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21日
搜索:
人均办公经费啥时候成了“国家秘密”?
潘洪其
【该文章阅读量:1723次】

  9个部委向调研人员公开了人均办公经费,足以证明人均办公经费不是“国家秘密”,也并非“不属于公开范围”,更不是“不存在或概念不清”的虚无信息。

  北京大学公众参与研究与支持中心近日发布的《中国行政透明度观察报告(2011-2012年度)》显示,目前国务院部委机关的“人均办公经费”透明度较低。今年3月,调研人员向42家部委机关申请公开人均办公经费信息,仅有9个部委公开了这一信息,7家对公开申请置之不理,11家以“国家秘密”、“不属于公开范围”等理由予以拒绝。(相关报道见03版)

  按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财政预算、决算报告是县级以上政府及其部门应当主动公开和重点公开的政府信息。人均办公经费属于财政预算决算的范畴,因此也是应当主动公开的政府信息——尽管在一些政府部门主动公开的财政预算决算中,没有细化到人均办公经费这一项,但如果有公民提出公开这项信息的申请,政府部门就理当予以公开。相较而言,在财政预算决算的框架中,“三公”经费一直是比较敏感的,现在都能大大方方向社会公布,人均办公经费并不比“三公”经费更敏感,为何反而遮遮掩掩不能公开呢?

  针对一些部委拒绝公开人均办公经费时给出的理由,包括“属于国家秘密”、“不属于公开范围”、“信息不存在或概念不清”等,有关专家一一予以反驳,足以证明这些理由都不能成立。比如,某部门称人均办公经费属于国家秘密,专家指出,《保密法》规定国家秘密有七大项秘密事项,该部委的人均办公经费并不在七大项之内。其他如“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信息不存在”等理由,也都是经不起推敲的。

  面对公民提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某些政府部门抛出一句“属于国家秘密”、“信息不存在”就予以拒绝,这种再简单不过的应对,既凸显了政府部门的“傲慢与偏见”,同时也表明他们缺乏自信、底气不足,无法对这些似是而非的理由进行充分解释。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1〕17号),如果公民申请公开政府信息被拒绝而提起行政诉讼,行政机关要对拒绝提供政府信息承担举证责任。根据这个法理逻辑,某部门以“属于国家机密”为由拒绝公开人均办公经费,尽管尚未和申请者闹到打官司的地步,他们也必须拿出相应的证据,证明本部门的人均办公经费在什么时候、被哪一级保密机关认定为“国家秘密”。如果他们拿不出这样的证据,人们就有理由推断,所谓的“国家秘密”,不过是他们虚构出来的说辞罢了。

  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有9个部委向调研人员公开了人均办公经费,这本身足以证明,中央部委的人均办公经费并不是“国家秘密”,也并非“不属于公开范围”,更不是“不存在或概念不清”的虚无信息。不妨设想,某些部委为何不愿意或不能公开人均办公经费,要么是因为他们的人均办公经费是一笔“糊涂账”,要么是因为其人均办公经费高得离谱,此外,似乎找不到更令人信服的原因了。

  《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实施4年多来,一些行政机关之所以不惮于拒绝公民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主要在于《条例》对行政机关责任追究的规定过于笼统、模糊,使行政机关拒绝公开、消极公开的行为难以受到有力的惩处,从而助长了一些行政机关“要不要公开我做主”、“我不公开谁能奈我何”的牛脾气。

  要改变这种局面,一方面需要进一步明确行政机关在政府信息公开上的责任,进一步细化和强化相关罚则,提高行政机关违规违法的成本;另一方面,需要更多的公民以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提起政府信息公开行政诉讼等方式,向行政机关赋予更多的责任和更大的压力,推动行政机关不断扩大信息公开的范围,丰富信息公开的内容,提高信息公开的层次和水平。

来源:北京青年报      来源日期:2012年11月04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11月04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