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5日
搜索:
五问绿坝
记者 邢 力
【该文章阅读量:2229次】

        近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当外国记者问及“绿坝”软件可能屏蔽一些网站时,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说:“如果你有孩子或者你打算要孩子,你应该能理解作为家长对互联网传播有害信息的关切。”

不可否认,家长们的确对互联网上的有害信息可能对孩子身心健康造成伤害而感到担心,政府也有督促、宣传并提出合理建议的责任,但工信部此次强推绿坝的做法,却有许多地方叫人想不通。

合法吗

首先,政府办事也要依法行事,但此次事件却在法律层面引起了颇多争议。

第一,预装“绿坝-花季护航”,涉嫌软件捆绑,对其他同类软件构成不正当竞争,同时也闪烁着行政垄断的影子。工信部有必要向全社会说明,预装政令是否经得起《反垄断法》的审视。

事实上,媒介法专家魏永征和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知名律师周泽此前早已向工信部提出申请,要求进行信息公开。

记者专程连线了正在香港的魏永征先生,魏先生表示,强制预装的要求,涉嫌滥用行政权力,排除和限制竞争,违反了《反垄断法》的规定。他说:“目前金山等安全软件都可以提供类似过滤功能,甚至微软vista系统也预置了相关功能。工信部要求计算机预装该软件,可能限制和排除其他同类软件经营者与该软件经营者的竞争,干预了市场自由。”

第二,为什么政府选择了“绿坝-花季护航”而不是其他软件?工信部须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角度,对于软件遴选的过程通过公共媒介向民众详细展示。

海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琳表示,所谓供“全社会免费使用”,实则也是纳税人自己埋单,政府本身除了花纳税人的钱之外并不创造财富,这种花销是我们必须进行追问的。可如此大手笔,可能花在一个完全有可能没有效果的地方,是否经过了论证以及审核?有没有举行过听证会?是否需要列入政府预算,接受人大代表的审议?

第三,“绿坝-花季护航”虽然主旨是保护“青少年”,但预装的对象却是所有的品牌电脑,其实际“保护”对象是所有潜在的电脑购买者。无论你是不是青少年,装了这款软件,你都得接受“控制”和“查看”,这是否构成对公民私有财产权的侵犯?

中国社科院博士马光远认为,个人电脑属于私密领域,虽然软件商强调软件可自行卸载,但这并不成为要求所有电脑统一安装的依据。如果是成年人自己使用电脑,统一安装过滤软件难免会有时刻被监控的感觉。

合理吗

政府此举的合理性也同样遭到质疑。

家长如果觉得为了保护孩子,网络信息需要过滤,自然会去电脑市场,用他们的智慧和喜好选择他们认为合适的过滤软件的。凭什么家长要用一个被工信部强制推行的软件呢?即便是公开招标,如何保证工信部购来的过滤软件就一定能够适应每一个家长的胃口?

另外,既然花了纳税人这么多钱,为什么不能给业内公司及相关用户以更多的时间来测试软件?事实证明,“绿坝”漏洞百出,甚至威胁到了用户的财产安全,难不成工信部准备拿全国上亿网民当试验品?

更重要的是,该软件使用的屏蔽不良信息的方法是将不良网站聚集成数据库,但谁有权来维护这个特殊的数据库呢?按照什么规则来判定一个网站是否含有色情呢?如没有规则,就纯粹是拿公民权利当儿戏,如有细则,何时能对社会公布?

够经济吗

来自业界权威安全厂商的人士表示,此类过滤软件的开发并不复杂,其成本至多不会高于10万元。政府拿4000多万元去买制作成本不到10万元的软件,是否有滥用纳税人钱财乃至利益输送的嫌疑呢?

更何况,预装的“绿坝-花季护航”还可以被卸载。装装卸卸,必定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这不是拿纳税人的钱开玩笑吗?

还有,政府买断“绿坝-花季护航”的有效期为一年,在一年之后,这款软件是继续免费还是让用户付费?如果是前者,等于是政府继续花钱购买一款实际效果并不佳的产品,必然会遭到纳税人的质疑;如果是后者,相信这款软件的普及率会迅速降低,而如果政府强制,未免有为相关企业牟利的嫌疑。

能管用吗

最关键的问题是,这个软件管用吗?

虽然软件开发方宣称该软件需要密码才能卸载,但现在青少年对电脑的操作已驾轻就熟,电脑水平往往都远高于家长,对孩子来说,破解密码根本不成问题。现在网上已经公布了如何破解“绿坝”密码的方法,青少年只要在网上搜索一下,很容易就可以控制这款软件了。

另外,该软件的立足点是“堵”,但“堵”有着明显的弱点,一是青少年的逆反心理会让这种“堵”变成一种诱惑,反而增加青少年对上网的好奇心;二是如果外面的水面太高,堵也堵不住。有家长担心,如果家里电脑装了过滤软件,孩子会跑到网吧去。

有黑幕吗

去年1月16日,信息产业部(工信部前身)曾发出紧急通知:向社会征集绿色上网过滤软件,最终优选2款,由国家出资购买供网民免费下载和安装。按现在的结果看,是郑州金惠(“绿坝”研发方)和北京大正(“花季护航”研发方)共同中选。

形式上看,“绿坝-花季护航”应该是招标的产物。但蹊跷的是,信息产业部招标的截止日期是1月24日,从发布到截止,短短8天时间能有几家事先没得到消息的相关企业会反应过来?为何国内主流安全软件厂商都未能参与其中?

中标的两家厂商到底是何方神圣?记者调查发现,郑州金惠第二大股东是中国民营科技促进会科技经济开发院,然而工商资料显示,民促会旗下并无此机构。更微妙的是,北京大正的分公司还曾在深圳市地税局的欠税名单之上,官方文件显示,北京大正深圳分公司欠缴企业所得税总计563.22万元。

而且“绿坝”的中标一举拯救了金惠公司。从公开数据上看,郑州金惠在2000年成立后,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01年亏损55万元,2003年亏损 132万元。然而2004年,郑州金惠投资3216万元开发“金惠堵截黄色图像和不良信息专家系统”(其单机版即“绿坝”)后,迅速扭亏为盈,2007年净利润117万元,2008年净利润更是暴增至731万余元!巧的是,这年郑州金惠正好中标了这笔价值2180万元的政府合同。

是否有黑幕,百姓需要知道答案。

来源:理财周刊      来源日期:2009年06月23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6月2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