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1日
搜索:
吕良彪:我为什么状告国家保密局?
【该文章阅读量:2529次】

        2009 年四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修正案经国务院原则通过报全国人大;全国人大拟于同年六月对该修订进行审议。2009年4月8日,笔者代理王佰光起诉国家保密局行政不作为一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保密法实施细则未赋予公民个人要求国家保密局鉴定的权利为由,对此案不予立案。——在现行法律背景下,人民法院的不予立案亦在预料之中。——状告国家保密局只是一个方式,旨在促进国家保密制度的变革和信息公开制度的完善,以及加强对公安权力的制约。本案的标本意义在于:

1、什么样的事项属于国家秘密?

2、公民个人是否有权利对国家秘密的认定提出异议?

3、公民如果因为有关机关认定国家秘密而遭受损害,其法律救济途径是什么?

4、《国家保密法》如何就公民参与国家秘密的认定、异议权利设定相关程序?

权力的公开化与神秘化,是法治与人治的重要分野之一。信息公开,是权力走向民主与法治的重要保障。而公民个人或其他非国家公权力机构,对国家秘密的认定、因涉及国家秘密而导致公民权利受到限制乃至侵害,都缺乏起码的法律救济途径,程序上更是空白。

   中国社会目前最主要的失衡,就是公民权利或私权利,对公共权力制约的乏力。面对立法的部门利益化、行政权的恣意、审判权的野蛮,公民权利完全没有能力和程序说“不”,这是建设和谐社会最重要的隐患。

    2009年4月12日,中国政法大学宪政研究所、北京市律师协会召开“信息公开、保密界限与保密法修改”研讨会,来自全国人大法工委、国务院法制办的相关同志,部分知名学者、律师就国家秘密的范围、认定,政府信息公开的范围、程序,公民及其他私权利对国家秘密认定和政府信息公开事项的程序性制约等问题进行研讨,并在此基础上形成研究成果提交全国人大法工委及国务院法制办。  

    走向法治,从信息公开起步,以公民权利对公权力的有效制约有条件。

 

1行政起诉状:状告国家保密局

 

 

原告:王某光,男,1951年8月20日出生,汉族,兰州市窑街矿务局退休职工,系犯罪嫌疑人王某明大哥。

 

被告:国家保密局

住所:北京市西城区东绒线胡同49号

电话:83086037

负责人:夏勇    职务:局长

 

诉讼请求:

被告对湖北省公安厅、湖北省武穴市公安局认定王某明涉嫌诈骗一案是否涉及国家秘密进行认定。

 

事实和理由:

2009 年2月17日,原告根据《国家保密法》第十三条、《国家保密法实施办法》第十一条第二款之规定,向被告书面正式提交《申请书》,请求被告于收到申请书之日起30日内,对湖北省公安厅、湖北省武穴市公安局所处理的王某明涉嫌诈骗案是否涉及国家秘密进行认定。因被告一直未予书面答复,2009年3月24日,原告又委托北京市大成律师事务所向被告发出《律师函》,敦促被告于收到《律师函》之日起5日内就申请书事项予以认定,并将结果正式书面通知原告。该《律师函》于2009年3月25日送达被告。截至原告起诉时止,被告未对原告的申请予以书面答复。

原告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被告系法律授权负责国家秘密认定的权力机关,原告有权要求被告对于《申请书》所列申请事项予以书面答复。而被告作为行政主体,未依法对原告的申请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属行政不作为,而该不作为侵害了原告及原告的弟弟王某明的人身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现向贵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贵院依法裁判,维护原告合法利益。

 

此致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原告:王某光

2009年4月9日

 

2、申请书:请求国家保密局对王某明案是否构成涉密案件进行认定

 

申请人:王某光,系兰州市某矿务局退休职工,系犯罪嫌疑人王某明大哥、王某堃伯父。

代理人:吕良彪,李疆涛,均系北京市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事项:

请求贵局依法对湖北省公安厅、湖北省武穴市公安局认定王某明涉嫌诈骗一案是否确实涉及国家秘密进行认定。

事实和理由:

1、一起被检察机关退回补充侦查的案件,突然被公安机关办成所谓“涉及国家秘密”案件

王某明涉嫌诈骗一案,2008年6月9日由与王某明同居数年的胡某以盗窃罪向湖北省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区分局报案;2008年9月22日洪山区分局侦查终结以涉嫌诈骗罪向洪山区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洪山区人民检察院以证据不足退回洪山区分局补充侦查。后此案突然由湖北省武穴市公安局以涉及国家秘密为由,经湖北省公安厅指定对此案进行侦查。

2008 年12月4日,武穴市公安局将王某明之子王某堃约至武穴后将其羁押。2008年12月31日,王某明之兄王某光与其所委托律师等来到武穴市公安局了解情况。武穴市公安局书面通知,“王某明涉嫌诈骗案件系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三十七条之规定,王某堃及其亲属为王某堃聘请律师,须经公安机关批准”。同时告知:对王某明聘请律师须经公安机关批准的通知,已通知王伯明的儿子王某堃(此时王某堃正被羁押)。

 

2、公安机关称认定涉及国家秘密案件目前没有法律具体程序,公安机关可自行认定

王某光及律师向武穴市公安局了解涉嫌何种国家秘密、公安机关通过何种程序认定本案涉及国家秘密。武穴市公安局法制科刘科长称:此案系由湖北省公安厅经征求武穴公安意见后指定武穴市公安局侦查,武穴市公安局经上级同意认定此案涉密。因为法律并无明文程序,武穴市公安局有权自行认定。

2009 年1月7日,经王某光电话询问,武穴市公安局陶姓警官称此案不批准家属聘请律师。后申请人又多次致电武穴市公安局,询问王某堃到底是被拘留还是被逮捕,公安机关均拒绝答复。2009年2月3日,申请人专程赴武穴市公安局,要求公安机关明确答复王某堃究竟是被拘留还是逮捕,是否允许请律师。武穴市公安局以逮捕的局面通知已邮寄、承办人不在、不允许请律师不书面答复为由,拒不向申请人出具任何法律文书。

 

3、湖北公安机关认定本案构成所谓“涉及国家秘密”案件缺乏事实依据、违反程序正义原则

第一,王某明无非涉嫌诈骗犯罪,他这样的平头百姓,即使是诈骗又能干出什么“涉及国家秘密”的事情?!

第二,本案系胡某以盗窃罪向武汉市洪山区公安局报案,洪山区公安局以诈骗罪送洪山区检察院审查起诉,检察机关以证据不足为由退回补充侦查。在此过程中从来没有听说提到什么“涉及国家秘密”的事由,而武穴公安局将此案作为涉及国家秘密的专案之前根本没有进行侦查。同样的事实,在武汉市被检察机关退回补充侦查,为什么到了武穴市公安局就成了“涉及国家秘密”案件?!这究竟是武汉的公安、检察机关失职还是武穴的公安机关滥用职权?!

 

没有程序规范的权力是滥用的权力,没有法律救济的权利是空洞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第十三条规定:对是否属于国家秘密和属于何种密级有争议的,由国家保密工作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保密工作部门确定。故申请人依法向贵局提出申请。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实施办法》第十一条之规定,提请贵局于接到本申请之日起三十日内,对王某明、王某堃涉嫌诈骗一案是否涉及国家秘密进行认定。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保密局

                                   

 

申请人:         王某光

 2009年2月17日

 

 

3、律师函:督促国家保密局履行职责

 

律师函

012009XZ0004-2

国家保密局:

北京市大成律师事务所接受王某光委托,就王某光请求贵局依法对湖北省公安厅、湖北省武穴市公安局办理的王某明涉嫌诈骗一案是否属于涉及国家秘密案件进行认定事宜,指派吕良彪律师出具本《律师函》。

2009年2月17日,王某光根据《国家保密法》第十三条之规定,依法申请贵局于30日内,对湖北省公安厅、湖北省武穴市公安局认定王某明涉嫌诈骗一案是否确实涉及国家秘密进行认定。但时至今日,申请人仍未收到贵局正式书面答复。

为此,本所律师特致函贵局,希望贵局于接到本《律师函》之日起5日内,对湖北省公安厅、湖北省武穴市公安局办理的王某明涉嫌诈骗一案是否属于涉及国家秘密案件进行认定,并将结果正式书面通知王佰光。

如贵局仍拒绝书面正式作出行政行为,王某光将依法对贵局提起行政诉讼。

特此函告。

 

北京市大成律师事务所吕良彪律师

2009年3月23日

 

4、律师函:要求公安依法办案[2]

012009XZ0004-1

 

湖北省武穴市公安局:

北京市大成律师事务所接受王某光委托,指派吕良彪律师出具本《律师函》。

一、关于其胞弟王柏明被贵局超期羁押

据王佰光介绍,犯罪嫌疑人王柏明因涉嫌诈骗一案,于2008年6月9日被羁押至今,已超过《刑事诉讼法》第124、125、126、127条之规定以及《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127、128、129条之规定的最长期限。现委托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严格执行刑事诉讼法,切实纠防超期羁押的通知》、《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135条之规定,依法要求贵局立即解除对王柏明的羁押,或将此案移送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二、关于王柏明涉嫌诈骗案被认定为“涉及国家秘密案件”

王柏明涉嫌诈骗案被贵局认定为“涉及国家秘密案件”,并以此为由不批准家属为王柏明、王玉堃聘请律师。委托人前往贵局或是电话询问,贵局均已此案涉密为由不作任何解释,并要求委托人交出他所根本不可能知悉的所谓涉案物品。委托人深感不安,同时也对贵局认定本案“涉及国家秘密”深感不解:委托人虽无从得知案件具体案情,但《公安工作中国家秘密及其密级具体范围的规定》第二条对公安工作中国家秘密及其密级的具体范围已有明确规定,王柏明作为普通百姓涉嫌诈骗怎么会涉及国家机密?!本案在武汉市洪山区侦查时,甚至曾被检察机关以证据不足为由退回补充侦查,期间洪山的公安、检察机关均未曾提及任何涉密事由;而就同一案件,贵局在尚未开始侦查、未发现新证据之前即认定本案构成涉密案件,究竟是武汉洪山的公安、检察失职还是贵局认定涉密案件事实依据和法律程序存在问题?!

委托人严格遵守国家法律关于国家秘密的各项规定;公安机关认定“涉及国家秘密”也必须严格依照法定的条件和程序进行。为此,委托人已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第十三条规定,申请国家保密局对本案是否构成“涉及国家秘密案件”进行审查;并将根据事件发展情况依法申请湖北省人大、湖北省人民检察院、湖北省公安厅等依法对本案是否构成国家秘密进行检查监督,依法纠正可能存在的错误。

特此函告,敬请严格执法,依法办案。

 

北京市大成律师事务所吕良彪律师

                                                      2009年2月20日

 

抄送:国家保密局,公安部警务督察局,湖北省人大内务司法委,湖北省人民检察院,湖北省公安厅

来源:吕良彪律师网      来源日期:2009年04月19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7月12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