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2日
搜索:
关于黄赌毒:我若自愿,你就别管?
盎山
【该文章阅读量:14094次】

最近北京爆发了一系列明星涉毒、涉黄案件,陆星、港星、台星都有,网友调侃这些人可以拍一部《监狱风云》了。中国公众一向缺少同情心,每爆出一件新丑闻,都只增加了新的嘲笑对象而已,连他们的家人都成为调侃的目标。老百姓几乎从来不关心法律的正当性问题,尤其是牵涉到黄赌毒的时候,只有在泛法律圈子才会考虑这样的问题:卖淫嫖娼、赌博、吸毒这些参与人你情我愿的事情,到底该不该禁止?而这个问题一旦追溯下去,终究会追到价值问题:自愿原则是不是高于其它原则。

在西方,该不该禁止黄赌毒是一个长期争论不休的话题。反对入罪者们称其为“无受害者罪行”(victimless crime),嫖娼、赌博、吸毒没有干涉到其他人的权利和利益,没有法律意义上的苦主,既然没有受害者,就不该成为一项罪行。而支持入罪者则会说,嫖娼、赌博、吸毒表面上是个人自愿的行为,但却会不直接地给社会秩序造成破坏,因此该禁止。

对于赌博和吸毒,其潜在危害性比较明显,争议相对来说比较少。环顾全世界,允许开设赌场的都是特别划出一些“特区”,但几乎与此同时,各国都允许赌球这类博彩行业存在。虽然少数国家对大麻这类药物持宽松态度,但对海洛因这类烈性毒品的态度是一致的:坚决打击。

争议最大的是该不该禁娼。在很多人看来,卖淫嫖娼只不过在道德上有些说不过去,没什么大的社会危害,还没有到该禁止的地步。尤其是不管中国还是外国,禁娼的效果都不怎么样,没办法根本禁止这个古老的行业继续存在下去。只要还有那些缺乏别的技能的贫穷妇女,只要男人还有欲望,娼妓就没办法杜绝,强行禁止使这些性工作者不能正当执业,必须依赖地下社团,往往滋养了黑社会的繁荣,也为腐败警察的敲诈勒索提供了方便之门。

中国反对禁娼呼声最高的是社会学者李银河,她提出了性爱三原则:成人、私密、双方同意。发生在私密之处、成人之间的基于双方同意的性行为,法律就不该干涉。这三个原则中最核心的是双方同意,即自愿。有一种自由意志主义观点(libertarianism)认为,只要是参与者(一人或多人)自愿的,法律就不该干涉,不仅是黄赌毒,包括安乐死、代孕、决斗、器官买卖,甚至杀死一个自愿被杀的人,都该合法。这种观点的最基本逻辑就是:人是自己身体的支配者,别人无权干涉。其暗含的价值观是这样的:个人的意志高于一切,整个世界可以与我无关。

在最根本的价值观问题上,就没办法再使用逻辑,而只能诉诸情感。社群主义者代表人物桑德尔对于这种“自愿”至上观点提出了一个质疑例子,让大家思考这种“自愿”的边界。很多人觉得你情我愿的器官买卖没什么问题,一方得到了需要的钱,另一方得到了治疗亟需的器官。桑德尔的臆造的案例是这样的:有一个脾气古怪的富翁,他没有任何身体上的疾病,但就是喜欢收藏人的肾脏,如果按照“自愿”高于一切的原则,有人愿意在他高价诱惑下出卖自己的一个肾,是不该受到干涉的。但是普通人听了这个例子总会觉得毛骨悚然,哪怕他不反对器官买卖,但是这种非医疗目的的买卖肾脏还是很难让人在情感上接受。

自由意志主义的困难就在于,他们很难说服整个社会在情感上接受其潜在的价值观:只要我愿意,整个世界可以与我无关。

再回到禁娼的话题上,在这个问题上,反对禁娼的观点,仅仅提出妓女嫖客两厢情愿这种自愿原则是不行的,世界各国的法律对个人的自愿行为都加以不同程度的干涉,只不过有些管得宽,有些管得松。必须要加上:禁娼在执行中的困难,以及,性交易没有直接危害,而其潜在危害性并不大,而合法化有助于降低这些危害。这门古老的行当虽然不那么光彩,但也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危害。

来源:本站编辑部      来源日期:2014年09月28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4年09月28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