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7日
搜索:
美国:虐囚照片与国家安全
盎山
【该文章阅读量:4483次】

      对政治家来说,出尔反尔或许是家常便饭,受各方面掣肘的美国总统尤其如此。在4月份,奥巴马毫不迟疑地公布了四份布什当政期间CIA对恐怖分子刑讯逼供的备忘录;到了513日,他却一改过去的承诺,声称要阻止美军虐囚照片的公开。

然而是否公布尚未曝光的虐囚照片并不是由政府说了算,这原本就是法庭裁定政府要公开的,而奥巴马的这一新姿态仅仅表明政府要向最高法院上诉,这意味着一场六年前就开始的信息公开诉讼还要继续下去。


      早在
200310月(当时虐囚事件尚未曝光),根据《信息自由法案》,“美国公民自由联盟”(以下简称ACLU)就连同其它几个非盈利组织向多个政府部门提出申请,索要如下资料:美军监管的海外监狱是如何对待囚犯的,囚犯的死亡情况,以及怎样把囚犯转移到有酷刑的国家。政府尚未回应,20044月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就率先公布了从秘密渠道获得的部分伊拉克的阿布格莱布监狱虐囚照片,舆论哗然。由于没收到政府回应,ACLU20047月提起诉讼,即“ACLU诉国防部”(ACLU vs. Dept of Defense),这时他们索要的资料列表里明确提到了尚未曝光的虐囚照片。

法理辨析


      作为被告的政府方面起初以被囚者隐私作为不公开的理由,原告提出经过处理的照片可以做到不侵犯被囚者的隐私。后来政府又以《信息自由法案》豁免条款之
7(F)作为抗辩理由,该条款规定:为执法目的取得的资料,如果其公开“有理由预计会危及到任何个人的生命或人身安全”,则可不予公开。政府律师引述这一条款,声称公开虐囚照片会危及“在伊拉克、阿富汗美军及其盟军,以及两国平民”的生命和人身安全。

20059月,联邦地区法院驳回了被告的抗辩理由。有关侵犯被囚者的隐私,法院认为经过处理的照片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虽然经过处理的照片也会在某种程度上暴露隐私,但其中涉及的公众利益“远远超出这些臆测的(speculative)个人隐私侵犯”。至于被告引述的豁免条款7(F),法庭认为,“豁免条款7(F)所要保护的核心价值与照片的公布没有牵涉”,“我们国家不会向恐吓屈服,对恐吓的惧怕不能构成法律上的理由来阻止我们执行一条法令。”法庭在公布照片所能引起的风险和所引起的争论、教诲作用之间做了考量,裁决应公开处理过的照片。

此时阿布格莱布监狱的虐囚照片已经陆续地经媒体全部曝光,ACLU依照判决索要其它监狱的相关照片。政府方面不服联邦地区法院裁决,提起上诉。20089月,第二巡回上诉法庭的三位法官一致裁决:维持原判。


      巡回上诉法庭判决书的法理讨论部分先是引述既往案例,说明“为了与《信息自由法案》的精神一致,《法案》所规定的豁免公开条款必须狭义地解读(
narrowly construed)”。“疑虑需按照有利于公开的方向去解决。”

然后判决书具体分析豁免条款之7(F),法官开始了他们擅长的咬文嚼字功夫。他们把7(F)条款文字“有理由预计会危及到任何个人的生命或人身安全”中的“任何个人”(any individual)挑出来,摆出以前的案例,说明这“任何个人”的涵义并不是随便某一个泛指的群体,如本案被告说的在伊、阿美军、盟军及平民,必须要有所特指。由于豁免条款必须“狭义地解读”,“我们不能将‘任一个人’解释为一个如此巨大的团体中的成员,很明显对其中任何一个具体个人来说,这个风险都是臆测的,只是对整个团体这个风险才是可预计的”。

判决书接下来指出,针对这样一个巨大团体的风险,实际上涉及的是“国家安全”问题,而这个问题在《信息自由法案》里另有条款规定,而并不是7(F)条款所覆盖的。《信息自由法案》豁免条款第1条规定:为了国防和外交利益而颁布的总统行政令(Executive Order)所规定的免于公开的条件,满足这些条件的资料可免于公开。


      政府的律师不可能不知道这一条豁免条款,但现有的总统行政令都不能使此案免于公开,布什颁布
13292号行政令的国家安全信息保密条款里有这样的限制,即保密不能是为了“隐藏违法、低效,或是行政失误”,或是“避免某个个人、组织或是机构丢脸”。正因为如此,政府律师才避而不谈这一条款,却是以7(F)条款来抗辩。巡回上诉法庭的法官说,如果7(F)条款照此解读,就意味着国家安全信息有了另外一种保密机制,而这种机制缺乏必要的行政制约和准则,这是与《信息自由法案》的精神不符的。


      洋洋洒洒的
52页判决书,对7(F)条款的辨析占据了30多页,还有一部分则来讨论公开照片是否泄露被囚者隐私的问题。法官们并未对真正的事关“国家安全”的保密问题详加讨论,因为政府律师只引述了7(F)这一条款,而遵守被动原则的法官只针对这一点做了细致的分析。


      司法与行政的冲突


      政府不满巡回上诉庭的判决,继续向“完全上诉法庭”申诉,但于
20093月被拒绝。五角大楼本来认为已是穷途末路,于是在4月声称要依照法庭裁决公开这些照片,但奥巴马在5月份突然改变了主意,这表明政府将继续向最高法院上诉。但本案的法理并不复杂,哪怕政府再以“国家安全”条款进行抗辩,日理万机的联邦最高法院也很可能拒绝受理,结果还是要公开。许多评论者认为,奥巴马不过是把球又踢给法院,以防万一发生由照片引发的危机,他可以少受一些指责。

而保守派极右人士则认为,如果奥巴马真的想阻止照片公开,应该发布一个新的总统行政令,规定战争时期国家安全信息的豁免公开,这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虽然奥巴马正在试图重建与中东的关系,美军还在阿富汗增兵,在这样敏感时刻公布虐囚照片显然有不利的一面,但美国并没有政治高于一切的文化,行政并不高于司法,除非有特别重大的利益,总统不会专门发布一条行政令来对抗司法判决。


      如果按照奥巴马的说法,这些未曾曝光的照片比起阿布格莱布的照片并不特别“刺激”
,那么既然阿布格莱布监狱的照片已经曝光,刑讯逼供的备忘录也已曝光,一贯标榜透明和问责的奥巴马政府恐怕难以找到理由发布行政令来阻止照片的公开。

来源:本站编辑部      来源日期:2009年05月25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5月25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