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0日
搜索:
呼唤“阳光法案”:财产公布,大家一起来?
台湾选战中,“阳光法案”的精神与作用再次凸显
杨照
【该文章阅读量:1104次】

如果有机会通过网络,进入台湾“监察院”的网站,在首页最明显的地方,就会看到“阳光法案主题网”的字样,这里有和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公告相关的一切资料。

“阳光法案”中最核心、最关键的,是“财产申报”。依照目前的法令规定,“总统”,“副总统”,行政、立法、司法、考试、监察各院“院长”、“副院长”,各院的“政务官”,有给职之“总统府资政”、“国策顾问”及“战略顾问”,各级机关之首长、副首长及职务列简任第十职等以上之幕僚长、主管,公营事业总、分支机构之首长、副首长及相当简任第十职等以上之主管,代表政府或公股出任私法人之董事及监察人,各级公立学校之校长、副校长,军事单位“上校”编阶以上之各级主官、副主官及主管,乡(镇、市)级以上政府机关首长,各级民意机关民意代表,法官、检察官、行政执行官、军法官以及政风及军事监察主管人员,洋洋洒洒一大串人,都要进行“财产申报”,否则就无法任职。

按规定,“总统”,“副总统”,行政、立法、司法、考试、监察各院“院长”、“副院长”,各院的“政务官”及县市首长的财产申报资料,还必须刊登在政府公报及网上公告,也就是说任何人都可以随时查看这些资料。不在这范围内的申报资料,则只要是“公民”,都可以到监察院申请查看。

另外一条规定,要求“总统”、“副总统”、“院长”、“副院长”及县市长等最高阶官员,财产不只申报公告,还要在任内交付信托,也就是说你自己不能随便处分财产,财产的变动是由信托专业人员来经手代理的。

不过,所有这些规定,以官员本身、配偶和“未成年子女”为限,不包括已成年子女及其他亲族。毕竟不能一个人当官,他的亲戚都要丧失财产隐私权,不过这样也就必然留下了一些“阳光”不一定照耀得到的地方。成年子女,家族成员,当然还是有可能运用官员的人脉上下其手,却不受“阳光法案”的监督。

的确,有不少地方的政治势力,就是靠这种家族关系来规避监督,维持其政治关系衍生的种种特权利益。不过我们别忘了,在台湾,“阳光法案”之外,还有更严格、标准更高的媒体、舆论,不时会查看这些试图躲在黑暗中的台面下运作。

民进党副手参选人苏嘉全担任公职期间,曾经申报过个人及配偶的财产,然而爆发了“豪华农舍”事件后,接着又被挖出许多家族成员在屏东地方的行为,承受了愈来愈大的压力,为了平息风波避免影响选局,苏嘉全他不得不公布最新的财产状况,其中包括两位虽成年但尚未出阁的女儿的名下财产,不料引来国民党再次质疑。对此,民进党发言人回应:请马英九和吴敦义也比照公布财产。

“阳光法案”没有杜绝所有的特权黑暗,也没有真正取消政治家族在地方的势力,不过“阳光法案”的精神,配合定期选举给政治人物带来的媒体监督压力,却在这些年来,对地方家族政治带来了实质的“玻璃天花板”。意思是说,利用特权、谋求利益的政治家族,将财产藏在庞大家族体系中的做法,就算能够在地方得逞,却也就限定了具有这样背景的政治人物,在参选的道路上往往走到一定的高度就上不去了。比如,苏嘉全可以选上屏东县长,可以参选台中市长,其家族行为都没有被拿来放大检验;然而一旦层级高到“副总统”,变成了全台湾的话题,那么政敌与媒体是不可能放过其家族连带关系的,进而刺激出排山倒海而来的社会上对其家族作风的质疑,自然就成为苏嘉全要更上一层楼的最大阻碍了。

(作者为台湾作家)

来源:南方周末      来源日期:2011年11月04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1年11月04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