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4日
搜索:
工信部“预装绿坝”背后的故事说明了什么?
刘天
【该文章阅读量:3561次】

        

据《时代周报》披露,引起诸多争议的“绿坝”软件的强制安装规定,出台的过程却显得有些随意:“绿坝软件早就在网吧、学校开始安装,而且一路畅通;软件服务司当然希望看到绿坝软件安装得越多越好”,于是软件服务司拟文,要求所有新出厂的PC都强制预装该软件。当文件送交工信部部长签字时,“李毅中对这一做法曾有疑问:‘这么做是否可行?’对此,软件服务司以‘这是国际通行做法’来汇报。这句话打消了李毅中的疑问。”

这篇报道的标题是“绿坝软件预装通知被误导出台始末”。可以理解,有关部门出台的很多规定,其出发点都是善意的。被“国际惯例”或者其他一些理由所误导,引起一些始料不及的反应,其原因正如该报道里所说,“国际通行做法”这个理由在工信部内部曾得到认可,毕竟很多人不是专业人士。与此相似的例子还有,江苏省有关部门组织民营企业“富二代”进党校培训。再往前不久,则有绍兴拟议在民营企业中派驻党组织,监管财务运作等关键运营情况。

凡此种种,根本原因在于,一些政府部门的管理者,虽然有帮助企业发展的好心,但对市场经济下一些基本的原则,或者说常识,仍然陌生。

仅仅从权责对等的角度来说,政府应当为自己做出的决策负责;你要求企业预装绿坝,那由此带来的维护费用、安全风险、兼容性问题,你也必然要一肩挑;如果哪个民营企业在被派驻党组织后,仍然欠款、破产,那派驻的这个党组织要承担什么责任,派出他们的当地有关部门又要承担什么责任呢?政府的长处是提供社会运转的公共服务,而不是企业的运营管理。

政府介入企业具体运营的另一个不方便处,就是执行节奏错位。企业的运行节奏与行政部门的办事节奏,各有各的规律。《时代周报》的调查指出,强制预装绿坝的通知发出后,19家国际商业组织联合致函工信部,指出这一做法的草率之处。李毅中部长在弄清原委后,“大发雷霆,严厉批评了软件服务司”。

行政问责,在行政机关中是应有之义,但在企业那边,追求的是结果。工信部对19家商业组织的来函未作公开回应,导致后来22家行业组织以更大规模、更高层次的方式表达意见,最终导致绿坝软件推迟预装。此时有些企业开始预装,有些企业还在观望;企业节奏与行政部门节奏的错位,造成了大量生产、沟通成本的耗散。

当然,上述措施的施行者都表示,这些措施出台前,曾针对受众企业进行调查,均得到了相当的支持率。但是,有关决策者显然忽略了一个现实:主管部门向企业就具体事务征求“是”或者“否”的回答,其效果相当于等额选举;在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企业的回答只能反映他们的态度,却未必能真实反映他们的需要。在经济领域,政府的基本原则应是“消极介入”,你不要,我不给。而不是今天问你要不要这个,明天问你要不要那个,却忽略了企业真正的呼声。

来源:新京报      来源日期:2009年08月21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8月21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