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21日
搜索:
“国家秘密”须架构清晰界定机制
吴睿鸫
【该文章阅读量:1506次】

北京律师向环保部申请公开“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方法和数据信息”,今年2月20日环保部书面答复以“国家秘密”为由拒绝公开,后律师又向环保部提出行政复议申请。8日,律师董正伟收到环保部的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维持环保部此前信息公开行为,但表示核定相关结果后将向社会公布。(《新京报》5月9日)

两个多月前,舆论曾针对“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数据”属于“国家秘密”,展开过激烈的声讨和质疑,可无论媒体、舆论以及社会各界,如何口诛笔伐,抱团反对,但环保部依然如故,仍固执地认为,这个数据属于“国家秘密”的范畴,不予公开,合乎法理。

果真如此吗?中国《环境信息公开办法(试行)》第十一条明确规定,环保部门应当在职责权限范围内向社会主动公开17种类型的政府环境信息,其中第三类是“环境质量状况”,第四类是“环境统计和环境调查信息”。倘若对号入座的话,中国土壤污染数据是第三类,环保部上述调查数据应属第四类,所以,环保部理应主动向社会公开。

实际上,早在2006年环保部展开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前,环保部就曾向社会公布过“不完全调查数据”——目前中国受污染的耕地约有1。5亿亩,污水灌溉污染耕地3250万亩,固体废弃物堆存占地和毁田200万亩。显然,土壤污染数据不是国家秘密。倘若非说“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数据”属于“国家秘密”,那么,则意味着,七年前的那次公开是公然的违法行为。

以“国家秘密”为名,拒绝公开的信息,并不鲜见。几年前,很多部门与地方政府把政府预算当作为“国家秘密”,拒绝公开,在这其中,“三公消费”又被视为顶级“国家秘密”;官员工资,也成为不可以告人的“国家秘密”;甚至官员的简历也是“国家秘密”,比如说河北馆陶县29岁青年闫宁出任馆陶代县长,面对公众对“史上最年轻县长”的强烈质疑,当地政府人员称新县长简历是机密,不便公开……

现在的问题是,尽管2010年实施的新《保密法》第九条,对“国家秘密”的范围做出了界定:包括国家事务重大决策、国防建设和武装力量活动等7种情形在内、涉及国家安全和利益的事项,泄露后可能损害国家在政治、经济、国防、外交等领域的安全和利益的,应当确定为“国家秘密”。可是,如何确定“泄露后可能损害国家在政治、经济、国防、外交等领域的安全和利益”,《保密法》本身并未明确。可以想见的是,这种建立在“国家秘密”界定不明朗的情形下,“国家秘密”难免变成一个筐。

所以,笔者建议,国家层面应尽快架构界定机制,一方面通过列举的方式,做具体明确的规定,制定出“国家秘密”清单,明确哪些信息属于“国家秘密”,哪些信息不属于“国家秘密”,从而在“国家秘密”与公民知情权之间划定清晰明确的界限,并且将“国家秘密”解释权归人大。与此同时,对是否属于“国家秘密”以及密级有争议的情况下,应当通过法律的程序,由人民法院作出裁决。此外,还要畅通救济渠道,泄密要承担责任,但随决定密、有意堵塞知情渠道,也应当被问责,承担相应责任。

来源:荆楚网      来源日期:2013年05月12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3年05月12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