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7日
搜索:
公共事业与民相关信息公开不分政企
【该文章阅读量:1141次】

行政机关应当依法及时公开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的、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信息,已经家喻户晓,成为社会共识,但是,公共企事业单位应当公开在提供社会公共服务过程中制作、获取的信息,很多人和单位就不甚了了,因此,各方面由于对法律的认识和理解不一致,纠纷和冲突时常发生。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三十七条明确规定,“教育、医疗卫生、计划生育、供水、供电、供气、供热、环保、公共交通等与人民群众利益密切相关的公共企事业单位在提供社会公共服务过程中制作、获取的信息公开,参照本条例执行”。所谓“参照”,就是应当依照该条例的原则、精神、主要规定,对于相关信息主动公开或者依申请人的申请予以公开。否则,就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该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不依法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的,可以向上级行政机关、监察机关或者政府信息公开工作主管部门举报。收到举报的机关应当予以调查处理。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在政府信息公开工作中的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的,可以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也就是说,公共企事业单位如果违反了信息公开的规定,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同样可以诉至法院,打一场特殊的行政官司,就像本期案例中所显示的那样。

在浙江省台州市路桥法院近日审结的一起案件中,某商务酒店业主老冯通过邮局挂号信向自来水公司提出申请,要求公开其酒店所在户的停水相关信息资料,并要求在法定期限内以书面形式提供给他。之后,自来水公司一直没有作出答复。从法理上讲,自来水公司作为为群众提供供水服务的企业,有别于一般的企业,它提供的是一种社会公共服务,其承担的任务和从事的活动具有公共属性,故具备信息公开行政诉讼的被告资格,是适格的被告。路桥法院审理后认为,该公司接到老冯申请后直到其提起诉讼,在长达6个月的时间内一直未予答复,违反法律规定。所以,判令被告自来水公司于15日内对老冯提出的申请作出答复。

无论是行政机关还是公共服务的企事业单位,都应当把信息公开作为常态,主动接受公众监督,方便群众生活,铲除腐败生存的土壤。(胡勇)

拒绝信息公开自来水公司败诉

本报记者 王春  本报通讯员 陈俐 高贝

说起行政诉讼,说起信息公开,大家就会想到“民告官”,通常认为被告理应是行政机关,但在浙江省台州市路桥法院近日审结的一起案件中,作为企业的自来水公司却因一份信息公开申请,成为了行政诉讼被告,且被法院判决败诉。

老冯原系某商务酒店业主,2014年9月27日,他通过邮局挂号信向自来水公司提出申请,要求公开其酒店所在户的停水相关信息资料,并要求在法定期限内以书面形式提供给他。之后,自来水公司一直没有作出答复。老冯一怒之下将自来水公司诉至法院,要求自来水公司予以答复。

对此,自来水公司认为,该公司不是行政机关,不具备行政诉讼被告的主体资格。老冯是非公司用户,其申请公开该部分信息的要求涉及权利人的个人隐私,且未经权利人同意公开,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及《浙江省政府信息公开暂行办法》的规定。自来水公司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老冯的诉请。

对此,浙江省台州市路桥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三十七条规定:教育、医疗卫生、计划生育、供水、供电、供气、供热、环保、公共交通等与人民群众利益密切相关的公共企事业单位在提供社会公共服务过程中制作、获取的信息公开,参照本条例执行。据此,自来水公司作为为群众提供供水服务的企业,有别于一般的企业,它提供的是一种社会公共服务,其承担的任务和从事的活动具有“公共”属性,故具备信息公开行政诉讼的被告资格。

同时,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四条规定:行政机关不能当场答复的,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予以答复;如需延长答复期限的,应当经政府信息公开工作机构负责人同意,并告知申请人,延长答复的期限最长不超过15个工作日。本案中,自来水公司接到老冯申请后直到其提起诉讼,在长达六个月的时间内一直未予答复,没有履行告知或者说明理由义务,违反法律规定。

据此,法院判令自来水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对老冯提出的申请作出答复。

信息公开不全考生诉高校胜诉

本报记者 黄洁

认为自己研究生考试未被录取是因被人冒名顶替,白女士向北京语言大学要求公开录取人员名单及相关信息,但语言大学的答复却只公布了录取人员的姓氏。为此,白女士将北京语言大学告上法庭。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近日审结了此案,撤销语言大学的答复,并责令其限期重新予以答复,此案也是新行政诉讼法实施后该院受理的首起以高校为被告的行政诉讼案件。

白女士称,她于2010年报考北京语言大学英语笔译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并参加了硕士研究生招生统一入学考试,但未被语言大学录取。白女士认为有人冒名顶替,于2014年4月10日向语言大学提出了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公开如下信息:“1、申请公开北语2010、2011、2012、2013年翻译硕士录取名单及其他专业研究生录取名单;2、申请公开200305021学号的真实信息;3、申请公开农行卡研究生学费缴纳明细。”白女士向法庭提交说明了她的北京户籍登记事宜及云南一所大学冒名顶替者的相关证明等,声称自己遭人冒名顶替。此外,她还提交了天津市人民检察院一分院涉案高校买卖补充说明,以证明2011年至2013年她参加硕士招生考试的情况及受教育权被剥夺,校方硕士买卖徇私舞弊事实存在。

收到白女士的申请书后,语言大学于2014年4月30日作出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向白女士公开了语言大学2010年英语笔译专业硕士研究生录取名单,但其他申请获取的信息未予公开,且该名单只公开了录取人员的姓氏,没有公开录取人员的名字。白女士收到该政府信息答复书后,认为语言大学没有向其公开其所申请的相关信息,于2015年5月11日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审理过程中,语言大学提出,白女士要求获取信息中,有关当年英语笔译专业外其他专业硕士研究生录取名单和2011年至2013年硕士研究生录取名单与申请理由无关,根据学校相关办法规定,学校不予提供。另外,相关学号的信息属于个人隐私,因未联系到权利人,也不予提供。语言大学认为,自己不是行政机关,给白女士的信息公开答复不属于具体行政行为。其次,学校依照《高等学校信息公开办法》和《北京语言大学信息公开实施办法(试行)》对白女士提出的申请事项作出了及时、完整的答复,告知并提供了可以公开的信息内容,对不予公开的部分说明了理由,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语言大学向白某公开的名单中仅有录取人员姓氏,并未将录取人员姓名全部公开,该做法存有不当,法院判决撤销语言大学答复书中的三项内容,判决公开2010年英语笔译专业研究生录取名单,对白某申请公开200305021学号和农行卡研究生学费缴纳明细信息重新进行答复。

客户质询广告短信推送依据

孙亚松

“我是中国电信手机用户,也使用中国电信的家庭宽带。在使用过程中,我发现中国电信私开增值业务、强推恶俗广告,手机流量套餐月底会被清零,而且清零前没有任何提醒。”程先生说,他多次向中国电信湖北省武汉分公司投诉,未获解决。

为此,程先生向中国电信武汉分公司递交书面信息公开申请书,称武汉电信除了发送各种流量套餐、彩铃、手游、手机报等推销信息外,还有赌债、出轨等恶俗信息,要求对方公开向手机用户推送广告的法律依据。此外,中国电信限制校园宽带必须使用“e信”客户端,限制宽带只能单机使用。程先生要求电信公司公开湖北省内使用“e信”的学校名单以及开发“e信”客户端的目的;申请公开校园宽带必须使用“e信”的法律依据。然而,程先生的书面申请未获得电信公司任何回复。今年年初,程先生向武汉市江汉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中国电信武汉分公司是通信运营商,面向社会公众提供通信服务,属于公共服务的范畴。中国电信武汉分公司收到信息公开申请后至今未予答复,违反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一条和第二十四条的规定。

据此,法院审理后判决确认中国电信武汉分公司未对程先生提出的信息公开申请作出答复违法,责令电信公司对信息公开申请依法作出答复。

急救中心拒绝提供救治记录

吴晓倩

120急救病人后,病人家属要求120急救中心公开当日医疗护理工作记录等服务信息却遭到拒绝。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法院对相关案件审理后,认定急救中心的行为构成违法。

市民陈先生突发疾病后,经120急救并送至医院救治无效死亡。事后,陈先生家属通过邮局挂号信形式向市急救中心提出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公开当日120急救时的医疗护理工作记录,120急救车随车出诊医务人员姓名及医师、护士执业资格证等所有急救信息资料。但急救中心并没有在法定期限内答复陈先生的家属。于是,陈先生的家属将市急救中心告上了法庭。

椒江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台州市急救中心受市政府、市卫生局委托,受理市区120急救求助电话,负责指挥市辖三区医疗急救工作,并对全市医疗急救资源统一调度,是受政府授权或委托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属于公共企事业单位。根据法律规定,公共企事业单位提供社会公共服务过程中制作、获取的信息有依法公开的义务。据此,法院作出判决,确认市急救中心对陈先生家属提出的信息公开申请未在法定期限内答复违法。

来源:法制日报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5年09月27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