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3日
搜索:
官员的隐私权
盎山
【该文章阅读量:26996次】

近日爆出几起“开房门”事件,沈阳卫生局局长,湖北高院一庭长,还有湖南宁远县国税局纪检组长,都因为网络曝光其与他人(当然不是老婆)在宾馆开房而落马。虽然网上大部分是叫好的声音,但也有一些人表示疑虑,因为在网上公开举报官员开房事件涉嫌侵犯公民隐私权。由此引来一个问题,官员作为接触公权力的公务员,到底该在多大程度上需要让渡自己的隐私,来尊重公众的知情权?

一般公认的是,一定级别以上的官员的收入信息应该公诸于众,这在大部分国家已成为法律规定。此外,如果是一县、一市、一省、一国之长,他的家庭成员信息通常也是为大众知晓的。这里面的逻辑很简单,民众不会把选票投给一个连家庭成员都神神秘秘的候选人。但除此之外,官员的其他生活是不需要像公众汇报的。如果官员让渡的隐私权止于此的话,在网络上公开官员的开房信息,确实有侵犯隐私权的嫌疑。

很多个人信息都能称之为隐私,但也有不同的级别,通常人们在私室内的行为属于绝对隐私,尤其是性方面的,这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用视频或是照片直接曝光的。如前重庆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色情视频被曝光,就是属于最粗暴的一种侵犯隐私权。但最近几起开房门有所不同,被曝光的是一些在酒店大堂、电梯、停车场、楼道的视频截图,这并不是私室,而是半公众场所,因此很多人认为这并不属于隐私范畴。然而,被曝光的视频截图,很明显是出自酒店的监控视频,酒店方面实际上没能履行其应有的为顾客保密的义务,被曝光的当事人其实可以对酒店提起民事诉讼的。

但被曝光的当事人通常采取忍气吞声的态度。他们因被曝光的作风问题受到纪律处分,甚至牵连出贪腐刑事案件,这些官方惩处都在客观上肯定了网络曝光行为。另外,他们也得不到舆论的同情,所以更不敢提起诉讼,免得再掀起舆论谴责。就像很多明星一样,虽然口口声声说“保留诉讼的权利”,但大部分情况下还是放弃了,只希望公众尽快忘了这件事。

很明显,相比财产权、人身权来说,公众并没有认真对待隐私权这一种人格权利,尤其是涉及到官员或者名人的时候。这其中或有几种原因。

一、隐私权是一种舶来品,中国人的传统思想里并不重视。我们有君子不欺暗室的说法,有慎独的说法,还有“君子之心,天青日白,不可使人不知”,都是提醒君子在一个人自处时也要行得端正,如此一来,自然就没有相反的保护隐私的提法了。

二、在对待官员时,不少人怀有一种视其“非我族类”的想法。在舆论场上,“官员”常常代表了一种与公众敌对的符号,代表着一个与民争利的群体。这种意见绝非无端的恶意,有其现实的根源。于是,在涉及官员隐私权问题上,公众对于这个“敌人”团体很少具有同情心,不可能对“敌人”的权利受侵犯而感同身受。

三、另外有不少人认为,私德与公德是联系在一起的,官员的私生活就是其公生活的反映,民众是有权利对其私生活道德进行监督的。因为腐败官员常常有众多情妇,甚至“性”成为一种贿赂途径,那么,揭露官员私生活有亏就成了“反腐”这一正义事业的一部分。

四、还有一种意见认为,技术发展(网络传播速度、摄像头的无所不在)已经使得我们进入全民“围观”时代,人们很难保全其原本的私密生活,在这种技术潮流面前,个人能做的只能是时刻将自己的所作所为想象成发生在大庭广众之下,从而小心翼翼,没有别的办法。

尽管有上述的传统因素,有公众情感因素,有反腐的名义,有技术上的困难,我们却不该对侵犯隐私的行为毫无警惕之心,听之任之。隐私权是人格权利的一种,不重视隐私权就是不尊重他人的人格。坏事不受阻遏,就不会自动停留在某一范围内。侵犯隐私的行径,不会自动止于官员这个圈子,还会向外逐渐扩散,名人、富人、婚外情行为人、疑似小偷等等,都会被纳入可曝光的范围内,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人肉搜索的受害者。这里面有的人完全是无辜的,还有一些人即使有违背道德的行为,却也不该遭到公众曝光,他们的错误与所遭受的惩罚不成比例。

通过不尊重他人人格的方式来维护某种社会公德,往往是南辕北辙,带来的危害其实大于收益。网络公开他人的私生活受到鼓励,社会堕入一种以正义为名的窥私、泄愤的狂欢之中,“坏人”受到了公众谴责,但道德风气并没有净化,反而变得野蛮。为了抓那么几个不小心被录了像的“贪官”——这绝不是反腐的有效途径,值得让社会纵容侵犯隐私的行为么?中国人面临抉择,到底是停留在以惩罚思维为核心的半野蛮社会,还是试图进入尊重每一个人人格、宁纵勿枉的现代文明社会。

来源:本站编辑部      来源日期:2014年01月15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4年01月15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