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5日
搜索:
绿坝身世之谜:谁赢得了4170万元订单
【该文章阅读量:1990次】

        一纸来自工业和信息化部(下称“工信部”)的价值4170万元“订单”,让郑州金惠计算机系统工程有限公司(下称“郑州金惠”)和北京大正语言知识处理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大正”)一夜成名。

郑州金惠和北京大正通过开发一款名为“绿坝花季护航”的上网过滤软件,分别分得了2180万元和1990万元人民币的合同金额,此后,工信部还有望通过政府采购的方式,每年向两家企业购买使用权,然后供社会免费使用。

那么,如此巨大的“收益”何以归于郑州金惠和北京大正?这或许才是“绿坝花季护航”作为一个商业故事的核心所在。

胜者“身世”

赢得一年4170万元“合同大单”的郑州金惠和北京大正,究竟何许人也?如果仅仅把他们看做是两个创新型的科技企业,一切似乎就太简单了。

记者调查获知,北京大正系内资公司,注册资本金为1000万元,但其中700万元为“知识产权出资”,法人代表孟东豫,由中科院声学研究所和北京麦纳新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北京麦纳”)共同组建,孟东豫同时还是北京麦纳的法人代表。

蹊跷的是,出资成立北京大正的麦纳公司系在北京大正公司成立之后方才设立,而据本报记者掌握的情况,北京大正于2000年成立。

而郑州金惠的董事长周慧琴则在此前曾担任中科院下属的科海集团的党委书记兼常务副总裁。

而记者掌握的情况表明,在强制预装绿坝花季护航软件的消息公诸媒体之前,工信部已经分别向中小学校和各大PC厂商发出通知,要求在出厂过程中,强制预装该软件。其中,由教育部转发给各中小学的通知中,明确规定截止期限为2009年5月。

经查证,北京大正法人代表孟东豫名下还有多家公司,如北京软媒视频技术研究院、北京麦宁科贸有限公司、北京基尔斯电讯技术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等,其中北京麦宁科贸有限公司还处在“吊销”状态。

更为微妙的是,北京大正的分公司还曾在深圳市地税局的欠税名单之上,深圳市国家税务局深国税告[2008]4号文件显示,北京大正深圳分公司欠缴企业所得税总计563.22万元。

利益几何

6月12日下午,《中国经营报》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人民大学附近的北京大正办公地点——威地科技大厦7层,该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北京大正于2002年在此办公,此办公地的总计人数大约有70人左右。

在其公司的墙壁上悬挂着营业执照、某大学科研中心等多项证明文件,“北京大正”的字样并不明显,仅见于营业执照之上。显然,“绿坝花季护航”的开发并非该公司的唯一一项业务,但正是这一个软件产品的开发,给北京大正带来了一年1990万元人民币的现金收入。

记者了解到,当日,该公司法人代表孟东豫正在外地出差。“这完全是一个商业行为,与政府没有任何关系。”郑州金惠总经理张晨民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而搞清“绿坝花季护航”软件为两家企业带来收益的最简单办法,就是搞清该软件的开发成本。

来自业界权威安全厂商的人士表示,此类过滤软件的开发并不复杂,其成本至多不会高于10万元。该人士还曾对该软件进行过详细分析,发现绿坝软件的图像识别部分甚至使用了来自互联网的开源代码,而按照工信部公示的信息显示,图像部分的识别由郑州金惠负责开发。

6月11日,网易科技频道挂出的消息也表明,绿坝软件的破译技术难度并不大,网上甚至已经出现了破解该款软件密码的示意教程。

6月10日晚,中央电视台《晚间新闻》中援引工信部相关负责人的话称,“绿坝花季护航”不会监控网民的个人信息以及上网行为,只是过滤色情等不良网络信息,该软件在PC终端上亦可由使用者自行卸载。

但正是这一款可以自行卸载的软件,工信部正在准备以政府采购的形式向开发者支付使用费,供社会免费安装使用,由此,“绿坝花季护航”被外界称为中国覆盖率最高的“正版软件”。

前述业界权威安全厂商的人士还透露,类似安全软件的销售如果是随硬件绑定,一般会按照终端点数的多少来进行定价。诸如微软的windows操作系统,只要硬件厂商预装数量足够大,其售价并不高,一般为几十元至几百元。

垄断嫌疑

就在工信部6月9日公布的《关于计算机预装绿色上网过滤软件的通知》之后三天,亦有法律界、学界人士致函国务院和国家反垄断委员会,指出工信部下发的通知涉嫌违反《反垄断法》,此前亦有律师向工信部提出申请,要求进行信息公开。

记者了解到,向国务院致函的两人,系媒介法专家魏永征和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知名律师周泽。

两人致函国务院的信件中指出,强制预装的要求,涉嫌滥用行政权力,排除和限制竞争,违反了《反垄断法》的规定。目前金山等安全软件都可以提供类似过滤功能,甚至微软vista系统也预置了相关功能。工信部要求计算机预装“绿坝花季护航”软件,可能限制和排除其他同类软件经营者与“绿坝花季护航”软件经营者的竞争。开发、生产与“绿坝花季护航”软件类似软件产品的企业,应享有公平竞争的权利。

“我们认为,当前对公众威胁最大的是木马、病毒等恶意代码,作为志在保护公众隐私的技术型公司,对于什么是信息不良网站,我们其实很难去做评价。” 旗下拥有360安全卫士和软件管家的奇虎公司董事长周鸿祎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绿色过滤软件更多是由孩子家长控制的市场,而非大众市场。因此,国内知名安全厂商诸如360、金山、瑞星等,尽管软件均具备类似功能,但都没有针对该细分市场推出专项产品。

一个由软件引发的故事,或许刚刚开始。

来源:中国经营报      来源日期:2009年06月13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6月1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