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4日
搜索:
中国新闻周刊:“报销门”夹伤英国议会
孙暮
【该文章阅读量:2779次】

        即便在现代议会制度的发源地,英国的议会也“坐满了骗子”

  99便士的抹布,4.47英镑的狗粮,19.99英镑的一件浴袍,119英镑的熨衣费,399英镑的一台电视机,1403.9英镑的清洁费用,2339英镑的一张地毯……谁能想到这些琐碎的日常开支会成为压倒英国政坛的稻草。

  自5月8日“报销门”事件曝光以来,英国下院议长请辞、数名内阁大臣宣布去职、内阁改组,事情如滚雪球一般愈发而不可收拾。

  “布朗的黑色星期一”,这是英国《独立报》6月8日的一则新闻标题。这一天揭晓的欧洲议会选举结果把本来就已焦头烂额的布朗推向了更深的绝境。就任首相不到一年,布朗还未来得及巩固他的胜利果实,就已听到四面楚歌。

  退役军官的决定

  一切都和约翰·威克,一个60岁的英国特种部队前军官有关,正是他将议员们的秘密抖搂给了媒体。

  在上世纪70年代,威克是英国特种部队特别空勤团的军官,参加过反恐行动。退役后,他投身私营安保行业,现在伦敦经营一家安保公司,公司业务涉及“反绑架、反勒索、反海盗”。 他的公司已经很久没有接到生意了。

  3月的一天,威克在办公室里接了一个电话,电话那端的人说:“有人让我来找你。我这有一张硬盘,里面装了一些东西你也许会感兴趣。”

  对方称自己掌握了过去4年来,议会下院646名全体议员的报销记录,有数百万条之多,包括每一张收据和所有报销明细。根据英国法律,议员在职期间除领取薪酬外,每年还可享受出差、住房、交通、聘任秘书等各类补助,这笔资金主要来源于税收。由于缺乏监管,议员滥报公务补贴的事件时有发生。

  虽然威克之前对这样的事情已经有所耳闻,但对方向他透露的消息使他意识到,此人手里掌握的信息或许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对方问我能不能把这些信息发布到公共领域。”威克并没有立刻答应对方的请求,他知道事关重大,自己不能冲动做决定。在后来的接触中,他得到了对方关于信息决非偷盗而来的保证。他咨询了法律顾问,得知因为存在一些法律上的空白地带,他的泄密行为可能不会受到追究。

  5月8日,英国《每日电讯报》在头版位置发表报道《花费的真相》。接下来,它每天更新一部分议员报销明细。至5月中旬,英国议会的三大政党无一例外地卷入“报销门”。在《每日电讯报》第一天公布的名单上,首相布朗也榜上有名。

  从2004年至2006年间,布朗向议会下院提交了几张发票,报销了共计6577英镑的清洁费,领取这些费用的却是布朗的弟弟安德鲁·布朗。但唐宁街10号在一份声明中解释,布朗和弟弟雇用同一名清洁工为两人工作,布朗偿还的是安德鲁垫付的清洁费。声明强调:“安德鲁·布朗没有接受任何好处。”

  按照规定,议员只能报销自己所需物品的费用。

  内政大臣史密斯报销了一笔有线电视费,其中包括她的丈夫收看两部成人电影的费用。而英国边境及移民事务大臣伍勒斯报销过2.99英镑的尿布,1.99英镑的儿童漫画,15英镑的女裤。

  一个时代的结束

  被誉为“议会之母”的英国议会一下成了众矢之的。

  虽然这些议员的报销金额都在规定的额度之内,但毫无疑问,他们是在最大程度地捞取利益。英国民众愤怒了,他们谴责“议会下院坐满了骗子”。

  英国《泰晤士报》把过去一段时间描述为“议会最黑暗的日子”。

  布朗和保守党领袖卡梅伦不止一次地向民众道歉,但仍难以挽回民众的失望之情。英国广播公司在6月4日进行的民调显示,近五成英国选民认为,多数议员都是贪污的。英国普利茅斯大学选举数据中心发布的最新分析显示,受丑闻牵连,至少半数的议员将在下届大选中被淘汰。

“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英国议会过去奉行自我监管,即使是在敏感的财政问题上也如此。‘报销门’事件将改变议会的工作方式,议员自律时代宣告结束,议会的工作方式会变得更为透明。”英国《金融时报》执行副主编、著名政治评论家菲利普·斯蒂芬斯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

  所以《每日电讯报》把“报销门”引发的一系列后果称为一场“英式革命”。

  民众用选票表达了他们的不满。在6月初的地方选举中,工党流失大量议席。布朗承认,这对工党来说是“一个痛苦的失败”。反对党也借“报销门”发难,保守党党魁卡梅伦不止一次要求提前举行大选,他公开指责布朗已经失去道德威信。

  布朗的困境不仅来自党外,工党内部也已出现分裂。6月3日,包括内政大臣史密斯在内的4名内阁成员先后宣布辞职,英国《卫报》把这一天称为“工党辞职日”。

  第二天,就业与养老金大臣珀内尔也宣布辞职,他也是辞职的内阁成员中第一位公开批评布朗的人。珀内尔在辞职信中写道:“现在我相信,如果你(指布朗)继续领导工党,很可能只会提高而不是降低保守党的胜算。因此我建议你下台,给我们工党夺取胜利以一线希望。”

  内阁大臣接连离职,不仅打乱了布朗重组内阁的计划,也给外界留下布朗难以操控局面的印象。

  “布朗和他领导的政府正一步步走向悬崖。”菲利普·斯蒂芬斯说。虽然是半个政治圈内人,但他也没有预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新闻业的胜利

  英国政坛因“报销门”而“哀鸿遍野”,唯独《每日电讯报》成为意外的赢家。

  “报销门”系列报道持续一个多月,这份报纸的销量上升了至少100万份,让它的竞争对手望尘莫及。《每日电讯报》日均发行量大约为82万份,在“报销门”事件见报第一天,它就卖了90多万份。

  《每日电讯报》的一位工作人员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拒绝证实报社是否向告密者约翰·威克支付了费用。威克本人从始至终也没有透露他是否因为提供这些信息而获利。但外界普遍估计《每日电讯报》向威克支付了7万英镑到15万英镑的酬劳。在接触《每日电讯报》之前,威克曾向《泰晤士报》开价30万英镑出售这些信息。

  据英国《星期日邮报》报道,威克的安保公司因为经营不善而债台高筑,这让人怀疑他举报“报销门”并非出于高尚的理由。但无论他的动机是否光彩,但他透露的信息终究捍卫了民众的知情权。

  “这在某种程度上算是新闻业的胜利吧,因为这些报道维护了公众利益。我通常反对有偿新闻,但这件事情牵涉到公共利益。虽然《每日电讯报》的做法让人觉得不舒服,但它是可以接受的。”斯蒂芬斯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说。

  事实上,英国议会原定在今年夏天公布详细的议员报销单,但下院正在对这些信息进行修订,正式公布时可能会隐去某些重要信息。威克的出现让那些可能被隐藏的信息大白于天下。

  “我已经完成了我的历史使命,如何找到最好的方式前行,如何惩罚那些滥报补贴的议员,这些事情可以交给别人了。”威克的任务告一段落,但他却留给布朗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报销门”都将是笼罩在英国政坛上方的一团阴云。(文/孙暮)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来源日期:2009年06月15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6月16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