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2日
搜索:
沪记者申请政府信息公开遭拒起诉 追问"打了白打"
李曙明
【该文章阅读量:3599次】

  


  马骋,《解放日报》记者。2006年6月,他向上海市城市规划管理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遭拒后诉至法院。该案被称为“政府信息公开第一案”,是推动《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出台的最重要个案之一。2008年《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实施后,他二次状告上海市规划局。

  眼下,他提起的又一场政府信息公开官司即将开庭。这次的“对手”,是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下称“徐汇分局”)。

  校门口的纠纷

  2010年2月22日下午,一场纠纷不期而至。“如果不是不小心撞了车,甚至哪怕撞的是另外一个人,也就不会有后面的事儿,也不会有这场官司。”马骋说。

  当天,在上海市徐汇区逸夫小学门口,去接孩子的他在停车时,碰到一辆停在路边的黑色帕萨特轿车。

  “事后,保险公司评估修理费在300元以内,不过是个小剐蹭。”据马骋讲,当时,被碰车司机周某气势汹汹下车,用手猛烈拍打自己车的行李箱,并大声辱骂,还逼迫马骋把驾驶证执照撕掉。“遭到拒绝后,他向我猛扑过来,挥拳左右开弓对我实施殴打。殴打过程中,周某顺势抱住我的腿向后一掀,我仰面摔倒,后脑着地,顿时昏迷过去。”后经伤情鉴定,马骋“头部伤势构成轻微伤”。

  在之后马骋诉徐汇分局对周某不予处罚的行政诉讼过程中,对于当天事发原因和打斗过程,徐汇分局和周某却有不同描述。徐汇分局称,由于停车纠纷,马骋和周某之间发生相互殴打。根据制作的笔录,马骋当时动手了,周某也动手了,有一个相互殴打的过程。

  周某作为第三人参与了那场诉讼。他称,事情起因是马骋当时不承认撞了自己的车子,企图离开,自己上去询问时,马骋先动的手。

  对于两方的说法,马骋不认可。他认为自己自始至终都在防卫,没有任何攻击性。

  两份不予处罚决定书

  事发后,出警处理此案的,是徐汇分局下属的长桥派出所民警。由于周某否认对马骋进行殴打,称后者是失去重心往后摔倒昏迷的,警方一时也找不到证人,无法处理,于是,办案民警多次询问马骋“是否愿意调解”。马骋认为周某认错态度差,不愿意调解。

  2010年4月27日,事发两个月之后,徐汇分局作出两份《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在第0094号《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中,称周某“殴打他人,且情节轻微”,决定“不予行政处罚”;在第0093号《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中,称马骋“殴打他人,且情节轻微”,决定“不予行政处罚”。

  “对我们两个人行为认定、处理结果,都完全一样,等于各打五十大板。”这样的处罚,马骋当场表示异议。

  之后,马骋连续向有关部门投诉。据他介绍,今年6月,徐汇分局法制办和信访办有关人员与他就此案的处理进行沟通,认为派出所民警在执法中虽然存在瑕疵,但认定周某的行为属于“情节轻微”不予处罚,并没有过错,因为《治安管理处罚法》对殴打他人“情节特别轻微”、“情节轻微”等认定,并没有作出具体的规定。

  不予处罚决定书被判违法

  “各打五十大板”的处理,让马骋非常不满。他对两个不予行政处罚决定提起诉讼,要求撤销,“一是为自己恢复名誉,二是让周某得到应有处罚。”徐汇区法院分别立案。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8月25日,徐汇分局“根据《公安机关内部执法监督工作规定》第十三条之规定”,决定撤销上述两份《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

  对自己不予处罚的决定撤销了,马骋撤诉;但对周某不予处罚的决定虽然撤销,马骋却坚决不撤诉,“希望法院给个说法。”

  9月30日,徐汇区法院作出判决,认为徐汇分局认定周某具有殴打他人且情节轻微的事实,为此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五条第一款第一、二项规定而决定对周某不予行政处罚,“属于适用法律、法规错误”。虽然在审理中,被告以适用法律有误为由作出撤销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但因原告不撤诉,故法院依法确认被告对周某不予处罚决定书违法,责成徐汇分局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六十日内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目前,该判决已生效,徐汇分局尚未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信息公开诉讼追问“打了白打”

  虽然对周某不予处罚的决定被撤销,但马骋仍然无法释怀。

  他认为,《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明确规定:“殴打他人的,或者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并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周某的行为当然要受到治安处罚。

  他进一步提出,虽然《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九条规定,“情节特别轻微”的,可“减轻处罚或者不处罚”,“但周某打我致轻微伤,能算情节特别轻微吗?”

  “被打伤了却讨不回公道,我想看看多少人和我有同样的遭遇。”基于这样的想法,2010年8月,马骋向徐汇分局申请公开自2006年3月1日《治安管理处罚法》实施至2009年12月底,徐汇分局(包括各派出所)接报殴打他人(含互殴)构成轻微伤以下(含轻微伤)伤害结果,未经调解结案的治安案件中,予以行政处罚的结案案件的全部卷宗材料。

  马骋介绍,徐汇分局对他的申请很重视,专门约请他将其申请书改成7份,逐项单独提出要求获取的政府信息。今年9月9日,对于要求公开予以行政处罚的伤害案件卷宗材料的申请,徐汇分局答复:“经审查,您要求获取的政府信息属于本机关公开职责权限范围,但本机关未制作或获取,该政府信息不存在。”

  9月16日,徐汇分局对殴打他人治安案件数量申请作出答复:自2006年3月至2009年12月,“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包括各派出所)接报殴打他人(含互殴)治安案件总数为14404起。”

  对于徐汇分局的答复,马骋不满意:“后一项答复,似乎可以说明前一项信息是存在的。如果不存在,只能有两种解释:一是所有案件均调解结案,二是所有接报案件均未予处理。”于是他将徐汇分局起诉到法院,要求法院判决被告公开上述信息。在起诉书中,他提出“如果原告要求公开的政府信息存在于被告所辖各派出所,而被告没有制作、获取,这是被告内部事务,被告不能以此为由认为原告要求公开的政府信息不存在。”

  本案将于近日开庭审理。本报将继续关注。
来源:检察日报      来源日期:2010年11月03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0年11月0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