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0日
搜索:
总理批示不管用?改善营商环境要整治“合法伤害”
敬一山
【该文章阅读量:556次】

2015年,时任桔子水晶酒店CEO的吴海给总理写了一封信,题为《做企业这么多年,我太憋屈了》。他反映的那些问题引起总理和国务院多位领导的高度重视。两年多时间过去,最近吴海又写了篇文章,通过很多案例证明,企业所面临的营商环境依旧问题重重。

乍一看,这事有些匪夷所思。总理批示、国务院办公厅督办,简政放权也是这几年来顶层极为重视的事项,为何到了企业感知层面,依旧如此糟糕?可是细细看完企业家的现身说法,那些有形无形的障碍似乎又不难理解。

为了证明营商环境依然不佳,吴海举了几个例子,比如,有地方卫生部门用旧的中央空调规定审批酒店,有地方税务部门坚持去征收国土资源部已经取消掉的“土地使用费”,有地方为了举办国际性大会的安保强制关停小酒店……

这些让企业苦不堪言的政府行为,性质极为模糊。你要说其合法合规,不同层级、不同部门也都能找到不同的规定,但哪一个更据权威效力,扯皮半天也未必搞得清楚;你要说其非法谋私,可是地方部门“一视同仁”、有规有矩地对待所有企业,很难说是故意刁难哪个企业,而且更重要的是,企业面对执法者无论有怎样的不满,却无从申诉,无从讲理。

所以在实质上,这些行为可以笼统地归为“合法伤害”。这些地方的政府部门,利用自己的管辖权,对企业施加现实的伤害。但这种伤害不同于性质分明的腐败勒索,如果有官员敢于公然非法刁难企业,那整治起来可能还相对容易,可是这种披着“合法”外衣的伤害,会让企业更加有苦难言。

前面那些例子可能还稍显极端,更普遍的情形是,地方政府的工作人员不吃拿卡要,但变得效率低下,该办的事不给办,或者额外耗费你很多时间、经济成本。我们过去的监督制度,对于明显的腐败行为很有针对性,但对于这些懒政式“软抵抗”,往往无从发力。这是上有所好,下却难以落地的重要原因。

对此,下一个“权力不受约束”、自由裁量权过大的诊断容易,但怎么开药方治疗很难。总理批示、国务院督办之所以效果不彰,相信不是决心不够,而是一个正确的理念被分解到具体的部门,必然会和地方利益、部门利益产生冲突。李克强总理也曾说过,“触动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不解决简政放权和相关部门的利益冲突,那营商环境恐怕很难得到根本的治理。

解决利益冲突一个最釜底抽薪的方案,应该是精简政府机构和人员。只要一个部门存在,必然就有其利益诉求。既然要大力推行简政放权,也就意味着过去很多工作变得不必要,要避免那些机构和人员“死而不僵”,最治本的就是裁撤精简,把人员调整到别的必须的公共服务部门去。否则,只要原机构和人员不变,最可能的结果要么各种软抵制简政放权,要么阳奉阴违,一边减少上面要求必须减的,一边私下又增加新的“创收”项目。

总的来看,吴海时隔两年之后的这封信,说明简政放权改革依然处在深水区,地方政府部门的利益博弈还在激烈进行。如果说过去反腐,着力整治的是贪腐个体对改革施加的阻力,那现在则是某些政府部门的利益抱团阻力。治理难度无疑变得更大,如果没有刮骨疗毒的决心和要害处下猛药的魄力,反腐带来的收效可能反弹,而营商环境的破坏也会影响经济发展大局。

(作者系资深评论员)

来源:界面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8年01月14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