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7日
搜索:
政府应为每一宗个案服务到位
【该文章阅读量:2206次】

申请人不能准确提供欲查询信息的全称,是常有的事。如果信息公开工作只是机械地根据申请人提供的信息,在电脑上检索一下,显然与政府信息公开的理念要求相去甚远。

政府是一个服务机构吗?在政治学理论上,它应该是;在依法行政的各色文本里,它表述的是;但在实践上,不少政府部门及其工作人员离“服务业”还相当遥远。

有媒体报道,今年3月24日,本市门头沟区居民马女士因自家房屋被拆,向门头沟市政市容委申请公开“龙泉雾水担路市政管委受托评估公司的授权书”,却被告知该“政府信息不存在”。马女士随后将门头沟市政市容委诉上法庭,要求公开信息。这桩公案在交换证据时,门头沟市政市容委提供了与马女士申请内容相同的相关信息。被告代理人在庭上解释称,马女士申请的名称不准确,政府信息系统查不到。

这一个案的最终结果如何,还有待法院的判罚,这里先不预断。已知的事实是,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人马女士,因为没能提供申请对象的准确名称,而得到了一个“查不到”的答复。我们知道,行政用语、法律用语和公众的口头表达之间,总是存在一定的差距,申请人不能准确提供欲查询信息的全称,是常有的事。如果信息公开工作只是机械地根据申请人提供的信息,在电脑上检索一下,这倒是简单明了,但显然与政府信息公开的理念要求相去甚远。

在《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政府公开信息的原则被明确为“公正、公平、便民”。门头沟市政市容委似乎并未理解“便民”的涵义。便利民众,就是要求政府工作人员尽可能地为申请人提供方便的条件,知悉其申请的内容,及时查找并提供给申请人。公务员不能要求申请人都像法律专业人士一样出口即是“法言法语”,严谨得没有一丝出入。

这就像我们在餐馆里点菜,当我们不能确切说出菜名时,服务生会通过各种提示来帮助我们确认菜名。这样简单的服务意识,对于向公众提供公共服务的政府工作人员来讲,并不是苛求,而是最低要求。

以前述个案为例,马女士只有初中文化,在文字表述上或许确有不准确的地方。但马女士已经提供了“拆迁评估”等关键词,加上辅助说明,工作人员理应知悉马女士申请的信息内容。即便一次不对,也完全可以在第二次或第三次查询后确定正确信息。

而就在马女士将门头沟市政市容委诉上法庭后,其代理律师仍然辩称,接待马女士的“可能是办公室人员”,对拆迁业务不熟悉。作为一个服务型政府,难道不应该在纠纷发生后,调查核实一下基本事实?连当初接待马女士的工作人员都不确定,又如何能从个案中吸取教训,提升服务意识与服务水平?

9月28 日,北京大学公众参与研究与支持中心和耶鲁大学法学院中国法律中心联合发布了《中国行政透明度观察报告·2009年度》。其中披露,30个省级行政单位行政信息公开六成不及格,国务院43个下设机构中仅银监会与商务部及格。这个不及格率,要是针对基层行政部门,数字可能更高。从马女士的个案中,我们看到了一些行政部门对于信息公开的极度漠视。负有制约行政权之责的司法机关,该以公正的判罚来触动触动那些至今仍无服务意识的政府部门了。

来源:京华时报      来源日期:2010年12月05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0年12月05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