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0日
搜索:
要求蒋经国公布私人财产
章敬平
【该文章阅读量:1157次】

1976年早春,一个叫白雅灿的党外人士,未经公开审判,就被台湾司法部门判处无期徒刑,而后悄悄送往专门关押政治犯的绿岛监狱,酿成台湾地区宪政史上著名的白雅灿事件。国民党之所以被激怒,是因为白雅灿炮轰“行政院长”蒋经国,一口气提出“公开私人财产”等问题。

毕业于国立政治大学法律系的白雅灿,是台湾本省人,热衷于民主政治。他被捕入狱,源自不久前“中央民意代表”的增额选举。高调参选的白雅灿,大肆印发传单,表露自己的竞选纲领。传单中,有的是“国家”大事,有的是蒋经国的家事,比如蒋经国父亲的遗产税,蒋经国儿子转学台湾大学违反“教育部”法令,蒋经国的女儿女婿需回国居住,有的则是蒋经国个人的事——要求蒋经国公开私人财产。

要求蒋经国公布私人财产,这让国民党当权派异常反感。蒋经国从政廉洁,没什么私人财产,他不贪污,不蓄私产,他的遗孀在他过世之后,想回趟苏联故乡都凑不齐路费。如果让他公布个人财产,也不会让他难堪。但是,国民党当权派认为白雅灿的呼声,不是一个简单的高官财产公示问题,而是对领袖权威的挑衅,是对领袖的不恭,他们绝对不能开此先例,遂以政治煽动罪逮捕了白雅灿。

白雅灿入狱,对蒋经国多少有点讽刺意味。历史上,要求高官公布财产也是他的主张。国民党败退台湾前夜,为了挽救一泻千里的败局,蒋经国在国民党高层会议上建议他的父亲,公布高官财产,特别是他们在海外的财产,考虑到蒋家的亲戚——他们的政治同盟的利益,他的父亲沉吟良久,最终没有点头。

将近30年之后,面对白雅灿要求蒋经国公布私人财产的呼声,我不知道蒋经国先生本人是否知晓,倘若知晓,他的内心又会涌起怎样的波澜。回首当年,在他建议父亲公布高官财产前后,父亲的政治同盟、他继母的姨侄,和他有过一次面对面的交锋。当他要向这个权贵资本家亮剑,准备查封他的公司时,这个继母的姨侄威胁他:你敢依法办事,断我的财路,我就向新闻界公布蒋家政治同盟在国外的个人财产,大家同归于尽。

当年的挫折,当年的主张,未能让蒋经国的部下扔掉逮捕白雅灿的镣铐。如果白雅灿入狱的关键原因确实来自于公布财产的要求,而非“违反基本国策”、“鼓动叛乱情绪”等台面上的理由,那就非“荒谬”一词不能形容了。早在白雅灿要求蒋经国公布个人财产的23年前,外交活动中与蒋经国频频过招的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就通过广播,向美国人民公开了自己的财产。

那一年,来自美国西部的穷小子尼克松,得到谋求连任的艾森豪威尔总统的青睐,成了他的竞选伙伴,副总统候选人。顷刻之间蜚声全国的尼克松兴奋不已。岂料,大选尚未开始,就有人指责他染指“政治基金”,贪污了1万多美金。这下麻烦大了,艾森豪威尔发生了动摇,希望他退出竞选。

为了让人民相信他的诚信和廉洁,渴望在政治上有所建树的尼克松,带着自己的妻子,夜以继日地研究自己的财政记录,包括所得税的报告单,银行账目和财产过户凭证。而后,他在广播中,面对千百万陌生人,公布了自己的财产状况,他们有多少债权,欠多少债务,包括欠父母多少钱,也都毫无遗漏地兜了个底朝天。也许女人更在乎面子,广播讲话之前,尼克松夫人问自己的丈夫,你为什么必须告诉人们,我们的财富是那样的少,而我们所欠的又是那么多呢?尼克松回答说:“政治生活中的人,必须住在鱼缸里。”

一直认为“我们自己有什么,以及我们欠人家什么,是我们自己的事,不关别人的事”的尼克松夫人,在尼克松广播公布个人财产前,曾问过律师出身的丈夫,:“难道我们连隐私权都没有吗?”尼克松回答她,正常情况下,她是对的。然而,置身于公众事务,冲入政治生活,成为政治人物,就不能再像普通人那样要求隐私权,当普通人的知情权和官员的隐私权发生矛盾的时候,隐私权必须后退。为了保障公民的知情权,为了防止官员在政治生活中出卖民众谋求不合理的私利,官员必须放弃自己的财产状况方面的隐私,公布个人财产。

尼克松的确应该受到表扬,因为美国国会规定行政、司法、立法部门的官员公开本人、配偶、子女财产状况的法律,是白雅灿入狱两年后才制定的。美国在官员财产申报立法这件事上,在全球范围内,并不领先。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在人间已经诞生200多年了,和美国的历史差不多长。最早出此良策的是瑞典,公民们可以查看包括首相在内的所有公职人员的纳税清单。美国立法之后没几年,官员财产申报入法,快速成为浩浩荡荡的世界潮流,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通过这样的阳光法案,将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变成了反腐败的一把利剑。

台湾的利剑还没出鞘,白雅灿就先坐牢了。台湾人权团体不希望他在绿岛度过自己的一生,不断给国民党施加压力。蒋经国去世不足百日,在绿岛蹲了12年大狱的白雅灿,重获自由。五年之后,他主张领袖公布私人财产的观念,在台湾岛上变为现实。依照岛上制定的“公职人员财产申报法”,所有公职人员,上至“总统”,下至公立学校的校长,统统都得公布财产,不但房子车子票子要申报要公开,珠宝、古董、字画,甚至于盆栽、高尔夫球证、高级会所的会员证,都得申报,都得公开。想当年,白雅灿要求蒋经国公布财产落得个牢狱之灾,到如今,蒋经国旧日秘书,“总统”马英九的个人财产,全台湾人,凡是有兴趣的,都可以轻松地查看。尚在人间的白雅灿,对比今昔,会否发出“世事如棋,白云苍狗”的感慨?

来源:经济观察报      来源日期:2012年05月13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05月1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