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0日
搜索:
应防止“国家秘密”成为“挡箭牌”
【该文章阅读量:2171次】

  【财新网】(实习记者 李梁)近年来“中国高精密公司两次被香港证监会停牌”等事件,引发舆论对“涉嫌泄露国家秘密”和“违反上市规则”两难困境的关注,亦凸显了中国“国家机密”的特色——“规定比较宽泛,领域不太确定,透明度不太够,司法程序保障也还在发展过程中”。

  10月26日,香港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张宪初教授在2012年“北京大学-香港大学法学年会”上,在一个题为“市场经济中的国家机密”的报告中如是分析。

  最近几年,随着国有经济的壮大和垄断地位的强化,“国家秘密”成为市场经济中的热点问题。例如,2011年10月,中国高精密公司公布业绩后,因该公司财务记录与审计师独立取得的信息存在不一致,负责审计的毕马威对其财务报告出具了“不作出意见”的结论,导致中国高精密被香港证监会勒令停牌。而中国高精密则解释称,公司产品涉及航天等领域,属于国家秘密规定的范畴。

  2012年8月22日,中国高精密刚刚复盘不久,香港证监会再次指示港交所将中国高精密停牌。

  而中国证监会、国家保密局、国家档案局于2009年制定的《关于加强在境外发行证券与上市相关保密和档案管理工作的规定》,明确要求境外上市企业及其中介机构在未获得批准的情况下,不得将涉密审计底稿带往境外。中国高精密被停牌一案即与该规定直接相关。

  2012年3月,《注册会计师法(修正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拟修订内容即包括对上述规定的确认:“注册会计师对在执行业务中知悉的国家秘密、商业秘密,负有保密义务。注册会计师及会计师事务所不得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境内外机构和个人提供审计工作底稿。”

  中国高精密一案并非孤立个案。2012年8月,香港证监会起诉安永会计师事务所,指其以“国家秘密”为理由,拒绝按要求提供一家内地公司申请上市时的审计工作底稿。

  据《中国经营报》引述香港中文大学会计学院副教授杨勇的观点认为,香港证监会的行动主要受到两方面外部压力:早前新加坡提高主板上市门槛,要求申请上市的公司要连续三年赢利;华尔街股市多次传出中国企业造假丑闻。

  张宪初称,一系列涉及“国家秘密”的事件也在香港引起争论。

  首先,这是对香港法治的挑战。根据香港特区基本法,仅军事和外交归中央管辖。《保守国家秘密法》等法律法规是否适用于香港,是个争议问题。

  其次,事件背后反映了内地与香港证券监管部门合作不够顺畅。内地的中国证监会尚未对这些事件正式表态,目前两地也不存在针对该问题的合作机制。

  再次,“国家秘密”的借口恐被滥用,成为“挡箭牌”。原本不涉及国家秘密的事项,有可能以涉密为由,规避现有规定。“这会对香港的公司治理、投资者信心乃至香港作为国际金融地位的维持产生影响,”张宪初说。

  张宪初认为,近年来以力拓案为代表的数起“泄露国家秘密”相关案例(详见文末附录),说明该领域逐渐形成新的热点,也反映出转型时期中国法治不够完善。

  根据2010年3月国务院国资委印发的《中央企业商业秘密保护暂行规定》,“中央企业经营信息和技术信息中属于国家秘密范围的,必须依法按照国家秘密进行保护”;“中央企业商业秘密及其密级、保密期限和知悉范围,由产生该事项的业务部门拟定,主管领导审批,保密办公室备案”;“因国家秘密范围调整,中央企业商业秘密需要变更为国家秘密的,必须依法定程序将其确定为国家秘密”。

  张宪初认为,这些规定过于宽泛,且过度赋予中央企业自主决定权。

  2010年修订的《保守国家秘密法》,其第九条明确了“涉及国家安全和利益的事项,泄露后可能损害国家在政治、经济、国防、外交等领域的安全和利益的”,才可被确定为国家秘密。

  2012年5月,《保守国家秘密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该征求意见稿根据《保守国家秘密法》调整了国家秘密的范围。“泄露后可能损害国家经济领域的安全和利益”,仅指“削弱国家经济、科技实力”的情形,删去了现行《保守国家秘密法实施办法》中“损害国家在对外活动中的政治、经济利益”的情形。

  “然而,‘削弱国家经济、科技实力’这种表述,对国家秘密的界定仍然模糊,”张宪初说。

  根据《保守国家秘密法》,政党的秘密事项中符合其第九条规定的,亦属于国家秘密。

  另外,张宪初介绍,也有学者试图将国家秘密问题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承诺挂钩,呼吁深化改革。根据《中国入世承诺》,“政府将不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国有企业或国家投资企业的商业决定”。根据《中国加入工作组报告书》,“中国政府将不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国有企业或国家投资企业的商业决定”,且“中国国有企业已基本依照市场经济规则运行,政府不再直接管理国有企业的人、财、物和产、供、销等生产经营活动”。

  张宪初认为,美国的做法值得借鉴:在保守国家秘密领域,相关法律将民事、刑事,对内、对外,公权力和私权利保护等等,划分清楚。

  张宪初建议,中国监管机构在上市公司信息披露方面可借鉴美国波音公司的做法,将业务中涉密军工部分剥离,排除在上市公司业务以外。

  在体制机制方面,“市场经济中的国家机密”这一命题,也考验着“我们的管理模式、透明度、决策质量、程序公正、竞争环境乃至政府的公信力”。■

  附:近年来“国家秘密”相关案例

  澳大利亚力拓案

  2003年至2009年,澳大利亚力拓有限公司驻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胡士泰(澳籍)及中方雇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对华铁矿石贸易中,多次索取或收受钱款,为他人谋取利益。胡士泰等人还采取利诱等不正当手段,获取中国钢铁企业商业秘密,“严重影响和损害中国钢铁企业的利益,给中国有关钢铁企业造成巨大经济损失”。

  据财新网报道,经法院认定的“商业秘密”主要包括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涉及铁矿石价格谈判策略的会议信息,以及中国钢铁企业购买铁矿石的价格信息等。

  2010年3月,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分别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侵犯商业秘密罪,数罪并罚判处胡士泰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财产和罚金100万元。胡士泰对判决结果没有提出意见。

  薛峰案

  美籍华裔地质学家薛峰受雇于美国某能源咨询公司,因其涉嫌利用私人关系搜集中国石油行业秘密并向该公司出售,于2007年底被羁押,并于2008年4月被正式逮捕。

  据《环球时报》报道,薛峰获取的国家秘密包括有关中国陆上油井地形的文件和一个有关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下属3万余口油气井坐标值的数据库,薛峰因这笔交易获利22.85万美元。

  2010年7月,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以“窃取国家机密罪”判处薛峰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20万元人民币。

  薛峰则称,在中国被羁押期间受到刑讯逼供。

  中国高精密公司两次被停牌案

  2011年10月,中国高精密自动化集团有限公司公布业绩后,毕马威对其财务报告出具了“不作出意见”的结论,导致中国高精密被香港证监会勒令停牌。

  据《中国会计报》报道,毕马威称,中国高精密的财务记录与审计师独立取得的信息存在不一致的情况。中国高精密解释和出示文件称公司产品涉及航天等领域,属于国家秘密规定的范畴,而根据《保守国家秘密法》的规定,公司不能向审计师提供进行审核所需的支持文件。

  中国高精密还表示,根据其法律顾问意见和国家相关政府机关所示,毕马威要求提供的额外资料属于法律规定的国家秘密,若公司提供会违反中国内地法律。毕马威随后于2011年11月29日宣布辞任。

  中国高精密创立于1991年,主要产销及研发高精密工业自动化仪表,产品应用于航天、石化、发电、采矿冶炼、钢铁、汽车、食品饮料与医药制造等。该公司于2009年11月在香港上市。

  2012年8月3日,中国高精密被港交所允许复牌。8月22日,香港证监会再次指示港交所将中国高精密停牌。

  港交所主席周松岗称,上市公司日后不可再以“国家机密”作为不披露公司资料的理由,即便真的涉及机密,也要从其他渠道提供证明。

  据凤凰财经报道,2012年9月,中国高精密公布截至6月底的年度业绩,期内纯利润下降14.8%。

  美国证监会诉德勤上海案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2012年5月,美国证监会正式起诉德勤上海分公司拒绝提供涉案客户的审计底稿。德勤上海若败诉,可能面临被禁止开展对在美国交易的中国公司的审计工作

  2010年,以东南融通造假为标志性事件的中国概念股造假风波引起了美国监管层的重视,美国证监会随后加强了对海外上市公司,特别是通过反向收购上市的中国公司的调查力度。

  2011年5月和9月,美国证监会两次传票德勤上海,要求后者提供与东南融通涉嫌财务欺诈的相关文件。德勤上海则表示,中国《保守国家秘密法》不允许其向美国证监会提交审计底稿等材料。

  美国证监会在诉讼中并没有公布这家被调查的中国企业名称。

  据《东方早报》报道,2012年9月,中美就跨境审计监管达成试行协议,美国的审计检察员将可以以观察员身份,前往中国进行调查。“这也意味着他们有机会观察(中国)本地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底稿。”

  报道称,过去一年中针对中国概念股的诉讼日渐增多,诉讼案件数量从2009年的1起上升至2011年的39起。截至2011年底,共有58家中国公司在美国由于财务、信息披露等问题面临退市。

  香港证监会诉安永案

  2012年8月,香港证监会起诉安永会计师事务所,指其以“国家秘密”为理由,拒绝遵照证监会的要求提供内地公司“标准水务”申请上市时的审计工作底稿。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标准水务于2009年11月向港交所申请上市。2010年1月,负责审计工作的安永及保荐人摩根大通均请辞

  香港证监会从2010年4月至2011年10月,先后9次向安永发出通告,调查标准水务上市事宜,要求安永对书面提问作出回复。但安永以涉及“国家机密”为由一直未提供相关文件。

  据《大公报》报道,本案将于2013年3月27日开庭审理。 

来源:财新网      来源日期:2012年10月29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10月29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