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5日
搜索:
死刑与信息公开
盎山
【该文章阅读量:11342次】

湄公河惨案元凶糯康近日伏法,央视直播其临刑前的最后时刻,虽然并没有一直跟到死亡画面,却还是引起了争议。一门户网站特别推出专题“直播死刑,以慰藉之名展示暴力”,指出“承担普法功能的应该是公开审判,当众行刑展现的只是暴力野蛮”。

这就是中国司法公开的与众不同之处,该公开的审判以及判决文书不公开,但不少地方却热衷于公捕公判大会、挂牌示众,而中央电视台直播一个死刑犯的临终时刻,算是中国特色公开的最具代表性的案例了。

其实,法学家、律师界一直对于中国死刑情况有诸多公开需求,但从未想到过要求公开临刑时刻。近日最高法院新闻发言人孙军工通报,在死刑复核方面,不核准的案件中,依据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和法律规定的要求不核准死刑的,始终占有一定的比例。这个语焉不详的“一定的比例”说法,反映了有关死刑情况一直以来备受诟病的问题:死刑人数不公开。

中国的机密比较多,死刑人数也是其一,历来被作为国家绝密信息(虽然于法无据),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每年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所作的报告,通常只是公布一个五年刑期以上的罪犯人数及所占比例,而不涉及死刑的具体人数。

中国司法一直被视为“重刑主义”的代表,饱受西方国家和学界质疑。其主要问题包括:可判死罪的罪名过多、死刑判决数量过多、重刑率偏高。而死刑人数一直不公开,就像环境问题不公开一样,不可避免的推断便是:情况实在严重,于是不敢公开。

其实不仅是死刑总人数,就个案而言,最高法院死刑复核过程及其裁定都是不公开的。辩护律师能够参与一审、二审,但到了死刑复核过程就使不上劲了,阅不到卷,见不到被告人,就连是哪个法官主审都不知道,无法见到法官,无法发表意见,根本无法介入死刑复核。就连复核裁定,公众只能最终知道一个结果,在极个别的案件中,死刑已经被执行了,罪犯家属和律师都还不知道。

死刑作为剥夺人生命的一种最严厉惩罚,历来受人关注,但中国偏偏在这个问题上讳莫如深,采取毫不动摇的闭门主义,这实在难以平息法律界人士对杀人太多、错杀不少的忧虑。最高法院副院长曾透露过,自2007年死刑复核权收归最高法后,五年的死刑复核实践发现,死刑案件质量比原来预想的要差得多。这从侧面印证了人们的种种猜疑。

国家暴力能否正当地剥夺一个人的生命?这是文明发展到相当程度才开始考虑的问题。在中国这本是一向不成为问题的,死刑的严酷性从来都是可供公众围观的,这是一种“展示暴力”的传统。只是近二三十年来才开始从法学界向公众渗透有关死刑正当性的争议,这显而易见是受了西方的影响,这是一种“生命尊严”的意识的觉醒。中国司法如今就处于这两种意识形态的冲突中,一方面无法放弃“展示暴力”的炫耀权力传统,另一方面又不敢公布死刑总数,逃避“重刑主义”的指责。央视这次直播死犯临刑最后时刻,是那种难以抑止的炫耀权力传统的又一次走光,而镜头没有跟到最终行刑,说明这种粗暴的传统在一定程度上还是接受了另一种更文明的意识的遏制。

来源:本站编辑部      来源日期:2013年03月06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3年03月06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