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3日
搜索:
裙下之事无真相,爆料者请上公堂
盎山
【该文章阅读量:4097次】

有个成功的网络推手曾总结经验:要想制造网络热点,就得抓住网民的三“情”:情绪,情欲,情感。说开来,就是要么迎合网民的某种负面情绪,要么撩拨人人都有的那点窥探别人情事的窥私欲,要么鼓动某种比较正面的情感。不仅是网络推手,娱乐公关、宣传部门的人都深谙此道,而各种营销大师、意见领袖、教派创始人更是此中天才。

北京大学教授邹恒甫于此亦是无师自通,他发的一条微博很快成为网络热点:“北大院长在梦桃源北大医疗室吃饭时只要看到漂亮服务员就必然下手把她们奸淫。北大教授系主任也不例外。所以,梦桃源生意火爆。除了邹恒甫,北大淫棍太多。”这条既迎合“仇官”心态、又刺激窥私情欲、还给了公众卫道正义感的微博短短几小时就转发了三万多次,北大迅即陷入“淫棍门”。

从一开始北大就陷入全面被动状态。很简单,男女之事都发生在私室,最难调查。哪怕是强奸案,只要女方没有明显的伤痕(如被胁迫,或醉酒),常常是女方说是强奸,而男方说是两厢情愿,而警察很难取证。你情我愿的男女私事就更难调查,除非被抓现行,当事人总是说没有。上世纪80年代初,还经常有人举报“作风”问题,那时各单位还比较看重此事,但往往调查几个月却毫无结果,当事人的名誉却洗不白了。

这就是裙下传闻的阴险之处,它能将当事人置于无法自辩的境地,而谣言的特点就是不会将时间、地点说清楚,让当事人或许碰巧有“不在现场证明”。当事人每每否认,旁观者却总是半信半疑。

邹恒甫的这条微博更邪门,连当事人都是模糊不清的,北大各种学院正副院长、教授、系主任成百上千,北大既不具备调查风月事的经验,也没有公安机关逐一调阅视频记录的权力与手段,哪有可能逐一调查得清楚。

北大在大致调查确认没有严重的淫乱现象后,将此事提起诉讼,这才是正确的一步。既然邹恒甫爆料,就让他来对自己的爆料提供证据,没有证据的胡说八道就该承担名誉侵权责任。而邹恒甫在网民对证据追问下,在北大的官司压力下,后撤了,他微博上说:“我笼统地写北大院长系主任教授在梦桃源淫乱当然是太夸大了,我当然是指我了解到的少数院长副院长教授如此淫乱。我说话往往夸大,这是我的一贯风格。”此言一出,觉得又上当了的网民大部分散去。

闹剧散场,官司仍在,反思未完。中国青年报曾针对此事刊文《不负责任的爆料等于耍流氓》,其实,文明社会应该确立的原则是:针对私域的公开爆料都是耍流氓。在韩寒所谓“代笔”门中公众就应该看到,别人书房、卧室里发生的事,都是私域之内的事,外人除非偶然撞见,否则在公开媒体上捕风捉影的瞎猜就是企图窥探别人私事,就是耍流氓,程度严重了就是侵害他人的名誉权。如果在私域内怀疑发生违法的事,如虐待儿童嫌疑,那也不能即刻公开爆料,而是先选择向权力机构报案。毕竟只是嫌疑,举报人不宜在未定罪的情形下破坏当事人的名誉,就像警察常常给抓到的嫌疑人带上头罩,不让媒体拍到面容一样。

但不仅大部分网民忽略了这个道理,很多媒体也跟风热点,要求查清北大“淫棍门”真相。国家行政学院某教授就表示,北大自查结论缺乏客观性和公正性,该事件应该有更加权威的部门介入调查,比如涉嫌刑事的就应该有公安部门介入。而《南方都市报》竟然发表社论《北大,请给真相一点时间》,评论说:“对于北大校方而言,理应站在中立者的角色,致力于寻求事实真相,而不是通过发表评论文章,批评此爆料行为的流氓特性。在事实尚未浮出水面之前,这种有着浓厚行政背景的批评行为,只会被视为曲线护短。于此节点,北大校方应该做的,只能是给真相一点时间。”

其实,裙下之事本来就不该调查,一、风月之事虽然有违道德,但不违法,司法权力不该介入;二、此举虽然违纪(估计院长都是党员),但纪委不是也不该是调查风月事件的主角,他们没有执法权,只能简单询问某些当事人;三、调查很难有结果,哪怕众口铄金,只要没被当场抓到,就很难下结论。裙下之事很难查到所谓的“真相”,只要看看离婚法庭上原配举证对方出轨有多难就知道了。

更重要的是,哪怕风月事件是真,也顶多是道德问题,是表面,其实大学有很多比风月之事更应该公开“真相”的,如校园基建、三公消费、科研经费管理、教研行政人员比例等等,都比裙下之事值得关注,这些才是导致邹恒甫所说奢侈浪费、淫乱(假如是真事)的根本。但被邹恒甫抓住了“情绪”(仇官)、“情欲”(窥私)、“情感”(卫道)的公众一心想钻入别人的裙底,探究所谓的“真相”,结果是又上了一次当,类似的情形已经在许多“美美”与干爹事件中一再上演了。

来源:本站编辑部      来源日期:2012年09月11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09月11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