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4日
搜索:
规制信息公开滥讼:惩罚刁民?
盎山
【该文章阅读量:6938次】

2月27日,南通市港闸区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8起滥用获取政府信息权、滥用诉权的行政诉讼案件,裁定驳回原告陆某父女分别针对南通市公安局、国土局、发改委、城建局、审计局等5个行政机关的起诉,率先在全国对政府信息公开滥诉行为进行规制。(中国江苏网)

通报的所谓“滥讼”具体情况是这样的:“陆氏父女向南通当地政府机关申请公开从征地批文、接警记录到拘留所人员伙食费等不同内容的信息,在获得行政机关答复后,又不服,并向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法院提出8起诉讼。”而对滥讼进行的“规制”是这样的:今后陆氏父女若提起类似诉讼,必须经过严格审查,举证所申请信息是“为了满足自身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

中国政府信息公开进行得不怎么样,多项高校或民间组织对此进行研究调查,评分都不高。但地方法院却似乎对公民“滥用”信息公开申请、诉讼权利更为敏感,尤其是法院居然针对某一原告进行所谓的规制,提高他的诉讼门坎,其实就相当于宣布某某人是刁民,以后法院不会给你好脸色,要刁难你。

首先,是否“滥讼”或是“滥用”某种权利,不是地方法院来判断的,滥讼不是一个法律术语,是政治词汇。接案法院该做的,是逐一审查原告所申请的信息是否属于信息公开范畴,其诉求是否合理,而不是把8起案件集中在一起,琢磨原告是不是为了发泄对拆迁补偿政策的不满,是不是另有别的目的。

关于信息公开申请以及行政诉讼,特殊情况下,会有人“滥用”这些权利,但所谓的“滥用”,也是在法律准许范围内。如果有关部门深受这些滋扰,可以将问题提交到人大,以立法的形式解决,来杜绝或减少滥用的情形,而不是单独对某个滥用人进行所谓的“规制”(这其实叫“穿小鞋”)。现代政府应该是依据法治原则运作的政府,而不该这么做:识别出“刁民”,然后区别对待。

南通信息公开“滥讼”的当事人,向不同部门提出了94件信息公开申请,提起39起行政复议,最终提起36起诉讼。凭借这个数量就判断申请人在“滥用”权利,反倒是法院显得蛮横,没能做到行政诉讼该有的中立,而是与政府部门官官相护。这一口气驳回8件诉讼,同时还提出以后针对申请人提高诉讼门坎,这法院的官威也太大了。

另外信息公开规定中,要求申请事项要与申请人有直接利益相关,这本身就是一个不应当的门坎。政府信息若未涉机密可以公开,那么谁申请都应该公开。从南通案例里原告所申请的事项,例如“政府公车的数量、牌照号码、拘留所伙食费标准、当地城建公司是否政府出资成立、110接警信息”,大多数都不属于需要保密的信息,本理当主动向社会公开的。一些本该主动向社会公开的信息,如政府公交车数量,如果非要申请人证明与自己有直接利益相关,反倒有些困难。

这就形成了一种的现象:本该主动向社会公开的信息,政府部门却不主动公开,变成了非要依申请公开,而这些对公众有意义的信息,却难以与单个申请人直接发生利益关系,于是政府能轻易地拒绝这些申请。曾有律师向全国各省计生部门提出申请,要求公开计生罚款收支情况,如果让律师证明这些情况与其自身利益相关,确实比较困难,然而计生罚款收支本来就该属于公开的信息。

这种现象的根源在于政府习惯了过去高高在上的运作模式,不愿接受监督,没有足够的推动力,当然难以做到“以公开为原则”。南通这个案例就是一个典型,一对父女申请了94起信息公开事项,提起若干行政诉讼,政府就不耐烦了,通过法院一口气全部回绝,然后还特别针对申请人提高诉讼门坎,等于直接宣布:你是刁民,我政府不伺候你了。这还是旧日县官老爷的气派,给你一些权利,是赏你的,你要感恩,不能给大老爷添麻烦。你要是不识抬举,真把这些权利当成某种类似信访的手段,那大老爷生了气,以后根本不搭理你了。

来源:本站编辑部      来源日期:       本站发布时间:2015年03月13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