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5日
搜索:
闾丘露薇:够资格和不够资格的疑问
闾丘露薇
【该文章阅读量:2514次】

首先声明,我有孩子,是不是这样才有资格谈过滤软件的问题呢?

为人父母,担心的东西多著呢,色情网站只不是当中很小的一部分,如果不是政府如此强调,似乎不担心就是不关心孩子,说实话,这个担忧,还没有在脑海中出现过.其实更担心的,还是孩子在这个复杂的社会里面,会不会受到人的不良影响,染上不好的习惯,甚至做出违反法律的事情.比如,最近香港连续一个星期发生了中学生在校园和公共场所吸毒的事件,还发生了中学生打劫出租车司机的事件,但是是不是因为担心自己的孩子,就索性把他们放在家里面就算了,因为外面的世界,需要过滤的东西太多了.要说诱惑,太多了:网络游戏,那些我们这些大人看起来很白痴的电视节目,疯狂追星......

想想我们当时不也是在父母的担心下长大的吗?那个时候没有色情网站,但是有手抄本,不过这並不意味著,谁都会有兴趣看,就好像色情网站,並不是每个上网的青少年都有兴趣的.很遗憾,我没有见过手抄本,那个时候,要看的书太多了,要参加的课外活动太多了,大家的话题从来没有这些,反而是后来,为了看琼瑶,还有武侠小说,开始利用上课时间,做了一段时间不听话的学生.

倒是有这样的担心,政府强制推广,会不会传递给家长一个错误信息:以为只要有了过滤软件,孩子们从此就真的生活在一个所谓绿色的环境中了.不愿意花费教育孩子需要的时间和耐心,把希望和责任放在一种工具上面,比如认为孩子沉迷网罗游戏,就送到强制中心,却没有想过,如果家长花多点时间和孩子做一些其他的事情,孩子上网的时间不就自然减少了吗?就算很多家长不愿承认有这样的心態,这却確实是一个事实.

从为人父母的角度,转到一个成年人的角度来看这套被要求装在电脑上的过滤软件.原本带著点阴险的心理,从政治角度来看,但是现在,却越发的觉得,这是一种商业行为,打著政治旗号的商业行为.因为既然是可以卸装的,对於不愿使用的人们,这套软件是不存在的.从正面角度出发,有关部门还很周到,担心大家不懂如何从网上下载自己安装,先帮大家提前装好了.这样的好心,还被大家骂,想想有关部门垦丁有点点鬱闷.这种鬱闷香港官员也有过,政府担心民眾从市面上买了过滤软件,但是不会安装,於是建议网络供应商直接提供过滤服务,结果被骂的体无全肤,加上香港政府不能动用纳税人的钱,网络供应商要自掏腰包,增加成本,当然也是不干.

软件可以在电脑上不存在,中央財政的开支却是实实在在的.先不说,这套软件值不值四千一百多万,每一次卸装,不就是多了一个垃圾软件,多一次公帑浪费吗?

现在再很严肃的说说这四千万,我没有在中国內地纳税,按照开头的逻辑,我应该是没有资格谈论这笔钱的,那好,就提个问题吧.

价格如何定的?通常招标是价低者得,当然也有其他的标准,能否告诉公眾,有多少家参加招标,标准是价格?技术参数?

查了工信部网站,

08.5.20公布5.14的招标结果

http://www.miit.gov.cn/n11293472/n11293832/n11294372/n11302979/11648170.html

08.10.09启动了用户测试

http://www.miit.gov.cn/n11293472/n11293832/n11294372/n11302979/11650518.html

08.12.18工信部网站,转登了软件公司自己的新闻稿,表示测试效果理想.

http://www.miit.gov.cn/n11293472/n11293877/n11819069/n11819146/n11819221/11826569.html

09.4.29发出通知,要求中小学安装这套软件

http://www.miit.gov.cn/n11293472/n11293832/n11293907/n11368223/12316140.html

工信部网站没有公开招標的资料,考虑到他的前身是信息产业部,08.3月大部制改革,所以没有之前的消息,不过还好有网路,找到了当时的公开招标通知,08.1.21发出,截止期08.1.25,头尾5天.

http://data.6jc.cn/2008-1/2008121102041.html

再看金惠公司网页,原来06年2月,金惠公司参加信息产业部的研讨会,作为重要技术参考标准。

http://www.zzjinhui.com/cpjs.html

大正公司的网页今天上不去

http://www.hncit.com/

於是,又多了两个问题:

1.五天是否太短?

2.如果不能够公布各家的测试结果,能否告知:第三方测试机构是哪家?

来源:一五一十部落      来源日期:2009年06月11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6月14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