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9日
搜索:
周久耕获刑并非网络监督的胜利
马涤明
【该文章阅读量:1843次】

        备受关注的原南京市江宁区房产管理局局长周久耕受贿案,10日下午在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周久耕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没收财产人民币120万元,受贿所得赃款予以追缴并上交国库(10月11日新华网)。

周久耕案是舆论公认的网民扳倒贪官的典型案例,但我认为网民可能不宜贪功太多。不错,若不是周久耕出言不慎激怒网民,便不会招来“人肉搜索”,也许不至于有今天的牢狱之灾。然而,“人肉搜索”充其量不过是个“药引子”,真正起作用的还是监管部门下了真“药”、动了真“刀”;如果监管部门不想动他,调查走个过场应付一下,给舆论一些诸如“查无实据”、“未发现权钱交易”等结论,也能完成任务;网民们不信,或能摆出再多“基于逻辑与常识”的质疑,又能怎样呢?

我们不要忘了,还有很多被网民曝光或引发网络舆论热议的重大疑点事件,甚至有些是属于“秃脑瓜顶上的虱子”——— 明摆着的事儿,最终毫无结果。去年11月云南某县“人大主任家被盗80万现金”一事,当地纪委曾表示会给公众一个调查结果,可近一年时间过去了,除了人大主任自己说“其中大部分为家中亲戚做生意的货款和周转资金”,并无任何官方结论。人大主任家不是银行,亲戚把钱存于他家干啥?尽管这种慌不择言的塞词很无厘头,但网上舆论沸沸扬扬一阵之后,到头来还是波澜不惊,人大主任和那“80万元”全都悄悄地“软着陆”了。

当然不是说网民一质疑,就得有贪官应声而落,而是说你的结论必须让人信服。现在的情况却是,有些地方和部门明显是在同舆论“耗”,相持一段之后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便是实现了“软着陆”。所以我说,网络监督也好,“人肉搜索”也罢,说它已经成为反腐利剑,有些夸大其词了。而周久耕的落马,如果全都归于网络监督,由此欢呼“网民胜利”,也有点贪功太多了。有网友说,“周久耕是个倒霉蛋”,这话还是比较冷静的。

来源:南方都市报      来源日期:2009年10月12日       本站发布时间:2009年10月12日

相关文章
用户名: 密码:
内    容: