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9日
搜索:
“国家机密”咋成了吞噬合法知情权的万能药
高雅靓
【该文章阅读量:1910次】

  5月14日,针对中石油云南炼油项目环评报告能否公开的问题,云南省发改委副主任马晓佳回应,一般项目立项有6个环节,而中石油这个项目有54个,每个都十分严谨。“该项目的环评报告有密级,是云南近年来能源项目仅有的涉密文件,不能公示。”(5月14日凤凰网)

  “国家机密”这几个字似乎是一个什么都可以往里面装的筐——从2011年“三公经费”,到前不久北京土壤污染调查结果,从河南性奴案到此次云南环评报告,“国家机密”都成了他们不公开的理由。从上面这些事件中我们不难发现,以“国家机密”为挡箭牌“拦住”群众的知情权的现象由来已久,那么这背后的原因到底在哪里呢?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规定,国家各级机关单位对所产生的国家秘密事项均有权定密。但“各级国家机关单位对所产生的国家秘密事项均有定密权限”则意味着几乎所有的事项均可纳入国家秘密的范畴。目前在确定国家秘密的主体资格以及权限上,现行《保密法》没有严格规范和限制,不少单位和部门对随意标注国家秘密标志;为避免“漏定”,宁愿“错定”。所以,定制机构界限的模糊和随意是造成“国家机密”泛滥的第一个原因。

  其次,在一系列环境保护、社会安全等关系到百姓日常生活环节、个人生存利益的问题上,政府却以“国家机密”来遮掩,也是对于自身定位认知的偏差和对公民知情权觉醒的忽视。随着信息传播渠道日益多元化,公众在接受信息时正以一个单向的被动接受转向主动的寻求。但是一些官员依旧抱有传统的“权力路径”定位,认为政府是凌驾于人民之上的管理者,我想要告诉你什么或者想不告诉你什么都由我说了算。殊不知,政府的权利来自于人民,对人民公开信息不是一种对公众的恩赐,而是一种义务。

  此外,出了事情就把“国家机密”当万能药实际上是政府在处理公共事件的思维上还是处于“堵胜于疏”的状态。官员们认为可能会引起争议,从而影响自己政绩的一些信息,只要都不公开就能从源头上息事宁人甚至是避免对自己利益的损害。然而从以往的教训中我们必须看到,“堵”字当先的行政思维也许能堵一时,但起不到解决问题的作用,,而且长久以来各个因素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内发酵,后果将更加容易失控。

  分析“国家机密”成为万能药背后的原因,不是在于批评,而是希望能够有助于各方工作的改进,从而使得我们的社会少一些刻意制造的“国家机密”,多一些真正的公开透明。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保证公民的权利不被权力吞噬。

来源:长江网      来源日期:2013年05月15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3年05月15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