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8日
搜索:
逯军副局长其实是要求记者“替我说话”
石城客
【该文章阅读量:1523次】

    河南郑州市须水镇西岗村原本被划拨为建设经济适用房的土地上,竟然被开发商建起了12幢连体别墅和两幢楼中楼。日前,记者赶赴郑州进行了深入调查采访。当记者要求主管规划工作的副局长逯军对于他们出具的信访处理意见进行解释时,这位副局长却向记者问了这样一个问题,他说: “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6月17日中国广播网)

  如此颟顸的言辞,竟然出自主管规划工作的堂堂副局长之口,真让人匪夷所思。平心而论,这是一句既无党性也无官品的昏话,如果不是逯局长故意制造黑色幽默的话,真让人怀疑他的认知水平。诚如报道所称,新闻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喉舌,而党和政府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党和人民的利益从根本上讲是一致的,可为什么在逯军副局长眼里,党和百姓却成了对立的双方?

  这个众所周知的常识,却成了割裂而对立的“悖论”,难道逯局长是一个愚鲁不堪的官员?答案自然是否定的,从报道中披露的细节足以说明此人很精明,堪称老谋深算,有着丰富的“江湖经验”,比如,他一看到记者出具的信访意见书上有宋先生的名字,就要求检查记者的采访设备,在拔掉了采访机话筒之后,第一句话居然是:“你们广播电台管这闲事干什么?”如此釜底抽薪,如此气势汹汹,凸显的正是一名官场“老江湖”的狡黠和自负。

  因此,“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更像是逯局长的真情流露,是一种权力膨胀之后的自负。其用意起码有两层,一是恫吓,如果记者为老百姓说话就是不为党说法,胆敢不为党说话,哪还了得?二是探问,如果记者是为老百姓说话,就拒绝接受采访,采取推诿的鸵鸟政策,这从记者接下来的遭遇可得验证——当记者要求他对这句话做出进一步的解释时,逯局长说:“这个事我不清楚。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你,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事。”

  说白了,逯局长之所以把常识当作“悖论”,正在于他有分裂的权力观。按说,权力属公,不姓私,所谓公权,即是为公之权。然而,一旦把权力当作自家的后花园,把公权当作逞私的工具,就难免公私不分,公权化私,把本该属公的公权用在私处。这一点,包括逯局长在内的郑州市城市规划局相关官员将其演绎得淋漓尽致。且看他们是如何滥用公权、将公权私有化的:明明被划拨为建设经适房的土地,竟然被开发商建起12幢连体别墅和两幢楼中楼,这是谁在纵容?当当地居民向郑州市城市规划局反映,相关人员却一再踢皮球,本该姓公的权力为何如此不作为?

  关于权力观,温家宝总理有几句名言,“政府必须秉持一种精神,这就是公仆精神。政府工作人员除了当好人民的公仆以外,没有任何权力。“我一直认为我的权力是人民给的”,“我和我的政府要尽一切努力,为人民服务。”应该说,这种权力来自人民须为人民服务的权力观,是权力的基本伦理,应该成为一切官员的座右铭,但遍观当前现状,一些官员却精神分裂,故意弄错了权力伦理,行使权力不是为公,而是为私。或者,在桌面上大谈特谈权力为公,一副清正廉洁的公众形象,实际上汲汲于权力求租、权力寻租,把公权完全异化权为我所用的工具。

  其实,如果剥茧抽丝起来,这名副局长的话隐含着一个赤裸裸的权力逻辑,他的潜台词其实并不是要求记者“替党说话”,而是要求记者 “替我说话”。党只不过是他所扣的一个大帽子,是他所依托的一个背景,是其狐假虎威的一个道具,简言之他是拿党当作挡箭牌,其实质是要求记者为他说话,因为他俨然以党自居,认为记者替老百姓说话,就损害了规划局的利益,也就使部门利益、个人利益受到了损害。如果记者不替“党”、不替他说话,他就拒绝采访,逐记者出门。

  审视逯局长的这句话,笔者宁愿相信这是他的违心之论,是情急之下的口不择言,而不是他的真实想法。否则,如果官员果真持有这种权力观,则绝非百姓之福,拿着百姓的纳税钱,却拒绝为百姓说话,老百姓养你何用?尤其让人深思的是,此话再度引发了坊间对政府部门公信力的失望。比如,不少网民以戏谑的口气称,2009年又一句网络名言隆重出炉!

  逯局长实话实说,实乃性情中人!或许这位副局长同志说了一句大实话,也或许泄露了官场机密。由是观之,官场中这样的两面人多么让公众失望和担忧,而食百姓之禄不为百姓办事的官员又是多么透支政府公信力。因此,重塑党和政府的公信力,驱逐出类似的害群之马,让官员真正践行“权力来自人民须为人民服务”的权力观,是何其重要!

来源:国际在线      来源日期:2009年06月17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7月10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