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4日
搜索:
复旦投毒案引发死刑争论
盎山
【该文章阅读量:22784次】

复旦研究生林森浩因投毒加害室友黄洋致其死亡,在一审中被判处死刑。近日,有177名复旦学子联名上书上海高级人民法院,呼吁不要判处凶手林森浩死刑。这次联名上书与往常听到的不一样。过去常有这样的新闻,父母冲动之下杀了逆子,或是常年受家暴的女人一怒杀了丈夫,乡亲们联名上书法院替凶手求情,累述被杀者的劣迹,杀人者是忍无可忍,迫不得已,求法院酌情宽处。但在复旦投毒案中,被害者黄洋没有这样的过失,上书的复旦学子们完全是从“生命可贵”的角度来呼吁免死。虽然他们的吁求不太可能、从法理上说也不应该被二审法院接受,但这种呼声还是难能可贵的,至少说明新一代的大学生们已经从一种人道主义的角度来认知死刑,这种态度在中国还是稀缺的。

虽然复旦学子的联名信对于本案的判决恐怕不会起什么作用,但却使死刑存废的争论再一次纳入公众视野。

倡议废除死刑的理由有很多,大概如下:死刑太残忍,杀人偿命是原始、野蛮的复仇主义,文明社会应该摒弃这种报复激情;死刑并不能起到预想中的震慑作用;在已经死罪难免的情况下,尚未落网的罪犯有可能犯出更多的命案,反正总归是死;在中国这样冤案频出的地方,死刑夺去了许多无辜的或是罪不至死的生命,哪怕在法治发达的地方,也是难免冤案的;承受死刑惩罚的往往是弱势群体,这一点在夏俊峰案上是最好的体现,薄谷熙来就能逃脱极刑。

支持死刑的人可对上述理由逐一反驳,他们多半以命案为讨论基础。说死刑太残忍的,只看到对罪犯的残忍,却忽略了罪犯对于被害者的残忍;刑法的目的不仅是预防犯罪,还有别的目的,为人类的报复本能提供一个有序的出口也是刑法目的之一,忽视这一点才是伪善;死刑或许难以预防激情犯罪,但总能遏制一些有预谋犯罪;废除死刑的话,会促使一些本来畏死的人敢犯命案;冤案的问题应由程序正义、疑罪从无等原则来避免,至多能推出慎用死刑原则,而不是因噎废食地全面废除;死刑实际执行上的不平等(有钱有势的人容易逃脱极刑)不是死刑本身的问题,而是司法普遍存在的问题。

虽然双方经常从死刑是否能起到预期中的震慑作用这一实用主义的角度来争论,但真正针锋相对的是两种不同的价值观:一种是强调宽容的人道主义价值观,另一种是强调以怨报怨的报应思想。废死者认为,罪犯也是人,也是我们感同身受的对象,残忍地对待他也是对人类自身尊严的侵犯。而支持死刑者认为,当一个人残忍对剥夺了他人的生命,他就丧失了被同情的资格,就该受到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报复。

人类在几千年的文明史中,逐渐废止了活祭、殉葬、杀俘、杀婴(往往是女婴)、阉割太监、肉刑、大众酷刑、刑讯、蓄奴、童工等等一系列现在看来很野蛮的作法,这个人道主义的进程在西欧启蒙时代后就呈现不断加速的趋势。如今,废除死刑在很多国家被接受,不少人已经开始呼吁动物权利,把同情的范围扩大到动物身上。

虽然表面上文明的大潮浩浩荡荡,不可阻挡,但有关公众价值观的问题,可不是一句“潮流”、“进步”就有足够说服力,就能改变的。同样,价值观之争也不太可能通过法哲学命题来解决。法哲学家们大可以提出命题:国家暴力有剥夺生命的正当性吗,但这个问题最终要归到伦理之争,而伦理之争所诉诸是情感,而不是理性。到底是以德报怨(废除死刑),还是以怨报怨(杀人偿命),是我们想建立一个什么样的社会的问题,不是一个工具选择,而是目的选择。

从中国目前的民情看,谈废除死刑还太远。中国大概是可判死罪的罪名最多的国家,从人身伤害到经济犯罪,都能判死刑。有人提出经济罪免死,都遭到激烈反对,被认为是为贪官开脱,就更别提命案了。但如果中国人希望进入一种更讲人道的社会的话,具有影响力的机构与个人就应该开始着手致力于改变公众的价值观,引领社会向更尊重人类尊严、更少仇恨色彩的方向发展。

废除死刑现在说起来太不切实际,但死刑慎用的观念却相对容易接受的。中庸之道虽然乏味,但却是最有可能取得共识的说法。比起全面废除死刑来说,经济案免死、非命案的人身伤害免死、被害方存在一定过失或是激情犯罪的命案免死,虽然也很艰难,却不失为一种可行的道路。以这个原则大略审视一下曾经被我们高度关注过的死刑案:夏俊峰是不该判死刑的,引发废除劳教的唐慧案的前案中强迫幼女(唐慧女儿)卖淫的“鸡头”也不该判死刑(此死刑判决尚在复核中),药家鑫死罪难逃,而被不少人无限同情的杨佳恐怕也难免。至于复旦177名学子上书呼吁免死的、投毒杀害室友的林森浩,以这种较宽松的原则审视,也还是难逃极刑的。

来源:本站编辑部      来源日期:2014年05月16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4年05月16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