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5日
搜索:
美国:州官的电邮该不该公开?
原题:州官们不愿公开电邮 State officials keep e-mail from view
美联社Tom Hester Jr. 文 盎山译
【该文章阅读量:4716次】

        在新泽西州,有人要查看州长的电子邮件,想看看他是否不适当地咨询了一位工会领袖的意见,而这位工会领袖曾是他的女友。在底特律,市长的短信息引发了一场性丑闻。在加利福尼亚州,一个女议员发了几封电邮,谈论一个备受争议的生物实验室,而是否该公开这几封邮件引发了一场争执。
     
        连白宫也逃不掉,它的电子邮件系统问题多多,因而备受民主党国会议员的压力。
     
        随着电子邮件和短信息成了极为普遍的通讯方式,不时有公众申请查看他们选出的官员的电邮,但各个级别的政府都表现得很不情愿。
     
        在名义上,大部分州都把电邮当成纸质文档一样看待,按照“信息自由法案”,公众可以对其申请公开,只有少数几个州例外。但这大部分州都有这样的规定:由政府自己来选择哪些邮件能予公开,而他们可以自行决定是否删除邮件。
     
        “开放政府”网站的主管麦克德莫特说:“这似乎是各级政府的普遍态度:电子通信好像是自成系统,不像纸质通信的处理那样受到某些法律的约束。所以我们时不时地听到这样的报道——某州长或是市长宣布他们的电邮可以在六周或是六个月后彻底删除,既不需要评估有无永久保存价值,也没有一个独立组织去审核。”
     
        信息公开的支持者指出,通过把电子通信保密,州府为官员们的幕后运作铺平了道路——他们使用纳税人的钱购买电脑,用来收发邮件,却没有或是仅有极少义务去公开这些通信。
     
        麦克德莫特说,“公众需要意识到,扔进电子回收站的不只是邮件,还有他们日后问责官员和回顾历史的可能性。”
     
        新泽西州长科赞如今在法庭上努力保护他和前女友凯茨的私人电邮通信,凯茨是代表了几千工人的一个大工会的领导。科赞拒绝交出邮件,新州共和党提起了诉讼。
     
        新泽西州共和党主席威尔逊说:“他可能还以为他在经营一个私人公司,他制定规则,为了自己的方便也可以无视这些规则。可他不是在做生意,他是在领导一个来自人民、服务于人民的政府。”
     
        科赞说,他在保护州长所拥有的通信保密的权利,同时也在保护他的个人生活不受公众窥探。“我认为在美国的体制下,人们相信他们有权利保有自己的隐私。”
     
        科赞是少数几位声称自己不使用电邮的州长之一。不过,如果没有一个机制允许查看电邮,信息公开的支持者觉得没办法知道这个说法是真是假。
     

        频频拒绝

        为了使国人关注公众的知情权,美联社和“阳光周刊”联合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发现,虽然有“信息自由法案”,但至少有7个州的州长电邮仍是免于被公开的。
     
        而即使在其他州,查看电邮也是受限制的。公共记录维护者决定哪些邮件该交出、哪些不该。
     
        希瑟·泰勒是新泽西一个推动开放政府的组织“公民运动”的成员,她说:“现在电邮已经取代了传真和传统邮件,成为优先选择的通信方式,电邮应该归属于公共资料法案管辖——这一点很重要。”
     
        虽然政府里电邮的使用在飞速增长,但公众能否查看民选官员的电邮,大抵还是公开资料法中一个未经检验的领域。
     
        奥尔森是旧金山的一名律师,正在代表一家报纸为了查阅一个城市议员的电邮而打官司,他说:“这个问题正变得越来越受瞩目。”
     
        关于电邮该保存多长时间,各州的法律也各有不同,有些州还为提供电邮复印件索取过高的费用。还有人在争论:官员通过私人邮箱账户发送的邮件,是否也可以依照“信息自由法案”申请查看。
     
        “一些部门清理旧电邮的速度比别的部门快,” 威斯康辛州信息自由委员会主席比尔·鲁德斯说,“立法机构很聪明,免除了本机构保存电邮的义务,不像州官员那样。所以立法者可以轻易地删除邮件,特别是那些可能涉及不道德或是犯罪行为的邮件。
     
        威斯康辛州法律定义的公共资料是书籍、论文、地图、照片、胶卷、录音和电子格式文档。
     
        州司法部去年发布了一个守法指南给地方政府官员,其中提到公务电邮通常被认为是公共资料。然而,指南还说,在威斯康辛没有法律先例说明——在政府电脑上收发的私人电邮是否也算是公共资料。
     
        从全国来看,政府官员拒绝查看电邮的申请似乎是家常便饭。
     
        “底特律自由新闻报”记者要求查看底特律市长基尔帕特里克和他办公室主任克里斯汀·比蒂互通的短信息。自由新闻报没能通过正规申请得到这些短信息,但还是通过一个未透露的渠道拿到了比蒂的公用传呼机在2002-2003年总共14,000条的短信息。
     
        这些短信息引爆了一个色情短信丑闻,人们呼吁市长基尔帕特里克辞职。
     
        市长办公室声称,短信息不属于可被申请公开的公众信息,因为它们是在租用设备上传输的,不是在市政府设备上的。
     
        一旦政府同意公开电邮——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这些文件总能证明公开是对的。例如:
     
    •    在2005年,包括美联社在内的一些媒体,要求查看北卡州时任众议院发言人布莱克办公室的邮件,调查他的下属政治司长是否进行游说,这个司长同时还在为一家博彩公司工作,为之争取与州府做交易。
     
        布莱克最终交出了联邦大陪审团索要的文件,还有额外300多页的电邮,其中一些电邮表明——他的政治司长积极地游说发言人,而她并没有进行游说登记。
     
    •    美联社在爱荷华州得到的电邮显示:相邻的明尼苏达州8月塌桥事件发生后,州长卡尔弗的职员是怎样拟出了一份公开声明。电邮显示,这些职员急于许诺公民他们是安全的,却在州长如何才能保证本州桥梁安全的问题上争吵不休。
 

        电邮保存制度被质疑

        德克萨斯州的电邮保存问题很尖锐,州长办公室定期删除电邮——每周都删,因为电邮不被认为具有公共重要性。
     
        如同在大多数州里,德克萨斯州长的电邮被认为是公共资料。除了属于例外情形,比如法律协商或州安全事务,否则,州府的电邮可以被申请查看,而且必须提供。
     
        德克萨斯的电邮保存政策引发了一场战斗,一个威斯康辛州人在11月份开始申请查看德州州长佩里办公室几天内的政府邮件。这个人名叫沃士本,是一个电脑咨询师,每两周由电脑自动向佩里办公室发出查看申请。
     
        佩里办公室一开始对提供邮件有些迟疑,后来同意了,但要沃士本付费,抵偿员工花费在筛选邮件上的时间。最初申请的是为期四天的邮件,账单就达到了568美元。
     
        沃士本说,他想知道州府的每周删除政策是否真地只是删除“临时的”的邮件。“我觉得,更显而易见的解释是——删的是那些会反过来咬你一口的邮件。”
     
        在密苏里州,电邮保存的策略在07年9月引起关注,“春田新闻先驱报”报道了布兰特州长办公室拒绝公开办公厅主任马丁的邮件。新闻先驱报想要查看马丁和反堕胎活动家之间有关一起生育计划案件的通信。马丁接着辞职了,他对报纸说他不保存邮件。
     
        布兰特后来承认,他和他的手下定期删除一些邮件,但是布兰特否认这个做法违背了本州法律。其他政府官员,包括总检察长尼克森的员工都承认删除了一些邮件,也同时否认违法。
     
        为了应对由删除邮件引起的关注,布兰特下令启动一个总额两百万美金的项目来存档保存政府邮件。
     
        在新泽西州,这个问题也是一个热点。州检察官办公室说:前州长麦格瑞维的高级官员收发的邮件被删除了,而按规定电子资料必须要审核和存档。
     
        麦格瑞维在2001年当选,在2004年承认自己是同性恋,并与一个男下属有私情,随后辞职。
 

        故意隐瞒

        克瑞文是代表伊利诺伊州新闻协会的律师,他说,有关电子资料的大部分官司,争论的不是是否公开,而是公开所涉及的费用。
     
        例如,在密苏里州,美联社索取州长办公室一些官员的电邮复印件,州长办公室回应说这个费用估计是2万美元。(译者注:在08年11月,为了了结官司,州长办公室无偿提供这些电邮复印件给美联社和几家其它媒体。)
     
        克瑞文说,“有些人希望我们为系统保存资料而付费,而我们认为我们只需要支付复印费。我们通常能赢。”
     
        在加利福尼亚州,“特雷西新闻”起诉特雷西市府,要求查看女议员塔克和劳伦斯·利弗莫尔实验室在2006年有关实验室选址问题的通信。圣华金县的上级法院8月份裁决,这些电邮不属于公共资料,因为它们是在塔克家里的私人电脑上收发的。
     
        加利福尼亚州新闻出版协会总法律顾问纽顿说,“如今这是一个大问题:公务员是否只要回到家,使用私人电脑,就能规避法律?”
     
        这也是三藩市面临的问题,一些有关燃料泄漏的短信息发送到了市长纽森的iPhone上。纽森发言人Ballard说,一个并非新闻界的人要求查看这些短信。
     
        Ballard说,“我们不会仅仅因为他们为这个城市工作,就公开他们私人的短信息。”这些短信息往来于纽森和他的办公室主任之间,谈论的如何应对该市出现的燃料泄漏。
     
        “我们不会违背个人隐私法,而把这些私人手机上的短信息公开。”
     
        “开放政府”网的麦克德莫特质疑这种说法,她说这是“故意隐瞒”。
     
        犹他州的公共资料法是1991年制定的,那时电邮还没成为公认的通信方式。但犹他州总检察长舒特莱夫建议,州官员和部门该把电邮当成其它官方资料一样对待,归属于可公开的资料。
     
        州官员可以删除邮箱里的垃圾邮件、私人笔记、日历项目和备忘草稿,这意味着他们要保存其余的大部分电邮;检察长的发言人墨菲说,他在一月初收件箱里就有7,772封电邮。
     
        华盛顿区的“信息自由法”规定,公众有查看任何公共资料的普遍权利,但“华盛顿观察”小组的社区活动家布雷泽尔说,申请查看电邮经常得到这样的回应:该资料不存在。
     
        2007年,华盛顿区的芬提市长发布命令,邮件可以在保存半年后予以清理。布雷泽尔提出了疑虑,在市议会的压力下,市长在11月取消了这个命令。
     
        布雷泽尔说,“我们有一个以电邮为运作手段的政府。他们不写备忘录了。如果你想知道一个决定是怎样定下来,又是为了什么,关键是能查看电邮往来。
     
        在国会山和联邦法庭,一个议会委员会和两个私人组织在催促白宫提供它在过去六年内如何处理邮件的资料。
     
        “开放政府”网的麦克德莫特说,联邦政策要求对待所有的邮件一视同仁,不管办公室的级别,在删除邮件前都要打印出来。
     
        麦克德莫特说,“这可能够糟的了,更糟的是还不确定是否所有记录都能被打印出来。大多数联邦部门没有电子记录管理系统,而电子邮件因为数量太大而问题尤为突出。”
     
        原文链接:State officials keep e-mail from view
来源:译者赐稿      来源日期:2009年01月07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01月07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