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0日
搜索:
不立案就不提供信息?律师状告深圳市工商局
【该文章阅读量:1416次】

        原告:张全军,男,汉族,1970年生,户籍:广东省深圳市,住:深圳市福田区景田西路
          广东新东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深南大道7010号工商物价大厦
          法定代表人:申庆三  职务:该局局长

诉讼请求:
 
      请求判令被告要求原告提供立案证明方能进行执业调查的行政行为违法

事实与理由:
   
      原告系执业律师,因另一案件调查需要,于2009年5月26日向被告调查有关委托人股权变更登记一案中股权转让另一方股东的身份资料时,被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下简称《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四条之规定,要求原告提供律师事务所介绍信、律师执业证、立案证明复印件(核对原件),自带A4纸及相关委托书。原告认为被告此行政行为违法。
 
      根据《律师法》第三条第四款的规定:律师依法执业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害律师的合法权益;《律师法》第二十八条第七项规定:律师可以接受委托,提供非诉讼法律服务;《律师法》第三十五条第二款规定:接受委托的律师自行调查取证的,凭律师执业证书和律师事务所证明,可以向有关单位或个人调查与承办法律事务有关的情况。被告要求原告在调查相关资料时必须提供法院立案证明为前置条件,严重损害了原告的执业权利,如:
      当受托事项为非诉讼案件时;
      当受托事项为不能获得所需调查材料(如未经公安机关登记的被告主体的身份文件)便不能立案(《民事诉讼法》108条第二项)的诉讼案件时; 
      当受托事项为不能预先判断是否需要诉与不诉的案件时。
   
      在本案中被告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四条或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本身均属对法律适用错误。本案律师调查对象与政府信息是否为公开信息或依申请经第三方同意或者行政机关审查同意方公开信息或不能公开之信息并无关系,原告的调查行为是受法律保护之执业活动,是与公、检、法等司法机关履行公务活动并无二样的职务活动。从律师制度的渊源和功能而言:律师亦是独立的司法机关。换言之:被告应履行配合律师调查之义务。
     
      被告作为国家行政机关其行为如不被禁止,如推广至其它行政、司法机关及诸组织,律师岂不只能凡案必诉方能取证。退言之,被告所依据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本身也仅要求申请信息公开时提供“相关证明”;再则,如立案后方能调查而被告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在申请信息公开后十五日内予以回复,即使法院同意暂予立案,当事人一方岂不面临与法院要求七日内补交必须明确之被诉主体材料及交纳诉讼费用相矛盾而致法院撤诉裁定之风险。
   
      可见,被告之行政行为亦无法律依据又毫无逻辑。
     
      原告作为律师执业活动的独立主体依法诉请。

      此致
      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


                                                                          原告:
   
                                                                         2009年5月30日
来源:深圳律师论坛      来源日期:2009年05月31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6月0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