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1日
搜索:
臣民社会中的康菲灾民
盎山
【该文章阅读量:2947次】

最近的几则新闻,对比阅读很有意思。

1.黑龙江省6月14日颁布《黑龙江省气候资源探测与保护条例》,其中规定企业探测开发风能及太阳能资源必须经过气象部门批准,而且探测出来的资源属国家所有。

2.四川彭州农民吴高亮在自家承包地中发现了据称价值数百万元的乌木,但彭州市国有资产办公室正式宣布,乌木归国家,只奖励发现者7万元。

3.经历一系列民事赔偿诉讼不被立案或受阻之后,康菲溢油事件中受影响的部分中国渔民走出国门,在美国法院对康菲总部提起诉讼。

一个国家不仅收正常的税,还能发明出各种各样的“费”、“基金”,你在自家承包地上挖出些什么值钱的都归它所有,甚至连东南西北风、太阳光都为它所有,这应该是一个大包大揽、把什么都自己扛的国家。但奇怪的是,它的老百姓在它的境内承受损失后,却在本国讨不到公道,要跨过太平洋寻求美国法院的司法救济。这又是怎么回事?简单一句话:这个国家在扩权上无所不能,却又在卸责上一卸到底。

面对这样的状况,那些到底要“大政府”还是“小政府”的学术讨论显得毫无用武之地了。理想中的“大政府”有高税收,但同时公民享有高福利或是高保障;理想中的“小政府”公民经济上受到干预较少,但同时福利和保障主要靠自己挣。最理想的政府当然是低税收、高福利,但这种“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的好事政经学者们不敢奢望。只是不曾想,中国老百姓面临的是最遭糕的一种情况:政府之“大”已到了一个极限,不仅公民税负痛苦指数居世界前列,连喝西北风都能说成侵犯国有资产了,而政府对公民所负的责任却又不能再小,无福利、低保障且不说,甚至于不管再“小”的政府都要承担的功能——司法救济,它都承担不了。

道理上说,有多大权力,就该承担多大责任,但这是契约社会的情形。公民将行使暴力的权力让渡给政府,将小部分财产让渡给政府(纳税),而政府履行其行政、司法功能,为纳税人服务。中国社会说到底还是一个“臣民社会”,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只不过没有世袭的“王”,而是一个集团。先是通过革命,将一切都拿走,然后政策上有什么松动,给你些什么权利和自由,都是自上的赏赐,一个不高兴,一纸文件就能都收回。这不仅体现在“风能、太阳能属国家所有”这样的极端事例上,所有民营企业都处于这种“天威不测”的阴影笼罩下。在这种社会里,政府对“臣民”所承担的义务极少:既然“臣民”们本来就一无所有,现在能有这么多赏下来的权利和自由,该“谢主隆恩”了。以康菲漏油案为例,农业部早已经收了康菲10亿赔偿款,正在制定赔偿计划,赔给谁、赔多少都是上面定的,下面不服的怎么告都不获立案,只好寄望于美国司法的救济。

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曾在党代会上做报告时说:“必须破除人民幸福是党和政府恩赐的错误认识”。这算是从“臣民社会”高层发出的难能可贵的声音了。但一个扩权型政府已经到了声称风能、太阳能属国家所有的地步,还怎样与虎谋皮呢?

来源:本站编辑部      来源日期:2012年07月09日       本站发布时间:2012年07月09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