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21日
搜索:
从行政诉讼政府败诉率的变化看法治建设进度
南都社论
【该文章阅读量:77次】

时值《政府信息公开条例》颁行第十年,北京一中院日前发布《政府信息公开行政审判十年白皮书》。白皮书显示,近十年间,行政机关在政府信息公开诉讼中的败诉率经历着由低到高,又逐渐下降的趋势。“新行政诉讼法实施以来,行政机关败诉率由2012年的约24.5%降至7.8%”,专家解读认为,政府信息公开工作已经开始驶入规范化、制度化的轨道。

政府信息公开诉讼是“民告官”的大头,梳理总结相关诉讼中的具体实践,于推进宏观政府法治建设或有裨益。值得注意的是,此番北京一中院白皮书,为公众勾勒出一条政府信息公开诉讼的判决结果曲线———行政机关在政府信息公开诉讼中的败诉率由低到高,又逐渐下降。对相关实践数据予以客观分析,有助于准确把握当下行政诉讼全局的困顿、趋势以及进展。

由行政诉讼案件的分析汇总,可窥国家法治建设的进度,“政府信息公开案件数量从无到有、由少到多,案件类型日趋多元”,从“每年不到20件”的接案量到相关案件立案数量井喷等细节中可知,民众对于公共事务的参与热情和知情需求在增长。而相关诉讼的实打实进行,更是对民众参与的鼓励和保障。

关注“民告官”,一个有趣的切入视角就包括对被告胜败结果的汇总以及相关的原因分析。一度“民告官”的政府败诉率低、胜诉率高,并未带来对相关政府法治化建设的正向评估,司法在这种特殊诉讼类型中所扮演的角色更成为本轮司法体制改革宣示要彻底扭转的目标。政府败诉率由低走高,展现了相关司法改革的深入,包括急剧推进的司法去地方化努力,司法正在向外界显示其排除行政权力干扰的努力。从司法到行政,配套的改革在持续推动,包括确保行政官员亲自出庭应诉,而一系列司法改革措施落地的过程中,政府败诉率又开始由高走低了,北京一中院相关负责人分析认为,出现上述趋势性变动是因为“政府信息公开工作已经开始驶入规范化、制度化的轨道”。

行政机关作为行政诉讼的特定主体,同时也是制度意义的平等主体,其对诉讼的参与度和投入热情,不能一味寄希望于非常规地确保其“不败诉”来吸引,从制度设计的初衷入手需要看到,通过实质化、专业化的行政诉讼,司法有能力对权力的法治化运转表明态度并做出推动。在诉讼中学习,在学习中吸取教训,客观上政府部门也拥有专业化的法律团队支持,法律智识介入不仅在于诉讼临头,更在于日常化的行政执法中也需要有法律专业力量予以规范和把关,当然,实质化的“民告官”诉讼也客观上在帮助行政执法改进。一切都需要按规矩来,行政权力行使最大的规矩就是法律,所谓“法无授权即禁止”,授权有相关法律明示,禁止则需要具体司法的积极作为。

现在看来,政府败诉并非一无是处,更不是洪水猛兽,甚至可以说,政府法治化建设正是在这种不断败诉的诉讼结果中学习并逐渐习惯、慢慢成长。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指出,“让权力在法治的框架内运行,严格依法行政,建设现代经济、现代社会、现代政府。”将行政法治与建设现代政府直接相关,其中的法治思维和现代意识内涵丰富,现代化就是法治化,而在政府推进法治建设的过程中,行政参与法治进程的各项锤炼不仅有助于整体国家的法治化运转,也无疑在提升行政权力的法治化纯度。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1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