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26日
搜索:
从烂尾新闻看问责的困境
盎山
【该文章阅读量:8262次】

在舆论热点事件此起彼伏的同时,媒体已经屡屡注意到新闻烂尾现象,或叫断头新闻,即曾经引起舆论广泛关注的热点事件,往往能得到当事部门的热回应,有时迅速将一两个涉事官员停职,但慢慢地拖到了新的热点把公众舆论转移后,就进入冷处理阶段。《新京报》记者回顾了2012年的10件热点新闻事件,再追问涉事部门,几乎全部都进入冷处理阶段。

这种新闻事件烂尾现象昭示了舆论监督的困境。已经成为新闻热点的舆论事件,最终结局还是摆脱不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终局,那么无论公众在舆论上倾注多少热情,都不能争取到一个公平的结果。但舆论不会停息,只是会变得愈加富有对抗性,继续加深官民之间本来已经够深的裂痕。

前紧后松的运动式问责必然会导致这样的结局。典型的中国式问责是这样的:在舆论热点的压力下,在事件尚未清晰时就免去一两个直接当事人的职务,给公众一个迅速回应,但并没有明确定位真正的责任,给人“丢卒保车”的感觉,等事件过后就再无下文,除了被免职官员悄悄复出的消息。

自从2009年《关于实行党政领导干部问责的暂行规定》出台后,问责成了媒体屡屡提到的词语,但如同听证会、信息公开、官员财产公示一样,这种参照国外经验在中国实施或试点的新机制,都只是徒有其表而已。

针对这种敷衍式的问责,许多学者都提出制度建议。

首先要改的是老子问责儿子的方式,将问责的主体由行政上级改成人大。如今对官员的政治问责完全成了政府内部人事管理的一部分,完全规避了人大的问责和对官员未来任职的考核。按照宪法的规定,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是同级最高权力机关,行政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都要对人大负责,人大代表有宪政权威上的质询权。由同级人大主导问责,才能具有一定的外部性,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官官相护的弊端。

其次,除了人大需成为问责主体外,还需要像听证、信息公开那样有更详细的程序使问责程序化。如果能有正式的“行政问责法”最好,否则也该有类似《信息公开条例》这样级别的立法,不仅确定问责主体,还要明确责任的认定程序、问责的启动程序、问责的回应程序等。

再次,问责要在程序透明的基础上进行,以公开为原则,保持对媒体的开放,以公众监督作为问责的最后一道屏障。以上海11.15高楼火灾为例,灾民委托律师申请公开大火善后处置工作领导小组批文和名单,都被上海市政府拒绝,灾民告上法庭亦被驳回,这种暗箱操作式的善后处理当然是为了回避监督,以便于按照官场自己的逻辑处理问题,最终失去公众信任。

以上制度建议看上去都不错,但预设了人大质询权的加强。以目前中国各级人大的实际权力来看,这 些建议内容无疑属于政治体制改革的一大步了。这也说明,如果真要使诸如问责制、听证制度、信息公开等事项落入实处,必要的前提是体制改革的推进。如今舆论频频在这些问题发难,其实未必指望这些领域自身能圆满解决问题,而是在不同领域反映体制改革的愿望,不断地施加舆论压力。

来源:本站编辑部      来源日期:2013年01月31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3年01月31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