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2日
搜索:
网络时代造就“乌合之众”
盎山
【该文章阅读量:26624次】

知名网络浏览器火狐所属的Mozilla公司新任CEO布伦丹•艾克上任仅仅10日,就被迫辞职,其原因与商业或技术无关,而是源于艾克在2008年曾经捐款1000美元支持一项法案,该法案禁止同性恋结婚。同性恋婚姻虽然在全美国尚有巨大争议,但在美国加州硅谷却是一种不可撼动的“政治正确”旗帜。在这里,作为显要人物的火狐公司CEO,虽然仅仅是通过捐款不出声地反对同性婚姻,但却不被允许保持沉默,IT同业们在社交网络上要求艾克作出解释并道歉。艾克拒不解释,更遑论道歉,于是媒体及网络的“弹劾”进一步升级,最终导致他被迫辞职。

艾克的辞职算是加州硅谷支持同性恋婚姻的一次胜利,这是“平等”旗帜的高扬,但却引发了人们对硅谷的另一面旗帜“自由”的忧虑:反对同性恋婚姻的人,在硅谷连保持沉默的权利都没有了么?这是不是构成了一种对言论自由的侵犯,尽管这种侵犯不是来自行政或司法,不是法律意义上的侵犯,而是来自舆论压力,是一种软性的侵犯?

维权人士一开始都是属于小众群体,往往是饱受歧视的群体,但一旦这个群体取得了一种政治正确的标识(哪怕仅是小范围内),都会使维权人士一跃成为强势群体,依赖其话语权优势以人多势众的力量去打击反对意见。这在中国的社交网络世界也屡见不鲜。如动物权利主张者,在中国算是小众群体,但是从他们在网络上集结的攻击力量来说,却是声势浩大的,哪位知名人士若是不小心犯了他们的忌,如吃了一顿狗肉,就会被群起而攻之。爱狗人士的爱心有时会逾越法律的界限,他们曾在高速上拦下运送狗只的合法运营车辆。

不管是支持同性恋婚姻的平等旗号,还是爱护动物的爱心旗号,在形成了一种不可撼动的“政治正确”力量后,往往会成为一种逾越边界的舆论打击棍棒。这种打击力量一来借着旗号的正确,二来凭借着短期内集结的“义愤填膺”的网友,能很快形成一股巨大的道德舆论压力,一时间所向披靡,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以至于原本正当的诉求也显得杀气腾腾。

这其中网络的力量起决定性作用。社交网络使得意见表达变得无比容易,人们无需组织、聚集、在大街上举标语牌或是呼喊口号,只要在电脑上敲几下键盘、在手机上输入几句话就能像贴大字报一样表达自己的愤怒,彰显本人的道德价值观,实在是太方便了。如果没有网络,很多人或许对艾克的反同性婚姻捐款耸耸肩而已,未必会到街上去抗议,但社交网络使得他们的不满显得如山崩海啸。网络对意见有一种夸张的放大。互联网使得无数人就像邻居一样能在一个人的耳边呼喊,而一帮啸聚的网友的呼喊使得其中每个人都具有了匿名性(哪怕有实名认证),使得他们肆无忌惮,很容易逾越讨论公共事务与个人攻击之间不那么清晰的边界。

网络使得我们更容易地面对古斯塔夫•勒庞所称的“乌合之众”:啸聚的群体中个人的个性被淹没,独立思考能力丧失,形成一股盲目而冲动却又颇有威势的力量。这种力量有的时候是正能量,能够推动事态向健康方向发展;有的时候也是一股破坏性力量,他们会在明星出轨等私事上灌注过多的正义感,对官员开房事件显现出难以遏制的窥探兴致,对拂逆他们“政治正确”观念的人恶语攻击。

来源:本站编辑部      来源日期:2014年04月11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4年04月11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