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8日
搜索:
“保密”扩大化,深圳社保局需合理解释
捷舞
【该文章阅读量:13876次】

  “倪顺义事件”峰回路转,这一次,深圳市社保局需要直接面对公众的诘问。

  7月23日《南方都市报》的报道显示:倪顺义申请提前退休再次被拒。深圳市社保局称七九二社区管委会(以下简称“七九二”)有证据证明该单位没有铀金属机械加工工种,因有保密协议拒绝出示该证据。对倪顺义抱有同情的公众对这样的结局自然难言满意,但因为事涉所谓“机密”,因此虽有继续声援之心,却又感觉无从说起。

  不过,事情远非这么简单,就在公众为倪顺义唏嘘感叹之时,南都记者拿到了七九二提供给深圳社保局的“证明”,此前,这份“证明”被社保局宣称为可证明倪顺义没有从事过铀金属机械加工工种,但七九二负责人表示,这份“大家都能看得懂”的证明被深圳市社保局曲解(见今日《南方都市报》AⅡ07版)。这才是事件最为令人惊悚的大转折。深圳市社保局以七九二要求保密为名不公开这份“证明”,但七九二负责人表示只针对其中三项涉核的产品名称保密,并未要求对事实内容部分保密。

  事情到此已经完全明了,如果七九二负责人对南都记者所言属实(事实上,这种可能性极大),那么,深圳市社保局有义务解释为什么自己“曲解”了七九二负责人的意图,将保密的范围从“三项涉核的产品名称”,扩大到了“事实内容部分”?

  从报道来看,该“证明”是对(2009)第62号证明的延伸说明,“62号证明”证明了倪顺义是车工(铀金属机械加工),此次的证明是对论证这一结果作出的事实性解释。换言之,七九二坚持认定倪顺义是车工(铀金属机械加工),而且为此提供了更多的证据,这一证据中仅有三项涉核产品名称不能透露。但是深圳市社保局却置明显的证据于不顾,置法院的判决于不顾,执意在一条充满争议的道路上继续前行。

  对于这样一种行为,当然不能简单以道德的眼光进行批判,笔者呼吁公益律师介入其中,为倪顺义的合法权益鼓与呼,如有公权力涉嫌渎职、滥用职权的行为,在遵循现有法治规则的前提下,将相关部门以及负责人告上法庭,避免极端事件的再现。

  同时,鉴于事件的特殊性以及高关注度,深圳市人大代表特别是有律师身份的人大代表应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第三章第十九条之规定,向市人大常委会提出对“倪顺义事件”的调查建议。人大常委会也可以依据第二十八条之规定,考虑设立关于特定问题的调查委员会。

  如果这项调查得以启动,它应该是高度透明的,应该是全程有全民参与的,应该是不担心微博或者媒体“炒作”的,这个过程是为政府部门提升公信力添加助力剂的过程,也是重寻公平正义的过程,更有可能是震慑手握权柄不肯认错者的绝好教材。

  公民以年老多病之躯,以翔实可靠之证据,欲求一碗退休粥饭而不得,公权力之傲慢、偏执跃然纸上,令人扼腕。这样的悲剧一天得不到合理的解释,倪顺义的怨气一天得不到消解,公众、媒体的眼与嘴就一刻也不应止歇,因为倪顺义不仅仅是倪顺义,倪顺义就是你和我。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2011年07月27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1年07月27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