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1日
搜索:
射阳洋马镇政府接收村民信息公开申请表为何这样难
沈海龙
【该文章阅读量:2432次】

  笔者的舅父——盐城市射阳县洋马镇黄海居委会三组村民董红顺携带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由笔者作陪一起到洋马镇政府办公室申请政府信息公开;我原藉射阳洋马,随同是很想看看离开原藉二十多年,洋马镇是不是政通人和了,“洋马”——会不会是老百姓被骑着被人挥鞭子的座骑?

  舅父说,他家1998年登记在册的两块承包地,一直由他享有承包权,在2001年4月并村、6月复量土地后,他因故将两块田中的一块3号田暂时借于他人耕种。2004年10月洋马镇政府因建设工业园征用3#耕地后,他发现将被征用部分的土地补偿金竟然由洋马镇政府向其他两个实际耕种人支付,而他分文不得。到黄海居委会咨询原因,黄海居委会明确答复:征用时3#田确实由该两人耕种,你找出1998年农民负担监督卡证明是你的,才是你的。

  舅父翻箱倒柜也没找到1998年监督卡,次年即2005年5月突然想起到黄海居委会了解3号田两地的承包权是何时落入该两人手中的,咨询结果让他大跌眼镜,1998年10月他的现3号地东半边就归入其中一人吉某名下了,而另一块地竟然在2001年他暂让别人耕种前3年就成为他人拥有土地经营权的农田了,而他竟然根本不知情。直到1999年1月春节前收拾时,他才侥幸找到了1998年农民负担监督卡,证明连同3#地亩数,他共承包了5.32亩土地;但这时村主任吉某又不乐意了,说这土地二轮重包时全部收回后重新分配,反过来说,不是董某2001年中将自己的少许承包地让与吉某耕种,而是1998年10月至 2001年中董某一直耕种的相关地块,是耕种的吉某名下的承包地。

  舅父气得简直七窍生烟,为此,委托笔者帮忙,于2010年8月30日上午向洋马镇政府申请公开1999-2001间《黄海村农民负担计算表》、自二轮承包至2001年底形成的黄海村委会(2001年并村后称居委会)土地承包地块平面示意图(俗称耕册)等政府信息。

  进入迎着镇政府南大门的那幢楼的门厅,一位坐在门厅内的工作人员主动迎上来查问干什么,舅父向他交付相关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他一看立即拉下脸来:“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人必须到网上申请,我们射阳的流程就是这样的。”我立即质问:“到网上申请,是你接收村民交付的材料后网上录入并传输申请事项的流程,不是村民必须遵守的流程。如果我舅父提交书面的材料你不受理,我将举报你的不作为行为。”

  他无奈接收下舅父的材料,坐到门厅西北侧的办公室内准备进行网上申请。但一会儿他答复:“网络不好,请明天再来。”我说:“我们是今天来申请的,为什么你人为地为难村民,将申请日推到明日?” 我立即致电射阳县纪委0515-82352274投诉:“我舅父向洋马镇政府申请政府信息公开,但这里规定书面材料不收,让村民自行通过网上申请,难道射阳这样规定的目的,是打击甚至扼杀村民的政府信息公开的法定权利么,难道政府这样规定的思路是剥夺没有上网条件或者不会利用网络的村民的政府信息知情权么?”接线的男同志问:“你将材料交给谁的,请告诉我。”洋马镇接舅父材料的男同志以手势拒绝,我于是向电话那头报告:“他不愿告诉姓名。”

  那位坐在电话前的35岁光景的男同志听我这么说,就接过了电话,之后坐在电脑前重新操作输入。一会输好后,他将原件交给舅父说提交完毕,我说:“如果超过15天你们不予答复,我想投诉如何证明洋马镇政府接收村民书面材料的时间?请在原件上签收并落款日期以作申请表交付的证明。”

  他坚持不肯,我即与之争论起来。随后他退步说:“我打个收条给你,证明今天收到你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一份。”我说:“不行,如果洋马镇政府届满不予答复,舅父拟举报时,如何向接受检举方证明他的政府信息公开内容呢?他家也没电脑,有电脑他也不能背着电脑去举报吧?”还有,万一村民申请公开五项政府信息,而你输入时只输入四项且只回复四项,村民不满时,村民如何证明他申请的是五项,难不成政府将申请事项输入信息公开申请系统,还要可能大字不识的村民进行较对确认?

  我说:“《国务院
信访条例》明确规定了办理进度要求,我们坚持要求你在另一份上签名或盖章,是为了实施群众监督,监督你的办事效率,如果过了15天我举报你超时,你却说没收到,或者说收到才10天,反说我诬告让我证明交付的时间,岂不冤哉!”

  他无奈,于是进入洋马镇党政办与一位同志商量,由他在舅父提交的申请表复制件上签上“收到信息公开申请表,2010年8月30日”,并加盖上射阳县洋马镇党政办公室的公章。

  

    



  有我协助,尽管折腾但是终于成功。如果是象我舅父这样的老实巴交的农民,找到洋马镇的“父母官”,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必须网上申请,足以让村民难死、羞死、恨死。收到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却拒绝让村民证明此申请内容与申请日期,是当前一些地方政府恶意剥夺人民群众监督权的“有效”方法。

  我让舅父静心等待着15天的时间慢慢经过,是幸是气,全看有关法律法规及党纪在洋马镇某些官员眼中的效力大小及自身的凌驾水平。
来源:东方法眼      来源日期:2010年09月01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0年09月01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