠、对舆论监督抱有偏见、制度缺失导致对舆论监督保护不力……总之,没能营造出一个和谐的舆论监督环境。如果将理应公开的信息,人为地上升为国家秘密,也就进入了权力黑箱操作程序,最终只能造成官方垄断信息资源。如此,又何来自由、平等、和谐的舆论环境?

  当然,我们也看到政府进步的一面。日前,广州公布《关于2009年广州市深化政务公开工作的意见》,其中明确列出六类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的公共企事业单位,要求它们公开有关事项。本来,政府信息就该以公开为原则,不公开为例外。《意见》等于进一步明确了“政府是信息公开的义务人,百姓是信息公开的权利人”。涉及公民切身利益的信息透明公开,是建设民主社会的第一步,也是创建良好舆论监督环境的开始。只有共同努力推动舆论监督,才能让公众得到更真实、更全面的信息供给,才能帮助公民维护自身的基本权利。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2009年04月04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4月04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