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3日
搜索:
南方都市报:滥定国家秘密妨碍信息公开
【该文章阅读量:1406次】

        国家《信息公开条例》自去年5月1日实行,国务院于日前对其执行情况进行了盘点。按照规定,政府应当在每年3月31日前公布信息公开年度报告。在国务院27个组成部门中,有18个部门发布了本部门的信息公开工作年度报告。截至前日17时,仍有外交部、监察部、民政部、司法部、国土资源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铁道部等9个部委未见公布工作年度报告。

  根据《信息公开条例》第35条确立的监督条款:不依法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的,由监察机关、上一级行政机关责令改正;情节严重的,对行政机关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责。秉持有法必依的原则,国务院应该对上述9个部委加以处分,这既事关《信息公开条例》的尊严,更涉及到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及信心问题。

  当然,中央政府自觉推动信息公开300多天来,公众获取行政信息的环境有了一定程度的改善。在2008年发生的诸多突发事件中,例如四川震灾,国务院连续组织发布了抗震救灾进展情况,公布了震区重建的条例和规划。同时,公民依法求问政府信息的意识浓烈,比如在对四万亿元经济刺激计划的流向上,问答不断。信息公开条例在被政府与国民的利用中,显出应有的价值。

  然而,现在远未到尽唱颂歌的时候。一些国家部委或者地方政府不履行公开职责,体现了公开条例面临着的挑战。而另一个方面,公众援引该条例要求政府公开时的实际遭遇更值得反省和警惕。譬如,信息公开起步较早的上海可看作典型,2008年该市政府各部门受理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中,仅六成申请获批。而在拒绝公众申请的理由中,逾六成是因为事涉“国家秘密”。

  对于真正的国家机密,信息公开确实当予以谨慎行事。可目前的情形是,对国家秘密的定义过于含糊和庞杂,政府定密的随意性很大,国家机密并非真的被珍视,反而演变成了拒绝政府公开的借口。对此,就连国家保密局也承认,国家秘密“一定终身”的现象还很突出。国务院前日原则通过的《国家保密法》修订草案,对于国家秘密法与信息公开条例的冲突,也都有说明。

  政府拥有恰当的秘密是必要的,但政府掌握大量秘密并不值得夸耀。政府秘密越多,意味着公众能获知的信息就越少。由于在涉密人员资格认定、定密和解密等程序上存有明显不足,国家秘密很容易被偷换概念。权力部门出于维护自身利益考虑,或者要掩盖更隐秘的不当缘由,不惜滥用国家秘密的命名权。这样,被过度借用的国家秘密就好比巨大的黑洞,吞噬民众对政府公开的诉求。

  在具体实践中,滥定国家秘密不仅妨碍信息公开,还给政府的某些非法行政增添了力量感。更糟糕的是,在一些关系到大多数国民利益的案例中,滥用的国家秘密有可能沦为打压公众知情权的黑暗武器。当民众被五花八门的国家秘密所包围时,朝向“阳光政府”的进化历程就会恶意中止。国家秘密越是非正常化,越有可能变为知情权的“敌人”。

  检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实施近一年的得失,察见民众问讯政府所带来的交流,也暴露出行政权掩饰性运用“国家秘密”所造成的顿挫。深层的困扰不在于公众不懂得依法维权,而在于实质性地削弱信息公开的壁垒。建立和完善国家秘密的确定、变更及解除机制,缩小国家秘密的范围属于改革的应有之义。一边是国家秘密的泛滥,一边是公民权利的逼仄,政府如何进退,当立理据。

来源:南方都市报社论      来源日期:2009年04月03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4月0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