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4日
搜索:
无法真正执行的法规
盎山
【该文章阅读量:8471次】

近日,广州市政府官网公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来穗人员居住登记工作的通告》,其中规定:非本市来穗人员应当自到达居住地之日起3个工作日内,持本人居民身份证或其他有效身份证明,向所在街道(镇)或者社区(村)来穗人员服务管理机构申报居住登记或者居住变更登记等一系列对来穗人员信息登记的规定。

目前,广州的这项外来人3日内登记的规定还没颁布执行细则。但我们可以想象,任何一个有尊严感的人来广州短期暂住都不会愿意去任何地方报个到。而广州定然也没有足够的人力来对这些人进行登记,或对不登记的人进行惩罚。

很让人意外,这是一直被认为权利意识最强、改革意识最浓厚的广州所发布的通告。看来,不管怎样看起来锐意进取的地方,也还是会突然蹦出一个反潮流的法规,让人瞬间体会到在在舆论一致向前进的表象下,还潜伏着树大根深的保守力量。

这个规定自然地让人联想起饱受诟病的暂住证制度。这个制度已经存在了几十年,但从来没有被认真执行过,从现实执法角度考虑,也不可能认真执行。虽然有些地方已经把暂住证改为居住证,但这个制度在很多地方仍然在纸面上存在着。

明明知道没办法得到真正的执行,还偏偏要颁布相关的法规,这背后有什么故事或隐情?有一种故事是显然的,某一个部门的个别能拍板的人,不了解现实情况,做了拍脑袋的决策,由于此人虽然外行但权势在那,周围人也不敢反驳,硬生生把不合理的规定推了出来。例如,几年前规定的闯黄灯扣6分,就是一个颁布了却根本得不到执行的规定,很容易让人猜想是一个外行领导的一意孤行。

但广州这条外来人3日登记的法规,应该还有其它隐情,只不过官方不好摆到台面上来讲。很显然,这条针对外来人口制定的法规,不可能得到真正的执行,也就不可能是针对所有外来人制定的。它只是针对一部分外来人,但又不可能在法规上将这一部分人明确地指出来。

首先让人想到的,是那些在官方看来有治安隐患的人口。联想起近年来发生一系列暴恐行动,可以把这条法规与之相联系。我们不妨猜想,这个3日登记法规意图之一就是想摸清在此地的某些特定少数民族族群的规模,以便于监控。为了免得引起族群歧视的争议,只能将规定扩大为全体外来人。

另外还有一些官方想控制并限制的、不受官方欢迎的人,就是那些民间积极活动的维权群体,包括律师、小有名气的公益人士、游离于体制外的知识分子、自媒体人士、港台海外活动家,这些人组织、参与的很多行动都是官方所不喜的,为了在某些特定时期能够对这些人的活动进行限制,有必要颁布这么个紧箍咒似的规定。

这样的法规不可能得到真正普遍执行,只要能针对上述两种人进行选择性执行,或许就达到了其真正的目的。

制定法规的人似乎并不在意这种法规的意味深远的副作用。一个不可能得到真正执行的法规,会降低法规本身的严肃性,使得群体失去对法规应有的尊重。中国的法治社会之难也在这里,官方本身就缺乏对法规的慎重,民众也就很难对法规有应有的敬畏。另外,选择性执法从来都是法治社会的灾难,它往往使得法律成为打击报复、敲诈勒索、敛财的工具,使法规成为执法人员手里的棍子,爱打谁想打谁就能打谁。

一个颁布之际就不能正大光明坦陈制定意图的法规,在执行中必然会成为一种奇形怪状、既达不到声称目的、也达不到其隐含目的的东西。它的最终结果无非就是两个:要么臭名昭著,要么无声无息。

来源:本站编辑部      来源日期:2014年12月12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4年12月12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