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3日
搜索:
选调生与公开选拔制度的诚意
盎山
【该文章阅读量:13080次】

又一起年轻干部“火箭提拔”引起人们关注。27岁就当上湘潭县副县长的徐韬,被爆出边工作边读全日制研究生,同时还不耽误升官,在1年半左右就由科级升上副县级。而且他当上副县长还采取了迂回战术,他明明是湘潭的街道官员,在本地报考副县级不够资格,于是报考了郴州的公开招考,还没走完流程,就被湘潭录用为副县长。联想起2012年湘潭的90后副局长丑闻,这湘潭乃至湖南省的组织工作还真颇让人疑心。

如今时不时会冒出这么个85后副县长或是90后副局长的新闻,虽然有的能够被舆论掀翻,如90后副局长王茜、档案保密的馆陶县县长闫宁,但大部分还是顺利升官了。这些年轻官员之所以能跨过传统“副二正三”(由副职提正职的,应在副职岗位工作两年以上;由下级正职提上级副职的,应当在下级正职岗位工作3年以上)的晋升模式,全托了“公开选拔”制度的福。

公开选拔制度就其本意来说是好的,引入了一定的程序,还有必要的公示环节鼓励公众监督,能够使干部提拔在某种程度上避免暗箱操作,并打破那种在官场熬日子按部就班提升带来的僵化。但这屡屡出现的不让人信服的80后、90后年轻干部迅速提拔的现象,说明这种机制虽然打破了以往按部就班的提拔,却并不能带来真正的公平,似乎是专门为有门路、背景硬的官二代提供了直升通道。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所谓的公开选拔在程序上有太多的可操作空间,还是能够让有门路的人轻而易举地绕过重重关口,找到暗箱操作的空间。

这个事件的另一个背景是徐副县长的选调生身份,至今仍被舆论惦记的“最年轻市长”周森锋以及工作刚半年便任副县级干部的甘肃武威的焦三牛也都是选调生出身。选调生乃是组织部门每年从高校选调品学兼优的应届大学毕业生到基层工作,作为党政领导干部备选及高素质工作人员人选进行重点培养的一批人。比起经常上新闻的公务员考试,通过选调生方式进入公务员组织的是比较神秘的一群人。这些人的录用(虽然也经过考试)、分派程序都未曾引起舆论关注,但其目标却是遴选有潜力的领导人选的,从一开始就不是奔着普通公务员去的。这算是组织内部的一个快速通道,其实就是组织内定的。这种内定本身就与公开选拔制度有一定的冲突。公开选拔制度的目的之一就是避免暗箱操作,有资格限制,有程序要求,有公示环节,这些与神秘的组织部门的内定难免会发生冲突的。徐韬不符合湘潭副县级的公选资格要求,于是迂回到郴州报名,却最终被湘潭录取的现象。这显然是“内定”压倒了“公选”的一个结局。

从这点看来,公开选拔总还比过去完全的暗箱操作要好。现在好歹有了公示这个环节,出现太离谱的,如90后副局长一事,总还会引起舆论讨伐。但在受到质疑的时候,官方的回应往往不令人满意,反而疑窦丛生。就像如今的徐韬副县长,他的提拔过程有明显的违规,官方回应却屡屡回避这一点。

这种做法只能引来更深的不信任,如今公众几乎一致认定,选上来的年轻官员不是后台硬,就是凭美色(如果是被提拔官员是女性的话),这种舆论定势对于那些确实有能力的年轻官员并不公平。

公开选拔制度虽然意在提拔优秀人才,在体制内实现一定的公平晋级,但从其程序设置上看缺乏诚意。各地组织部门并不想手中的“自由裁量权”,于是在程序上留下不少暗箱操作的空间,在有的情况下就根本罔顾程序上的要求。另外,选调生这种晋升快速通道的“内定”色彩,本身就与公开选拔制度的承诺有冲突,怎样对待这种冲突体现了组织部门对于公选的诚意。

来源:本站编辑部      来源日期:2013年05月02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3年05月02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