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9日
搜索:
永州唐慧案:劳教制度成了报复工具
盎山
【该文章阅读量:2965次】

湖南永州公安局把一个叫唐慧的访民送去劳动教养,很快引发了一场网上舆论风暴,很多人在微博上呼吁:唐慧回家。

唐慧上访的事由不同于我们已经听得有些麻木的征地、拆迁,而是一件人神共愤的案子:2006年,唐慧年仅11岁的女儿被7人强奸,并强迫卖淫三个月。此案一名主犯(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她的哥哥原系永州零陵区公安分局政委)在看守所里被认定有立功表现,唐慧于是不断去中院、高院、公安厅等机构上访,要求7名被告均判死刑,终于该主犯的所谓立功表现经法院调查不予认可,在今年6月5日终审被判死刑,其余被告1人死刑,4人无期,1人有期徒刑15年。但8月3日,唐慧却由于其上访行为“扰乱公共秩序”被永州公安零陵分局处以一年半劳教。此事一经唐慧律师披露,很快成为网民关注热点。

永州市公安局随后发表《关于唐慧被执行劳动教养有关情况的说明》,称其上访目的为让“判处7名被告死刑”,列举了唐慧在上访中一系列“无理取闹”、“扰乱秩序”行为。

“永州幼女卖淫案”自2006年案发经历三次审判、两度重审,连立案都是唐慧以死相逼才得以立案,其中还涉及永州市公安涉嫌帮助案犯制造虚假的立功表现,并有3名警察因失职、秘密通报消息、暴力阻访被处分,但均未被追究刑事责任。这其中内幕细节难以为外人所知,但毫无疑问的是,唐慧是绝对的弱势受害者,只能靠一次又一次的上访(包括所谓的“闹访”)来争取正义的天平能偏向她,而对她的打击来得却又快又狠,终审判决还不到两个月,唐慧就被劳教了。

此事的道义上的是非一目了然,绝大多数网友都一如继往地站在弱势者的一边,即使这并不意味着网友都支持唐慧“判处7名被告死刑”的诉求。我们不妨把目光再集中到具体制度上,特别是这个常常听到、却所知不多的劳教制度上:凭什么这个制度能这么快、这么轻易地剥夺一个人的自由。

人身权利是人最基本的权利,在法治发达的地方,对限定人身自由的程序有严格的规定,对轻微的限制人身自由都极为敏感。中国宪法亦有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但劳教、行政拘留就是给公安机关开了一扇方便之门,让公安机关能够不经法院直接剥夺当事人人身自由,这种与宪法冲突、不受法院制约的人身处置权力已经近似于一种部门的“私刑”。

近年来,已经有很多学者、律师呼吁对劳教制度进行违宪审查,希望废止公安部门手里这种“私刑”权力,但一直被置若罔闻。这并不仅仅是简单的体制反应迟滞,恐怕在当权者心目中劳教是一种不可缺少的维稳手段。然而,上位者心目中不可或缺的维稳手段在下面执行时往往成为打击报复工具。曾著书《中国劳动教养制度批判》的学者于建嵘说:劳教制度作为一种违背法治理念、缺乏法理基础、损害公平正义的强制性教育改造的行政措施,已沦为了地方党政假维稳为名、行打击报复之实的工具。广为人知的重庆“一坨屎”劳教案就是明显的打击报复,而涉案人并未对所谓稳定造成任何威胁。

有诸多上访者被劳教的案例,就像唐慧案一样,都是以“扰乱社会秩序”的名义,表面上看是维稳,究其实质还是打击报复。显而易见的是,上位者确实将上访者视作稳定的威胁,于是纵容地方对上访者的各种打击手段,如黑监狱、劳教等等,无视这些手段的种种违法弊害,也不理会这些手段是不是埋下了更深的不稳定的种子。

在呼唤“唐慧回家”的声音中,有许多声音亦在呼唤:立即废除劳教这一违宪制度。

来源:本站编辑部      来源日期:2012年08月07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08月07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