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5日
搜索:
李克强记者会中的“改革论”
记者杨哲宇
【该文章阅读量:2556次】

  2013年3月17日上午,新任总理李克强举行记者会,中外瞩目。

  笔者甫与同事霍侃合写一文《李克强风格》(见3月18日出版的《新世纪》周刊“特别报道”),从民生情怀、战略视野、直面现实、知识结构、改革主张等方面,描述了这位新任总理的施政路径与风格,以推知他未来将以怎样的目标、思路和襟怀施政,他将展示出怎样的胆魄与智慧,民众对他应抱以怎样的期盼。

  从1998年朱镕基记者会算起,总理记者会年年举行。一些经典问答乃至朱、温两位前总理的特定时刻的手势、表情已经定格,国人历历在目。几位总理就任之初的雄心、任上的奋斗、退职时的欣慰与遗憾均注入其中。十几场总理记者会已成为中国当代编年史的生动组成部分。

  此次李克强记者会,笔者随听随想,感触良多,一时竟不得主脑支脉。何不仿金圣叹评水浒、毛宗岗父子评三国,省却起承转合、穿靴戴帽?

  凡事想要做成的话,总是要在理想和现实之间做出可能的选择。

  杨按:此次国务院机构改革力度弱于此前社会传言和公众期待。李克强此语乃含蓄承认这一事实,但客观来看,亦是持平之论。推而广之,公众对新一届政府的期待也应理性,坚持理想而直面现实。盲目乐观之浅薄正如盲目悲观之犬儒。抱此平常心,方能切实支持和帮助又一位志在改革的总理。

  这次改革方案核心是转变政府职能,当然也是简政放权。如果说机构改革是政府内部权力的优化配置,那么转变职能则是厘清和理顺政府与市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说白了,就是市场能办的,多放给市场。社会可以做好的,就交给社会。政府管住、管好它应该管的事。

  杨按:关键在于明晰政府应该管的事有哪些。政府之手在两种情形下最易伸出:一是官员有利可图,二是危机乍起,应对无着。有些官员心理颇为奇妙,一方面私心杂念忒重,一方面总觉得自己比市场和社会伟大、光荣、正确。当然,好心办坏事的情形也有。

  机构改革不易,转变职能更难,因为它更深刻。我经常在地方调研的时候,常听到这样的抱怨,办个事、创个业要盖几十个公章,群众说恼火得很。这既影响了效率,也容易有腐败或者叫寻租行为,损害了政府的形象。

  杨按:这已是沉疴痼疾,正如李随后所言,此事事关国家命运、民族前途。国家的竞争是制度竞争,直接表现为效率竞争。几十个公章下来,不知那些具有企业家精神的中国人,怎样持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

  现在国务院各部门行政审批事项还有1700多项,本届政府下决心要再削减三分之一以上。

  杨按:弱化行政审批,曾是温家宝总理任内大力推进的重点,然发改委等部门仍然天天要加班,项目审批高峰时门庭若市。岂料“两会”上有官场同仁对其发出“出力不讨好”的声援,公众很想同情公仆,但总须知道他们整天价出的些什么力。此外,但愿剩下的审批项目不要演化为擅权者眼中的“精华”。

  不是说政府有错位的问题吗?那就把错装在政府身上的手换成市场的手。这是削权,是自我革命,会很痛,甚至有割腕的感觉,但这是发展的需要,是人民的愿望。

  杨按:没错。但如果公仆们真把“发展的需要、人民的愿望”放在心上,哪里还会感到痛呢?挥刀自割犹恐不及呢。说到底还是“守夜人”异化成了“经济人”。

  我们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言出必行,说到做到,决不明放暗不放,避重就轻,更不能搞变相游戏。

  杨按:总理所言极是。在有些部门那里,明放暗不放、避重就轻的游戏早已玩得炉火纯青。他们玩得兀自欢喜,然百姓早已不屑于当看客。小平当年论机构改革时,曾言及“拆庙才能赶和尚”,望总理任期内能进一步推进机构改革,多拆此辈游戏高手藏身之庙。

  我之所以说改革是最大的红利,是因为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还在完善过程中,靠改革进一步解放生产力还有巨大的潜力,让改革的红利惠及全体人民还有巨大的空间。

  杨按:潜力和空间大得很,只要看看中国的人均GDP与全球平均水平的差距,遑论与最发达国家的差距。权威史家麦迪逊的数据显示,中国的发展即使与周边国家比,也毫不特殊。以经济发展作为合法性依据颇为牵强,且不可持续。

  改革贵在行动,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我们要坚持市场化的改革方向,如果说到重点的话,那就是围绕我前面讲的三项任务去推进能够牵一发动全身的改革。

  杨按:“市场化的改革方向”,字字如金。这才是中国人170年来用血泪换来的基本结论,这也是总理说的“大道”题中应有之义。舍此人类大道,对破灭的乌托邦空想恋恋不舍,于现实无补。从总理师承、知识结构和多次讲话来看,他深知此理,自然会在现实约束下勉力去推进,这不能不说这是国人的幸运。

  推动经济转型要注意发挥财政、金融、价格改革的杠杆性作用,推动公开、透明、规范、完整的财政预算制度改革,这可以使人民更有效地监督财政收支、优化支出状况,更多向民生倾斜。在金融领域要推进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提高直接融资的比重,而且要保护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我们还要用开放来带动转型,重点是进一步开放服务业。当然,中国的贸易,包括商品的贸易,未来几年都会继续增长,这对世界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对于中国企业也是在公平竞争当中提升企业层级的好机会。

  杨按:20年前“经济体制改革50条”制定时方向已明,这些年,也一直在推进,但成效不尽如人意。财政部一人士尝言,经世界银行悉心辅导,在技术层面,中国财政制度已与国际充分接轨,简直已改无可改,但是,大框架壁垒依旧。深化改革还需国手。此次楼继伟出掌财政部,周小川留任央行,其他财经领域也多了明白人。公众有理由对前景多一份期待。

  改善民生离不开收入分配制度的改革。我们应当敢于直面城乡、区域两个最大的差距。特别是直面有八亿多农民和五亿多市民之间的涉及人口最多的城乡差距,采取措施,逐步使其缩小。还要推动社会保障制度的改革,逐步提高统筹的层次,使医疗、养老保险的报销、接续能够逐渐实现异地进行,这也有利于劳动力的流动。

  杨按:不同于计划经济时代,市场经济下的政府不可能再做普提工资之类的事,二次分配的调整余地也不大。对于收入分配改革,政府最大的功德在于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改变一次分配格局。此外,百姓怨言主要不在贫富悬殊,这只是现象,百姓的愤怒在于引发贫富悬殊的收入不公。灰色、黑色收入盖源于此。这又事关法治,事关反腐。这再次证明,改革行进到如今,大部分经济问题已不能在经济范围内解决,正所谓“功夫在诗外”。

  要推动促进社会公正的改革,不断地清理有碍社会公正的规则,而且要使明规则战胜潜规则。同时,推动民营资本顺利有效地进入金融、能源、铁路等领域,还要对社会领域的相关改革进行推进,促进社会的纵向流动。

  杨按:这两句话,值得制成金字,悬于新华门旁。公正与反垄断,上届政府已高度重视,但进展艰难,根源在于政治、经济、社会改革未同步推进。没有活泼泼的社会纵向流动,“有梦想、有机会、有奋斗”就追尾在第一站了:不过是个梦想而已。

  比如说现在高等学校里农村的学生比例偏少,我们要逐步提高比例,让更多勤奋好学的农村孩子感受到希望。

  杨按:总理起自畎亩,言及此,必心潮难平,他其实也发出了警示:瞧,除了别的,贫穷也是能世袭的。

  当然,改革既要突出重点,也要统筹协调。我们要推进各个领域的全面改革,要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断前进。

  杨按:全面改革戮力推进犹恐不可得,至若根本不承认政治社会体制改革滞后于经济体制改革,等而下之矣!

  至于你刚才说到改革进入了深水区,也可以说是攻坚期,的确是因为它要触动固有的利益格局。现在触动利益往往比触及灵魂还难。但是,再深的水我们也得趟,因为别无选择,它关乎国家的命运、民族的前途。这需要勇气、智慧、韧性。所幸的是,这些可以从我们的人民当中去汲取,来使改革迈出坚实的步伐。

  杨按:总理在中枢已有五年,其间主持过燃油税费改革、医疗体制改革、保障性安居工程、营业税改增值税试点等多个棘手的领域,建树颇丰。当他说到“触动利益往往比触及灵魂还难”,举座哄然。知难犹进,这本身就是勇气、智慧、韧性。不过,从人民当中汲取,这需要成形的制度、程序和渠道。“扩大人民有序参与”要做实才行。

  我曾经是安徽凤阳的插队知青,很难忘那一段和乡亲们度过的艰难岁月。那里当时是中国农村出了名的穷地方,也是后来中国农村承包制改革的发源地。我还记得1977年高考后,我是在田头锄地时得到高考录取通知消息的。

  杨按:这一届决策层中,知青还有多位,相信艰难岁月他们没有忘。只是不知他们后来有无机会重访故地,看看变化。这才是生动的国情教育。从“出了名的穷地方”到“农村承包制改革的发源地”,其间的逻辑,大道存焉。

  正是改革开放改变了我们国家的命运,使亿万农民脱贫,也使许许多多的人出现了重大的人生转折。现在改革的重任落到了我们这一代肩上,我想我们要尽力使改革的红利惠及全体人民,使老年人安度晚年、年轻人充满希望,使我们的国家生机勃勃。

  杨按:“正是改革开放改变了我们国家的命运”,说得精当。当今最需要的历史教育是改革开放史的教育,让过来人不忘、让年轻人懂得改革之初中国已到何种不堪境地。当前,社会分歧严重。今年“两会”上,施芝鸿先生警告说,左右分歧可能撕裂社会。愚以为,消除这种分歧不在于在“两个30年”之间模糊,否则难以解释改革开放何以发生。“不争论”已不可能,“历史问题宜粗不宜细”已给后来者留下了不少麻烦。出路在于把历史真相告诉民众,这样,中国才能向前去。

  我没有更多的时间来讲述个人的经历,我想说的是,在我个人的经历,在读书、做事、文化熏陶当中,悟出一个道理,就是行大道、民为本、利天下。这九个字不是什么典籍的原话,是我的心得。我坚信做人要正、办事要公,才能利国利民。

  杨按:人们记住了朱镕基所说:“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勇往直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记住了温家宝说:“公平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人们也会记住李克强所说,“行大道、民为本、利天下”。三者中,“民为本”是核心,现代民主早已超越古老的民本思想,但是,康德所言“人是目的”则是共通的。

  总评:中国告别了革命家治国、工程师治国的阶段,以知识结构论,这一代领导人最适应现代国家治理。李克强早年在农村基层,后来考入著名学府,专攻法律与经济学,治理过农业大省与经济大省,在中枢也已五年,经验不可谓不丰富,学识不可谓不深厚,视野不可谓不开阔。他应该有所作为,也可以有所作为。最难得是是他的责任意识:“改革的重任落到了我们这一代肩上”。

  不过,挑战显然也是严峻的,正如《李克强风格》文尾所写:在当今中国,经济发展越来越取决于全方位改革进程,面对固化的利益和权力格局,海内外所有真心盼望中国好的人都不能不心生疑问:一个“经济内阁”究竟能走多远?

  温家宝在卸任时希望得到“谅解和宽恕”。其实,民众最通情达理,现实如此,只要尽力就好。现在,李克强已在“改革可能犯错误”与“不改革要负历史责任”间做出了选择。他同样不是一个人在奋斗。■

来源:财新网      来源日期:2013年03月18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3年03月18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