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1日
搜索:
一则信息公开旧闻
盎山
【该文章阅读量:6608次】

最近读到一则新闻,“温州住建委不公开被处罚单位 称保护对方隐私权”:挂在温州市住建委官方网站上的《2012年行政处罚结果公开表》里,所有被处罚的单位名称都用“××”替代了,“××建设有限公司”、“××监理有限公司”、“××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工作人员说是出于被处罚对象的隐私权的考虑。

事情的是非很简单,单位没有隐私权,行政违法企业应该承担其违法行为曝光的后果。这只不过是众多的某机关、王某张某官员、某银行等被阉割的处罚、批评新闻之一。却让我想起了一则有关信息公开诉讼的旧闻,堪称极品。

那是2011年中国法院网一则很不起眼的新闻,由于工作关系引起我的注意,其标题为“公开政府信息被拒 当事人打赢行政官司”。这个题目已经严重地缺乏信息量了,但其内容更是语焉不详:

“近日,江苏省睢宁县人民法院审结该院第一起涉及政府信息公开行政诉讼案,案件以原告主动撤回起诉结案。

原告杨某因与某行政机关对第三人某公司的行政许可之间有利害关系,遂书面向某行政机关申请公开该许可信息,但在法定期限内没有得到书面答复,遂以某行政机关不履行政府信息公开职责为由,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除了法院明确是睢宁县人民法院外,其余如原告(“杨某”)、被告(“某行政机关”)、第三人(“某公司”)、信息公开申请事项(某机关给某公司的行政许可)都毫无任何信息量可言。新闻原文总共300来字,但所含信息在微博上发一条就足够了:“江苏睢宁县人民法院成功调解第一起政府信息公开案,偶耶,ps.原告姓杨哦”。

这样的太监新闻居然还是一条有关“信息公开”的新闻,从中就可看出政府信息公开在中国的困难。多年来在官僚机构之间、政府与大企业之间已经形成了互相关照的利益链,职能部门在执行自己执法、司法、监督职能时,常常采取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做法,表面上惩罚,其实是保护,其实质就是逃避监督。审计报告不点名工商违法不点名食药安全涉事企业不点名违纪学校不点名被问责官员不点名,甚至连涉嫌性侵幼女而被刑拘的官员都不点名。

违法违规信息公开其目的就在于接受公共监督,一来让公众监督公权力的执行,二来让违法违规单位与个人承受应承担的负面曝光后果。但现在执法、监管单位与被执法、被监管单位之间形成利益关系,公权力与被监督对象之间抱了团,于是被牺牲的就只能是公众的知情权了。

来源:本站编辑部      来源日期:2012年12月11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12月11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