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5日
搜索:
保密,只是保该保之密
许斌
【该文章阅读量:925次】

        海关公布的2008年12月进出口增长幅度、进出口总值与前一日某境外媒体提前爆料的数据完全一致。据称,此种情况在外贸领域已经不是第一次,海关总署高层目前正在调查是谁泄露了数据。(《每日经济新闻》)

        可以从不同角度看待这一问题,一个角度是要加强保密工作、维护国家安全;另一个,却是外贸数据,以及类似信息,究竟应不应该即时公开、应不应该在哪怕很短的一段时间内保密?

本篇小文,只谈谈后一个问题。

依据于2008年5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章第十条之规定,“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及其部门应当依照本条例第九条的规定,在各自职责范围内确定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的具体内容”,其中,应重点公开的政府信息包括:“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信息”、“财政预算、决算报告”等。而外贸数据,是否正包含在其中呢?

如果包含于其中,则本来就不应该保密,泄密、被即时披露,于公众未必不是一种幸运,一种来源不正当却结果正当的国民待遇。

自然,可以极端一点设想,设想在保密机制完全失败,在纷繁复杂的今日世界,整个国家毫无秘密可言,会是怎样的“国将不国”?

同时,却也不得不作另外一种极端的设想,是对于秘密的确认,成为了一种特权,慢慢的,绝大多数人会被蒙住了双眼,彻彻底底失去知情权,将不得不匍匐于特定机构、特定集团的随心所欲,社会公益完完全全被特殊利益取代,一切的一切都成了秘密,是否一样会“国将不国”?

究竟是前一种“国将不国”更可怕,还是后一种“国将不国”更可怕?如果只给予一次选择机会,且非选择不可,我会选择后者。

那么,外贸信息究竟是否包含在应该重点公开的政府信息之中、应该怎样公开呢?

其实没有办法回答。因为在现实操作层面上,《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机密法》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之间,竟无法衔接。

即究竟应由何种机构、经何种公正程序确定国家机密?此一问题不解决,则信息公开也将落入“《物权法》的陷井”,即《物权法》严格保护私产,在不违背公共利益的前提下。但什么是公共利益呢?因为缺乏公平公正的确认程序,难免为强势部门说是公共利益就是,说不是就不是。极端一点,说兄弟我长相丑陋影响市容,则本人不天长地久将自己封闭在斗室里就是侵犯公共利益了。其实不可能真正保护到私产的。同理,因为缺乏公平公正的确认程序,信息公开,便沦为想公开就公开,想公开多少就公开多少,想何时公开就何时公开,不想公开就不公开,也就不存在真正的信息公开了。

没有一个公平公正的确认程序,《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会被架空,《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机密法》也会被架空,一个无处不是秘密的社会是可怕的,也是无法真正保守住秘密的,泄密甚至会成为亿万民众的热切期盼。仿佛一位网友在火车上偶然拾到一叠官员们出国考察费用的清单并公之于众,或者某一天,一位“体制内的叛徒”公布了敏感部门的公款招待帐,他们在多数公众心底的形象,基本会是挑战“潜规则”、与现实的阴暗丑陋作斗争的平民英雄,而不会是卑鄙无耻的“犹大”。

确认程序的核心,不是哪些事、哪些行为可以公开,而是哪些事、哪些行为非保密不可、有万不得以的原因非实施保密不可。

有了公平公正的确认程序,两部看似矛盾的法律法规、《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机密法》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才可能真正同时立起来,如在本件事上,应首先审视、问责海关总署是否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然后问责相关机构与人员在本件事上、扩而大之是在其它保密事项上是否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机密法》并追究其法律责任,使得我们无须恐惧,恐惧于保守机密会被特定机构、特定集团用作以特殊利益取代社会公益的武器。

来源:中国网      来源日期:2009年01月15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1月15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